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或喜或优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21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就在战念北迟疑的瞬间,房门开了,一名男子从屋里走出。

    他看着战念北,战念北也看着他,两个男人四目相对,目光中都充满了浓烈的火药味。

    仿佛只要有火花,就能引爆他们两个人之间这条看不见的火线,彻底点爆他们二人。

    当然,这条看不见的引线是谁,他们两个人的心中都清楚无比,即便过了多年,心中的那个疙瘩都还在,因此谁也不愿意退让一步。

    相互盯了半晌,战念北站得笔直手气,如炬的目光直射着对方,看得那人慢慢处了下风。

    对视中,那人败下阵来,向着战念北尴尬地笑了笑:“战军长,欢迎来到我的地盘。”

    他说的不是a国,也不是临海市,而是别有用心地说的“我的地盘”,并且还特地咬重了这几个字的音量。

    目的为何,别人不清楚,但是曾经跟他有过过节的战念北战大军长就再清楚不过了。

    当年这人去江北时,那是战念北的地盘,战念北踹门闯进他的家里警告他的事情,他们彼此都是牢牢记在心里的。

    “的地盘又如何?”战念北轻笑,回问得不轻为重,但是语气中的威严也不容忽视。

    “我跟战军长开一个玩笑而已。”那人退到门外,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陪着笑说,“战军长,请进!”

    战念北也不推辞,抬步进了屋。

    临海市如今的天气已经很冷了,室外寒风阵阵,风钻入衣服内是刺骨的冷,但是一进到室内,暖气瞬间袭来,让人温暖了许多。

    不等那人招待,战念北选了一个位置坐下,伸手出来搓了搓,将快要冻僵快速暖过来。

    那人招人唤人送上茶具茶水,一边看似客气地说:“战军长,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我让人特地准备了我们临海市非常有名的茶请品品。品完之后还请评评,看我们昨临海市的茶比的江北的茶如何?”

    “不用品,结果已在我心中。我们江北的茶那是世界级的好茶,并不是什么茶都够资格跟它比。”战念北这话说得一点情面都没有留。

    那人的脸色变了变,却还是努力笑着:“战军长,都没有品,便下了这样的结论,那么很有可能错过太多好东西。”

    战念北又是一句简单的话:“是不是好东西,我一眼就能看出,一眼就能认定,看准了就是一辈子,那些小人就别妄想了。”

    那人还没有说出口的话,战念北先他一步把他没有说出口的话都给堵了回去,真是憋屈。

    还没有等那人回话,战念北又说:“裴炫智,我们都是明白人,我也不想跟转圈子,也别心里恨着我还客气地招呼我,咱们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说出来大家心里都舒坦。”

    战念北这话一出口,裴炫智也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是外交管最擅长打口水战,但是还真没有跟一个自己恨得牙痒痒的人打过口水战。

    在他的世界里,敢让他如此恨着的人早就去见了阎王爷了,战念北还是唯一一个活得好好的。

    不是因为他不想灭了战念北,而是他没有能力把战念北给灭了,这才是他恨的根源所在。

    裴炫智又说:“战军长真是快人快语,那么我茶也不请喝了……不过说这么多,不喝水,真的不口渴么?”

    气势上占不了什么优势,裴炫智身为以口才骄傲的外交官,在口才上总要扳回一局。

    “我今天来找,就是想要问对三十几年前间谍一案的事情知道多少?”战念北说得非常直接,完全没有理会裴炫智的挑衅,仿佛裴炫智就是一个已经放出来的屁,再也起不了任何风浪。

    “战念北,他妈还有脸问我这件事情?”一提到这件事情,刚刚还嬉皮笑脸的裴炫智瞬间上了火。

    他腾地一下站起来,指着战念北的鼻子就骂:“战念北,他妈问我,怎么不去问问死去的老子。那件事情是他经手的,人也是他杀的,他应该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战念北:“……”

    当年人是他的父亲抓的,人也是他的父亲杀的,这件事情证据确凿,没有辩解的余地。

    战念北不说话,裴炫智的火蹭蹭地往上冲:“姓战的,今天找我,再跟我提起这件事情到底是什么用意?”

    战念北稳了稳神,道:“当年间谍一事,秦小宝的亲生父母很有可能是做了别人的替身。我估计真正的间谍另有其人,或者说这件事情背后有人操控,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去江北是去做间谍。”

    虽然战念北这番话有些绕,但是裴炫智身为一名外交官,最擅长的就是应变能力,他一听就明白了,问道:“的意思是说小宝的父母是冤死的?”

    战念北点头:“是。前些天我收到一份匿名邮件,那件事情中有指出一些疑问,我看了之后觉得很有可能,因此想查个明白。在a国,我认识的人只有,虽然我很讨厌,但我还是找了,应该感动荣幸。”

    “他妈王八蛋。”听了这翻话,裴炫智气得抓起东西就要向战念北砸去,但是手中的东西还没有扔出,他又笑了,“战念北,是在给自己挖坟墓么?”

    秦小宝原本是他裴炫智从小订下的老婆,等他找到她的时候,她的心已经被战念北那小子占得满满的,让他无处插手。

    他失落过,也想过办法要把她抢回来,但是最后还是不得已放弃了,因为他还是希望她过得好的。

    这十几年来,他努力把那个无比刁钻野蛮的丫头忘掉,但是不仅没有忘记掉,反而她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越刻越深。

    这就是他这么多年为什么没有另娶的原因。

    今天战念北找到他,并且跟他说了这么一件大事情,那么是不是说战念北把他的北点赤裸裸地摆在了他的面前?

    战念北这么做的目的为何?

    裴炫智瞅着战念北,想从他的眼里和他的表情看出一点端倪,但是最后什么都没有看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