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5章:吻服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1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然然,我怎么舍得难过。”权南翟最害怕的就是秦乐然的眼泪,他恨不得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让她永远无忧无虑快快乐乐。

    “明明就在让我难过,我跟说过不准再让受伤,要好好爱护自己,就是不听。说到底,就是不在乎我,从来都没有把我的话放在心上。”秦乐然抹了一把泪,咬了咬唇,转身就要离开,“权南翟,以后的事情都跟我无关了。”

    “秦乐然……”权南翟再一次出手抓住她,迅速把秦乐然抢在了自己的怀里,“我是的烈哥哥,是我的然然,我的事情怎么会跟无关?”

    秦乐然挣扎推脱:“以后再也不是了,我跟没有关系,跟我也没有关系,我们之间什么都不是了。我会回纽约,再也不要看到。”

    这番话,秦乐然是在跟他赌气。

    她等到他来,她以为他应该知道她心中的委屈,可是他不懂,他还让他自己受伤,还说那么令人伤心的话,让她难过。

    权南翟脸色一沉,黑色的眸子里燃起了熊熊怒火:“秦乐然,说是就是,说不是就不是么?把我权南翟当什么了?”

    他还凶她!

    他竟然还不知道错在哪里,还凶她!

    秦乐然狠狠咬了一下嘴唇,又道:“是堂堂a国的总统大人,我一个平民小女子,我高攀不起,以后咱们各走各的。”

    “各走各的?”权南翟抓住她的手,用他几近沙哑的声音沉声说道,“秦乐然,我告诉,这辈子,休想从我的手掌心里逃走!”

    是不是他不发威,她就把他当成病猫了?她在逗他让她知道,她的烈哥哥绝对不只有她看到的那一面。

    听着权南翟低沉沙哑的声音,秦乐然的心脏狠狠一缩,疼得她心里发慌,一时之间竟找不到话反驳。

    见秦乐然的内心被权南翟两句话就说动了,秦胤泽立即抢话说道:“权南翟,说这么多屁话有什么用?如果真心喜欢然然,真心想跟她在一起,就不应该让她不明不白地跟在的身边。说跟沈灵曦的婚约只是契约关系,们两个之间没有爱情,但是的国民知道么?”

    权南翟:“……”

    正因为他的国民不知道实情,所以他要解除与沈灵曦之间的关系,再公布秦乐然的关系,在别人看来一定是小三上位。

    因此和沈灵曦解除婚约再公布秦乐然身份这件事情急不得,一定要想一个万全之策,否则只要有一个环节不对,就会把秦乐然推到风口浪尖之人受世人唾骂。

    把秦乐然推到风口浪尖之上,是权南翟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因此他在等,等合适的时机,等合适的时候。

    只要时机一成熟,他会让秦乐然安安心心地做他的新娘子,并且得到所有人的祝福。

    权南翟没有说话,秦胤泽自然认为他心虚,又说道:“权南翟,的国民不知道和沈灵曦真正的关系,一旦公开宣布取消与沈灵曦的婚约,那个时候那些人会怎么看站在身边的女人?相信不用我说,应该很清楚。”

    他继续说:“权南翟,如果真的爱然然,那么就请多为她想想,不要让她受委屈,让她继续做一个快乐的女孩,而不是把她绑在的身边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

    听完秦胤泽的话,权南翟勾唇,唇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我会好好处理,就不劳秦先生操心了。”

    秦胤泽冷笑:“秦乐然是我们秦家人,父母把她交给我照顾着,我当然会操心。”

    “如果真把自己当成她的哥哥,我也很欢迎操心她的事情,但是现在她有我就够了。”权南翟丢下话,不顾秦乐然的挣扎,一把将她扛在肩上,转身离去。

    刚走两步,身后有拳风逼近,权南翟不用回头也知道秦胤泽不会轻易让他离开,他闪躲开,回头:“秦胤泽,不是我的对手。”

    之前,他会挨两拳,那是他主动让的,他腹黑地想让秦乐然为他担心,那样她就能乖乖回到他的怀抱里。

    但是真看到她为他担心,他又会心痛,所以他不会再让别人伤害自己,也就不会再让秦胤泽碰到自己分毫。

    秦胤泽也在试探权南翟的真正实力,再将发动攻击。

    几番试探之后,秦胤泽知道自己确实不是权南翟的对手,因为权南翟的身上还扛着一个秦乐然,他也占不了丝毫便宜。

    试探的结果心里已经有数,秦胤泽不再动用武力,再次打口水战:“然然,真的要跟这个男人走?”

    秦乐然掏头挣扎:“权南翟,放我下来。”

    说这话,秦乐然没有料到权南翟会真放开她,秦胤泽更加没有抱希望权南翟会放开秦乐然,然而权南翟却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将秦乐然放在地上站着。

    秦乐然刚刚站定,权南翟一把扣住她的后脑勺子,把她用力推向自己,低头霸道疯狂地吻住。

    “唔……”秦乐然瞪大眼睛看着他,看到他放大的俊脸,看到他长长的睫毛,看到他在那么认真又霸道地吻着他。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真的不要理他,只是她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方法引起他的注意,因此爱经验为零的她便想到了这种幼稚的方法。

    权南翟旁若无人地吻着她,她也旁若无人地回应着他,久久之后他放开她,哑声道:“秦乐然,以后生气再说分手这样的话,我会好好收拾。”

    秦乐然:“……”

    权南翟抚抚她的唇,柔声道:“知道错了没有?”

    秦乐然摇头。

    权南翟挑眉:“真不知道错在哪里了?”

    秦乐然仍然摇头:“我没有错。我只是想知道喜欢我到底是哪一种喜欢?是喜欢当年那个三岁大的孩子,还是喜欢现在的我?”

    说到底,这才是秦乐然纠结的关键所在。

    当年那个孩子是她,现在的她也是她,权南翟不管喜欢哪一个她都是她自己,但是喜欢却有不同含义,她一定要开明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