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6章:要烈哥哥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3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你是什么神史上最强赘婿特种兵王

    权南翟心酸得摇了摇头。

    也不怪他会有这样可笑的想法。

    他成功坐上a国总统这个位置,以前那么多反对他的人知道局势已定也发来贺电祝福他,唯独他的父亲上一任总统大人迟迟没有表态。

    他的父亲大人是上一任总统,他是接替总统这个位置,他们之间应该有一个良性的交接仪式。

    上一任总统亲自将手中的权棒交给新一任总统,有这个过程,那就说明新一任总统取得总统之位是合法的,是受祝福的。

    但是新任总统正式就任那一天,上任总统大人却以重病卧床不起的理由迟迟没有出现。

    选票胜出,就任仪式,这些种种仿佛都是权南翟一个人在唱独角戏,怎么能不让人多想。

    那个本该站在最高位置和权南翟对接的男人从未出现过,权南翟上任两三个月了,那个人还是借口卧病在床,一次也没有在公众面前为他说过一句话。

    就是上任总统一次都没有出现,因此让新任总统权南翟上任之后走得异常难舍难分,每一步都走得举步维艰。

    不过,好在权南翟会用人,有强大的政治手腕,能将那些不同的声音慢慢压下去。

    零零散散反对权南翟任总统的声音已经被消除了,如今就剩那一只幕后黑手,只要把那个人揪出来,那么所有的事情都好办了。

    “烈哥哥,怎么了?”

    秦乐然软乎乎的声音将权南翟的思绪拉了回来,他看向她,笑了笑:“我在想出国回来时给我的然然带什么礼物。”

    不是他特意要欺骗她,而是关于自己的那些不好的事情,他不想让她为自己再操那么多心。

    秦乐然靠在他的手腕上蹭了两下:“烈哥哥,不用带礼物,只要平平安安回到我的身边就行。”

    她出生在秦家,身为秦越的女儿,从小到大都是要什么有什么,没有要什么父亲也会时不时送给各种各样的宝贝。

    各种各样稀奇的礼物秦乐然都见过了,对于她来说,最珍贵的礼物当然就是烈哥哥平平安安回到她的身边。

    “傻丫头。”权南翟又不由自主地捧着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这个丫头怎么就不能自私一点呢。

    ……

    晚饭过后,权南翟还要处理几份文件。

    他坐在书桌旁,认真专注地翻阅着手中的文件,时不时还拿笔勾画一下,标出重点或者有疑问的地方。

    一旁的秦乐然两手撑着脑袋,也在专注认真地欣赏着她的烈哥哥,她的烈哥哥认真工作的时候真的好帅气。

    一身笔直整洁的手工西服,穿在他的身上带着几分儒雅之气,却又有政治人物的果断气质。

    幸好烈哥哥工作的时候不是每个女孩子都能看到,不然她的烈哥哥每天都会被那些花花草草给围着脱不开身吧。

    看着烈哥哥这张帅气得一塌糊涂的脸,秦乐然脑子里又开始想不纯洁的事情了……啊啊啊,好害羞。

    她举手拍了拍自己红得滚烫的脸,心中喃喃道:“秦乐然啊秦乐然,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

    她时常还说自己是一个纯洁的孩纸,怎么可以想那么令人脸红心跳的事情,要是烈哥哥知道了,一定会觉得她就是一个小色女吧。

    可是,秦乐然越是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脑子反而越活跃,想到的事情都是烈哥哥还未对她做过的事情。

    烈哥哥抱着她肆无忌惮地吻她,他的吻越来越强烈,他的手灵活地从她的衣服下摆钻了进去,带着她一起去探索另外一个她从示涉足过的世界。

    刹那间,秦乐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一把火点燃,烧得她快要沸腾起来……

    终于看完几份文件,权南翟举手揉了揉发疼的眉心,这才缓缓抬起头来:“然然……”

    一抬头,便看到秦乐然红得像是夕阳下的晚霞一般绯红的脸蛋儿:“然然,哪里不舒服?”

    权南翟以为她感冒发烧了,赶紧起身两步来到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抱在怀里抚上他的额头。

    她的额头又红又烫,烫得灼他的手,他一慌:“然然,烈哥哥马上叫医生过来,别害怕。”

    “烈哥哥……”秦乐然反手抱着权南翟,用她女性成熟的身体在权南翟的胸前蹭了又蹭,“烈哥哥,我没有生病,我不要医生,我要!”

    她不想再等了,她想要烈哥哥,想要烈哥哥带她一起去探索那个充满神奇的未知世界。

    她要把自己完完全全彻彻底底交给烈哥哥,不要只做他的女孩,她要做他的女人,一辈子的女人。

    烈哥哥一定会答应她的吧!

    听到秦乐然的话,权南翟身体一震,激动得喉结急速滚动了几下咽下一口唾液:“然然,知不知道在说什么?”

    秦乐然抱着他,纤手在他的身上胡乱摸了几下:“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一直都很清醒。”

    权南翟眸色一沉,身体的细胞都开始苏醒了。

    要问权南翟想不想把眼前这个迷人的小丫头彻底占为己有?

    答案是——想得不得了,并且想了许久了。

    他身体的反应便是最好的答案。

    但是,时机还不成熟,在没有给秦乐然一个正式的名分前,在没有让她正大光明站在他的身边时。

    他不能!

    他爱这个女孩,他便要好好珍惜她。

    他不能够让她如此不明不白地成为他的女人,不能再让她在他的身边受一丝丝的委屈。

    “烈哥哥,、不想要我么?”久久未等到权南翟的回应,秦乐然抬头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无辜又可怜地瞅着他。

    她是鼓足了勇气才说出想要烈哥哥的话,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不行动,这让她臊得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该藏在哪里好。

    “然然,烈哥哥不是不想,而是现在还不行。”权南翟移开目光,再多看她一秒钟,他可能会失去理智。

    “我知道了。”她主动提出做这件事情,烈哥哥竟然不答应,这让她情何以堪?

    羞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权南翟又说:“时间不早了,我先送回去。”

    秦乐然不看他,点点头:“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