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9章:最特别的一个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22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北宋大丈夫最强无敌熊孩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当鬼帝

    唉!

    秦乐然默默叹息一声。

    明明知道烈哥哥是疼爱她喜欢她的,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中就是如此没有安全感呢?

    向来聪慧的她,却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在面对和烈哥哥之间的感情时为何总会这样纠结难安。

    漫长的等待中,秦乐然终究招架不住周公的召唤,迷迷糊糊睡着了,睡梦中想的还是她的烈哥哥:“烈哥哥,到底在忙什么呢?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我有多么希望能陪在我的身边么?”

    虽然今天绑架事件有惊无险,秦乐然没有受伤也没有任何损失,但是内心多少会有一些忐忑与不安。

    这个时候,她需要她的烈哥哥陪在身边,希望他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告诉她:“然然别怕,烈哥哥在这里。”

    她想要的,就是这么简单,可是烈哥哥却一直没有出现。

    她的心情跌落到了谷底。

    ……

    战念北去见权南翟,未见到之前对权南翟的认可度并不高,原国仅仅就是因为权南翟没有给秦乐然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

    一个男人连给自己心爱的女人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都做不到,那么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个能够托付终身的男人。

    见到权南翟,两个人一番谈话之后,战念北不得不重新认识这位a国新上任不久的新总统。

    权南翟还不满三十周岁就能坐上a国总统一职的宝座,成为a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一位总统。

    当然不会是因为他长相出色,这跟他有精准的政治目光、识别人才的能力以及他的个人能力等等多方面有关系。

    交谈中,权南翟提出了两个假设的可能,这都是战念北没有想到的,并且非常有可能发生的。

    因为对这个年轻的后辈有了新的认识,战念北对他的态度也有了转变,结束谈话离开时还不忘记叮嘱:“小子,只要好好待我们家的然然,什么事情都好说。换一句话说,倘若要是对我们家的然然不好,什么事情都没得谈。”

    战念北这番话说得并不好听,但是却是打从心底承认了权南翟这个未来的秦家女婿。

    他也在间接告诉权南翟,想要得到老丈人秦越的认可,其它什么事情并不重要,重要的就是对秦乐然好。

    权南翟点头,礼貌又客气地说道:“谢谢战军长的提醒,以后我会注意的。也祝我们合作愉快,早日把躲在背后的那个人拎出来。”

    战念北说:“好。只要那个人敢再出来闹事,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我倒是很想看看,谁才是背后那樽大佛。”

    权南翟笑:“我也想。并且我相信离真相揭开那天并不远了。”

    秦越给他的一年时间在一天一天流逝,他一定要在这个期限之前处理掉身后所有的危险存在,正式将秦乐然带在自己的身边。

    谈完正事,战念北与权南翟两个人并没有多交谈,一前一后出了秘议会议室。

    战念北走在前,权南翟走在后,特意拉开了一些距离。

    刚刚走了几步,权南翟看见前方有人靠近战念北悄悄说了两句什么,战念北便飞一般跑走了,速度快得令人乍舌。

    什么事情能让战念北如此匆忙离开?

    带着疑问,权南翟收回目光,他的私人保镖黑桃刚好走到他面前,报告:“总统先生,今天在见战先生时秦小姐遭到了对手的袭击。”

    权南翟眉头一挑,射向黑桃的目光瞬间像是染上冰渣一样冰冷慑人:“说什么?”

    见权南翟神色不对,黑桃立即补充:“不过我们的人已经把秦小姐安全带回了北宫。她现在正在北宫您的休息室休息等。”

    权南翟长腿一迈,已经快步走了出去,快得比战念北刚刚的速度还要快,同时丢下话:“们好大的胆子。”

    该死的!

    秦乐然遭遇攻击,他们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向他报告,是谁给他们这么大的胆子让他们自作主张隐瞒实情?

    黑桃一脸懵逼,他觉得秦家小姐被绑架又被他们的人救回这件事情,他做得很好啊。

    总统大人怎么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他真的想不明白。

    随后而来的林家成拍了拍傻愣愣站着的黑桃,说:“秦家小姐出了事,竟然没有第一时间通知总统先生,说是不是胆子大?”

    听了林家成这一番话,黑桃更是一脸的无辜与委屈:“林秘书,是总统先生亲口说的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在他和战军长谈话期间打扰他啊。”

    林家成真想戳戳黑桃的猪脑子,再次好心提醒:“秦小姐在总统先生这里永远都是特殊的。总统先生所说的任何人任何事当然不会包括秦小姐。”

    黑桃挠了挠头,懵懵地说:“总统先生没有特别吩咐,我怎么可能知道秦小姐是特别的。”

    “跟在总统身边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秦小姐在总统先生这里是特别的?”林家成不由得长叹一声,“难怪总统先生如此重用,走到哪里都不忘记带着。”

    四肢发达的人脑子不好使,脑子不好使的人忠诚度高,这就是林家成对黑桃的评价。

    黑桃更懵逼了。

    难道总统刚刚骂的人不是骂他?

    虽然还有疑问,不过也没有时间给他再想,总统先生要回北宫,他还得时刻跟在总统先生保护他的安全。

    ……

    权南翟回到北宫,走进休息室刚好听到秦乐然在喃喃呓语,她微蹙着眉头,说出口的声音好不委屈:“烈哥哥,到底在忙什么呢?都不知道我这个时候有多希望陪在我的身边么?”

    听到秦乐然的话,权南翟的心脏狠狠一抽,疼得有些发慌,平时她总是让他以工作为重,其实内心深处她是渴望他多一些时间陪在她的身边,然而他陪在她身边的时间总是少得可怜。

    “然然……”权南翟想说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迈步坐到她的身边,将睡得迷迷糊糊的她轻轻地拥入怀中抱着。

    “烈哥哥……”碰到了热源,也嗅到了熟悉的男性气息,出于本能,秦乐然在他的怀里蹭了两下,安稳地睡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