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只有两个人能气他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54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虽然跟裴炫智是不欢而散,但是战念北还是从裴炫智那里得到了最重要的,也是他忽略了的一个重要线索。

    他怎么就没有想过沈文渊跟现在的沈家有关系,不,不是他没想过,而是之前他们查到的资料沈文渊并没有跟沈家扯上关系。

    毕竟,天下姓沈之人多之又多,谁也没有规定姓沈的和姓沈的就一定要扯上关系才可以。

    原来沈文渊就是如今a国权势大家沈家当家老头子沈明启的亲哥哥,那么也就是说秦小宝也跟这个沈家有了关系。

    战念北修长粗粝的手指轻轻地有节奏地敲打在皮椅上,眼睛微眯,冷冷地看向车窗外。

    这件事情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复杂一些。

    他到底要不要告诉秦小宝这件事情?

    暂时还是不要,至少没有拿到确切的证据证明两家姓沈的人之间有关系之前不能告诉秦小宝。

    秦小宝那个人性格冲动易上火,都是七岁孩子的妈妈了做事也是从来不顾忌后果的。

    不过,也不全怪她,要说起来秦小宝这种冲冲易上火的性格养成并且常年保持,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要是他多管管秦小宝,她就不会如此冲动。偏偏这些年她不但没有管着她,反而暗中给他添火加油。

    正想着,手机有电话打来,不用看电话号码,战念北也知道是秦越打来的。

    他都没有睁眼看手机屏幕,凭感觉滑动屏幕接听:“放心吧。然然不仅仅是的女儿,更是我们所有人的宝贝。但凡有可能威胁到她的人,我一定会帮她提前扫除。”

    “嗯。”那边的秦越还是惯用的作风,就是这么轻轻哼了一声,即便是非常了解他的战念北也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战念北不满道:“我说秦慕之,在我面前就不能多说两句话?我可是的亲舅舅!”

    秦越回答得也干脆:“能。”

    战念北:“秦慕之,故意气我?”

    能?

    这是能的态度么?

    秦越说能的原因是因为能比不能少一个字吧。

    秦越又说:“我没空气。还有没有情况要说的?没有就挂了。”

    战念北估计自己的头顶都快冒出火来了:“秦慕之,这是委托我办事应该有的态度?”

    在面对别人时,别人怎么激,都不能激起战念北心中一点涟漪,他都能冷静处理,倒是他这个大外甥每说一句话都能让他气得跳脚。

    秦越仍然冷静以对:“不愿意?”

    战念北:“……”

    好吧,他承认他是自愿的。

    战念北又说:“目前还没有什么情况,有新的情况我会告诉。”

    电话那端的秦越没有再说话,也没有挂电话,显然是还没有听到他想听的事情又懒得多问。

    做秦越的舅舅几十年,战念北还是非常了解他的,又说:“放心吧。然然好得很。今天还领她的小姑姑和战离末出去逛景点了。”

    “嗯。挂了。”听到了想听的人和事之后,秦越没有再多留一秒钟,说挂就把电话给挂了。

    战念北听着手机的忙音,也是哭笑不得。

    以前年轻的时候,他气坏了两个人,一个是他的老父亲,一个是他的亲姐姐。

    现在有两个人能够气到他,一个是秦慕之,一个是秦小宝,并且这两个人都是他的亲姐姐一手养大的孩子。

    这是不是就叫现世报?

    ……

    看到秦越就那样挂了电话,简然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我说秦总大人,真的不知道这样会惹小舅舅生气?”

    秦越抬头看向简然,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他生气就生气,跟我有什么关系?”

    看看这话说的,除了他的老婆生气他会在乎,其它人因为他生气,他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简然再次无奈地摇了摇头:“秦总,真的觉得这样说话的方式没有问题么?”

    他们家的秦总情商低,但是高智商啊,不会连什么话能够让人生气,他都分辨不出来吧。

    秦越忙着手中的工作,还不忘记抬头看了一眼在他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简然:“有什么问题?”

    原来他真的觉得没有问题。

    简然真不知道还应不应该跟他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秦越握了握简然的手,又说:“我还有一点工作要忙,先去休息,不用等我了。”

    也是她在他工作的时候叽叽喳喳,要是换成别人,估计早就被高冷的秦总大人一把从窗户上扔出去了。

    秦越一直都有一个小癖好,就是他在工作的时候从来都不允许旁边有人说话,唯有简然可以。

    正是因为简然这么多年都可以,才导致她从来都不知道秦越有这么一个小小的小癖好。

    简然说:“先把牛奶喝了。”

    她特意给他送温牛奶来的,刚好碰见他跟战念北通电话,明明就是委托战念北去办事,他反倒是一幅大boss的样子。

    这个男人,估计就是高高在上太久,都不知道在面对家里的长辈时应该要从他的高位走下来。

    秦越喝掉简然并手准备的牛奶,又说:“对我有什么不满就直接说出来,我会认真听着。”

    简然说:“我哪有对有什么不满。”

    秦越挑眉:“没有不满,那心里在嘀咕我什么?”

    简然:“……”

    这人到底是不是人了?

    一时不知道战念北会因为他的话而生气,一时又连她在心里嘀咕他什么他也能够猜得出来。

    就在简然怔愣的时候,秦越一把将她拉到他的大腿上坐着,将她抱在怀里,低头她的脖子处蹭了蹭:“简然,都不知道我有多喜欢。”

    正是因为喜欢她,所以他才愿意花心思去了解她,才会通过她的表情就能看出她心中所想。

    秦越的突然表白,让简然呆呆地愣住了,在对上他灼热的眼神时,她的脸不自觉地染上了红晕。

    这个男人从来不懂得说这种肉麻的话,他突然这么说,该不会是想跟她那个什么了吧。

    想到他是想跟她发生点什么,简然已经红了的脸瞬间像充了血一样,红得能滴出血来。

    她说:“不、不行!”

    秦越轻笑:“什么不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