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1章:他在哪里?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5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怎么办?

    怎么办?

    她到底该用什么样的方法去灭了烈哥哥身上的这把火?

    要不,她就让烈哥哥把她“吃掉”吧。

    反正她内心深处也挺期待跟烈哥哥做点什么事情,期待到晚上时不时都能做那种羞人的梦了。

    就在秦乐然想着要把自己交给她的烈哥哥时,权南翟却松开她,翻身下床,转身走出了卧室。

    权南翟的速度很快,快得秦乐然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留住他,他已经从她的眼前消失了。

    “烈哥哥……”秦乐然看着门口,眼神失望极了,心里也涩涩的,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权南翟出去之后,快速进了隔壁休息间的浴室,紧接着秦乐然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

    她猜想,难道烈哥哥是想洗个澡再跟她……

    因为脑子里想着少儿不宜的画面,躺着床上的秦乐然心跳节奏一下比一下快,噗通噗通的,心脏像是想要从她的嘴里蹦出来。

    “烈哥哥,我已经准备好了!”她默默叫着他,紧张得两只手不由自主地握成了两只拳头。

    她用吸气吐气、再吸气再吐气的方法来缓解内心的紧张。

    毕竟她还没有过这方法的经验,第一次对于女孩子来说真的很重要。

    她希望自己可以放轻松一些,大大方方把状态最好的自己交给烈哥哥,不要留下任何遗憾。

    可是,秦乐然等啊等啊,等到激烈跳动的心逐渐回归平稳,等到又快睡着了,烈哥哥还没有从浴室出来。

    烈哥哥在干嘛呢?

    秦乐然不愿意再等,她打算主动一些,毕竟这是自己选择的路,就绝对不要后悔。

    她咬了咬牙,鼓起勇气来到浴室外敲响了浴室的门:“烈哥哥,在浴室里干什么呢?难道不知道我在外面等么?”

    她的声音软乎乎的,带着她特有的调调,能够扰乱权南翟心神的调子,再一次轻易地把权南翟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又撩了起来。

    “该死的!”权南翟低吼咆哮,一拳重重击在墙壁上,怒火的眸子像头食人的野兽。

    “烈、烈哥哥,怎么了?”秦乐然吓得退了一步,稳了稳神,又走向前贴着门板问他。

    “秦乐然,离我远一点!别再让我听到的声音!”权南翟怒吼一声,声音似乎把门板都震动了。

    这个小丫头,他不想伤害她,她却总是无意间能撩动他努力压下的火,他敢保证她要是再说一句话,他就把她“吃掉”,绝对不手下留情。

    “哦……”秦乐然点头,转身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去,走两步又回头看,直到再也看不见浴室的门,她才加快快速离开。

    烈哥哥从来没有用那样的语气跟她说过话,他是厌烦她了?还是觉得她总是给他惹事?

    她不知道。

    心中压抑得想哭,却是努力把眼眶中的眼泪给逼回去。

    走出北宫,她抬头看向天空。

    此时天色已经晚了,天空飘起了零零散散的雪花,雪花洒落在街道上、洒落在屋顶上、洒落在路上的行人身上。

    往年下第一场雪的时候,她是在纽约的家里。

    她会拖着小可爱一起去花园里接雪,会拿接来的雪水做冰棍玩,姐弟二人玩得可开心了。

    多少年,都是这样,从未改变过。

    可是今年呢?

    今年的第一场雪,她在异国它乡,在她的烈哥哥的身旁,照理说她也应该很开心,可是她却没有了往年那种快乐的心情。

    喜欢一个人真的会让自己变得不像自己?会让原来那么优秀自信的自己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么?

    妈妈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喜欢一个人会这样啊。

    要是早知道会这样,她就不要全心全心去喜欢一个人了,把心留一半给自己,心情就不会受别人的影响了。

    她走在雪中,雪花飘满在她的头顶上,很快化成了水,可是她却感觉不到一般,还是继续走继续走。

    走着走着,一把雨伞撑到了她的头上,为她挡去了飘落的雪花,她一喜:“烈哥哥……”

    她以为是烈哥哥追她来了,一抬头看见的是秦胤泽,失望得明亮的眼神又变得暗沉。

    秦胤泽说:“看到不是的烈哥哥,很失望吧。”

    “是啊。很失望!”秦乐然苦涩地笑了笑,也不掩饰内心真实的想法,“又跟踪我?秦胤泽,一天到底有多闲?”

    秦胤泽配合着她的步伐,慢慢说道:“盛天在a国的业务是我全权负责,说我有多闲?”

    秦乐然侧头看他一眼:“既然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忙,就好好忙的工作,别来烦我。”

    秦胤泽耸耸肩:“我也没有空闲来管,但是父亲留我在这里,我就不能不对的安全负责。今天差点被人弄走了,权南翟在哪里?”

    秦乐然本能就要护着她的烈哥哥:“今天我被人带走的时候是烈哥哥的人把我接回来的。”

    秦胤泽又问:“那他在哪里?”

    秦乐然不爽他这种语气,怒道:“他在哪里跟有什么关系?一天那么多事干什么?管好自己就好了,我的事情用不着管。”

    秦胤泽冷哼:“权南翟跟我没有关系,但是跟我有关系,跟秦家跟盛天都有关系。”

    因为秦胤泽说得对,秦乐然的怒火更大,她吼他:“秦胤泽,到底想说什么?”

    秦胤泽沉声说道:“我是要告诉,是盛天掌舵者秦越的掌上明珠。从小到大想要什么都有什么,谁也不能让受半点委屈。如今,凭什么来这么个鬼地方让那么一个男人让受尽委屈?”

    是啊,秦乐然承认,秦胤泽说得对。

    从小到大她要什么就有什么,一家人都围着她转,她从来都不知道冷落是什么滋味。

    来到a国找烈哥哥之后,以前没有尝过的酸甜苦辣现在都尝到了,心中有过失落,有过彷徨,但是却从来没有后悔过。

    妈妈不是常常对她说——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人生的旅途中有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不过没有关系,我们只要咬牙挺过来,翻过这座山就一定能看到另一道美丽的风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