第864章:一不小心惹了两只老虎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6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秦乐然被旁边的这道眼神看得背脊发凉,侧头看去,果然看到烈哥哥一脸深沉地看着她。ggaawwx

    父亲大人和烈哥哥这两个男人都不是好惹的男人啊,她怎么能轻易去摸他们的老虎须呢。

    她对他俏皮地笑笑,当着什么都没有说过,继续跟父亲大人通话:“爸,别不说话啊,一不说话,我就心慌慌,感觉自己是没有人爱的孩子。爸,我是可爱又懂事的然宝宝,理理我吧。”

    相比之下,还是老爸比较重要,秦乐然决定先安慰她那个傲娇的父亲大人,至于烈哥哥,她有的是办法哄他,就先把他放一边去吧。

    “嗯。”秦越轻哼了这么一个音节,也不知道是他到底有没有相信她的解释。

    秦乐然怒努嘴,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每天都面对这么一个高冷话少还非常傲娇的老爸,真是辛苦她漂亮又温柔的母上大人了。

    要是她的烈哥哥是父亲大人那样,她一定会崩溃的。

    “爸……”

    “跟旁边那小子说一声,我说过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

    “什么话?”

    然后,再回答秦乐然的是挂掉电话的忙音。

    呜呜呜……

    她好可怜,她就是一个可怜巴巴没有人疼爱的孩子,这么多天过去了,她的父亲大人还在生她的气。

    父亲大人都没有跟她说再见,竟然直接挂掉了她的电话。

    她哀怨地看向权南翟,嘟了嘟嘴:“烈哥哥,都怪!”

    “听说我背着跟别的女人好了?”权南翟这人也是非常记仇的,他可没有忘记刚刚小丫头拉他下水的行为。

    “烈哥哥,这么喜欢我,我是知道的啊,怎么可能背着我去找别的女人呢。告诉我,是谁这么说,我帮去收拾她。”秦乐然扬起讨好的笑容,准备跟他装傻到底,只要她撒撒娇,烈哥哥绝对不会惩罚她。

    “不用帮忙,我会亲自‘收拾’那个说我跟别的女人好的小坏蛋。”权南翟特意加重了“收拾”二字的音调,听得秦乐然心里怕怕的,在她还不知道自己怕什么的时候,权南翟用实际行动告诉了她。

    他嘴里说的“收拾”,可是下流得不能再下流了,秦乐然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一时间都傻了,紧张得不知所措,只能任由烈哥哥一遍遍“收拾”她。

    当烈哥哥终于放过她时,秦乐然羞得浑身通红,低着头都不敢正眼瞧他。

    她发誓,以后以后她再也不敢惹他了。

    烈哥哥这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

    她还是一个单纯的孩纸啊,他怎么可以用那么羞耻的方法“收拾”她呢?

    “喜欢么?”

    头顶突然传来烈哥哥自带低音泡效果的磁性声音。

    这声音一入耳,秦乐然突然就醉了,望着他傻乎乎地点了点头,很快她又觉得不对,又用力摇头:“不是,我不喜欢。”

    她又不是受虐狂,怎么可能喜欢烈哥哥那样欺负她。

    刚才他的手都……

    没有脸再想了。

    此时,秦乐然摸着自己发烫的脸,几乎可以想象到自己一定红成一只煮熟悉的虾子了吧。

    “不喜欢?”权南翟又问。

    秦乐然感觉到烈哥哥又凑近她了,近到她能感觉到他的呼出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根处,痒痒的很是撩拨人的小心脏。

    她觉得自己的脸更红了,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

    这个样子肯定很滑稽很可笑吧。

    下一刻,权南翟一把将她抱到他的大腿上坐着,身体某个地方非常强势地向她表达他有多么想要爱她。

    “烈哥哥……不要这样!”秦乐然惊呼一声,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之上,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一直以来,她都太小看男人想要一个女人时有多么强势了,强势到根本容不得她拒绝,感觉所有感观都被他的气息所侵袭。

    “小丫头,没有下一次了。”他的心,他的身体,他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着,他想要她,想将她变成自己的女人,彻彻底底把她变成他的,打断所有人对她的肖想。

    可是最后,他的理智还是战胜了他的冲动,在他还没有给她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面前,他怎么能够这么随随便便就把小丫头给吃掉。

    秦乐然拍拍受到惊吓的小心脏,还好还好烈哥哥并没有那么**,可是静下心来又有一丝说不出来的失望。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

    与此同时,刚刚挂了女儿电话的秦总大人也不好过

    在他挂了女儿的电话的时候,谁知道他的老婆大人就站在书房门口定定地瞅着她。

    他被她看得有些心虚,问:“晚了,还不去睡?”

    简然仍然不说话,仅是看着他。

    秦越放下手中的文件,走到她的身边:“简然,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不说话?”

    简然抿着嘴唇,仍然一字不吭。

    秦越伸手抱她,却被她退后躲开:“我不说话,会觉得发生了什么事情?心里很慌是不是?”

    “是。”秦越老实回答。

    “明知道这种感觉不好受,为什么不理然宝宝?她一个人在异国它乡,爸爸妈妈都不在身边,打电话还不跟她好好说话,知道她会有多难过么?”

    简然很多时候都想狠狠地把这个情商极低的男人揍一顿,明明比任何人都心疼女儿,还要那样对待女儿,要是哪天女儿真的不理会他了,他就躲到厕所里去哭鼻子吧,她绝对不会可怜他。

    “我……”秦越语塞。

    简然丢给他一记大白眼:“不知道?以为她有了她的烈哥哥就不在乎这个爸爸了?我说秦总,幼稚不幼稚啊?咱们的然宝宝是生的孩子,是一手拉扯长大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不要。”

    “我就是看不惯那小子,他凭什么得到我宝贝女儿的喜欢?”就是因为秦乐然是他辛苦拉扯大的孩子,刚刚成人就跑那么远去找那个小子,每每想到,秦越就感觉自己的心泡在了醋坛子里,酸得冒泡。

    简然不认同秦越的观点:“烈哪点不好了?我看他就挺好的。从小就疼咱们的然然,上次见他对然然的疼爱也不少。这些日子他对咱们的然然保护有加,我是越看越满意。”

    秦越不满地瞅了简然一眼,她这就是典型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