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不知道谁的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3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简然:“……”

    他明知道她说的什么却故意装不懂。

    这个男人啊,这些年倒是学会了怎么样逗弄她了。

    “好了,快去休息。”秦越亲亲她,又将她放开,不想再被她说成他是那什么样的男人。

    向来,他都是尊重她的,从不强迫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忙完了也早些回房休息,我去看看小可爱。”简然得到自由,急急往后退了几步,仿佛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什么猛兽一般。

    “嗯。”秦越点点头,并未及时忙手中的工作,而是目送她离开房间再也看不到她,他才收回目光。

    有那么一个人,能够牵制住自己的目光,让自己的心情跟随她的心情转变而转变,这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

    与秦越结束通话之后,战念北又接到了一通电话,这通电话相比秦越那通电话就礼貌客气多了。

    电话里传来的这道声音并没有自报姓名,但是战念北还是在第一时间就听出了他是谁。

    他笑了笑,说:“总统大人亲自给我打电话,我是不是应该说一句感到非常荣幸呢?”

    听到战念北略微带一些挑衅的声音,权南翟不仅不生气,说话的语气更加礼貌客气了一些:“战先生,我打这通电话给,是以私人名义打给的。说起来,还是长我两辈的。”

    权南翟把自己说成是战念北的晚辈,那就是在战念北面前承认他与秦乐然之间的关系。

    照理说,战念北听了应该高兴,但是他非但没有高兴,反而微怒道:“我还长两辈?这句话从何说起?总统先生,别抬高我姓战的,我可不敢跟乱攀关系。”

    战念北不是不敢跟权南翟乱攀关系,而是他和秦越一样对如今的权南翟都不是很满意。

    秦乐然是他们一家子人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宝贝疙瘩,偏偏战念北连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都不能给她,让她不明不白地留在权南翟的身边。

    每每一想到这一点,不仅是秦越生气,战念北也非常生气,以他的脾气,恨不得把权南翟抓来好好收拾一番。

    权南翟也明白战念北为何气恼,自知理亏,便闷着让战念北说,等战念北发泄完了,他才道:“战先生,我知道这次为何来a国。”

    战念北平静道:“我追妻而来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知道了又如何?立即把我遣送回国?”

    战念北没有说真话,权南翟却又直接点破:“战先生,要查清楚三十几年前那件事情真相为何,要找的最佳合作伙伴肯定不会是裴炫智,我敢保证我比他更合适帮。”

    权南翟如此说,那就表明战念北一到a国的行踪便已经在他的掌握之中。

    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照理说战念北应该要生气的,但是他却满意地笑了。

    战念北修长的手指弹在皮椅上,因为心情愉悦了一些,节奏也快了许多:“这小子总算还有点点能耐,我家然然看上也不算眼神不好。”

    话,虽然说得不好听,但是战念北这句话也算是对权南翟的肯定了,权南翟肯定能听懂。

    他接着说:“战先生,右前方那辆车牌号为9090的车子是我的人。如果愿意我们见面谈谈那件事情,他会带来见我。”

    战念北愈加满意,说话的语气也好了许多:“好。”

    ……

    临海市是著名的旅游城市,世界闻名的景点就有两处,国内著名景点更是数不胜数。

    今天秦乐然负责导游工作,根据秦小宝与战离末两个人的体力,她选了两个距离较近的景点。

    但是还是没有想到,他们一个景点还没有走完,秦小宝便累得不想走了,嚷着要回家睡觉。

    秦乐然无奈:“小姑姑,有没有觉得最近在横向发展了?”

    秦小宝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然宝宝,这个小没良心的家伙,怎么可以这样说美丽无敌的小姑姑。”

    战离末冷不丁地也说了一句话:“老妈,我觉得也是这样。”

    秦小宝伸手就敲了敲战离末的小脑袋:“混小子,到底是不是我生的?哪有儿子成天吐槽老妈的?”

    战离末说:“我也怀疑自己不是亲生的儿子。因为我也没有见过老妈成天挤兑儿子的。”

    秦小宝:“……”

    秦乐然正想说点什么劝劝这母子二人,这时一名高大的男子走到他们三人面前,客气道:“请问们是战军长的家属么?”

    “是啊。”秦小宝没有想到其它,点了点头。

    因为她平时最喜欢别人用战军长家属这个称呼来称呼他们母子二人,那就证明她和战念北是不可分割的组成部份了。

    男子又说:“战军长想请们三人跟我去一个地方。”

    秦小宝问:“去哪里?”

    男子说:“战太太,这个就不要问我了。战军长交待过,他要给一个惊喜,让我保密的。”

    “哦,好。”秦小宝笑咪咪地点头,还不忘记夸夸自家的男人,“战念北那个老男人真是越老越有情调了,还想着给我一个惊喜。”

    男子客气地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战太太,们请随我来。”

    秦小宝又说:“战念北那个老家伙要跟我一个惊喜,我当然不能这样随便去见他啊。等我们几分钟,我去化个妆,一会儿就跟去。”

    秦小宝说话时,秦乐然已经紧紧抓住战离末,等秦小宝转身时,秦乐然拉着战离末和秦小宝并肩而行。

    “那是哪个狗东西?竟然敢打我们的主意,等战老头回来,我非让他扒了那些狗东西的皮。”秦小宝边走边嘀咕道。

    秦乐然小声道:“小姑姑,别生气。现在周围有好多双眼睛盯着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先冷静想办法逃开再说。”

    在那个男人开口说第二句话的时候秦小宝和秦乐然就发现了异常。

    如果真是战念北要给秦小宝准备惊喜,他绝对不会用如此温柔的方式,肯定会让人直接把秦小宝绑走再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