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父女又吵架了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3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秦越:“……”

    他是真不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跟他如此客气客套,但是又不想跟帮乐然争辩什么。

    秦乐然不知道秦越心中所想,继续道:“爸,我知道爱我疼我,恨不得把天底下最好的东西都给我,但是我还是希望让我自己去做一些事情,这样我才能慢慢成长。说是不是?”

    敢情这孩子在说他多管闲事,秦越的脸色沉了沉,不满地看向简然,似乎在说:“看的女儿在嫌弃我。”

    简然也是无辜极了。

    这个女儿是她怀胎生下来的没有错,但是这些性格脾气可是他宠出来的,现在孩子说了他不满意的话,怎么能怪她呢?

    秦乐然并不知道父亲大人已经变了脸,还在发表她的大论:“爸,看啊,要是把什么事情都替我做了,我习惯了依赖,以后万一我没有依靠的时候,我该怎么办呢?”

    毕竟父母终会老去,他们也会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那一天,要是在那天到来之前,作为孩子的她还没有足够独立强大,那么她要怎么去孝敬父母?

    父亲对她的爱,她知道就好,还是希望他放手让她亲自去做更多的事情,以后她才能撑起属于自己的那片天空。

    秦乐然是这样想的,但是秦越跟她的想法不一样,作为父亲,他就是想把女儿以后所走的路都铺好。

    即便有一天他老了,那们女儿喜欢的那个男人应该接替他宠着女儿,继续让她无忧无虑。

    他说:“那个姓权的小子难道不能让依赖?”

    要是那个姓权的小子不能代替他照顾好秦乐然,他是绝对不可能把女儿交给姓权的小子。

    “爸,我们在说我们的事情,不要往烈哥哥的身上扯好不好?”秦乐然就是不喜欢父亲用这种置疑的语气说烈哥哥。

    “他是的烈哥哥,我还是的爸爸,我连说他都不行了?”秦越也非常不喜欢秦乐然总是护着姓权的那个小子。

    秦乐然气得跺脚:“爸,不讲道理。”

    秦越的脸色也不好看:“护着他,还说我不讲道理?”

    他要是真不讲理,他会想尽办法灭掉姓权那小子,绝对不能让那小子一天让他的女儿牵肠挂肚的。

    “爸,我不跟扯了,们早点休息吧。”秦乐然打来电话,本是跟父亲道谢,哪知道说着说着两个人就吵起来了。

    他们父女二人的脾气都倔强得很,一旦认定一个人和一件事情就很难再让他们改变观点。

    担心自己失去理智说出让父亲伤心的话,秦乐然率先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秦越是愤怒得脸色沉了又沉:“那个小子到底哪里好了?他凭什么让咱们的女儿这样护着他?”

    “看他不顺眼觉得他哪里都不好,但是他至少宠着我们的然然。要找的女婿,图的不就是他宠爱的女儿?”关键时刻,还是简然站出来做他们父女二人中的调节剂,“秦越,怎么就是想不通呢?”

    “那个小子让她受那么多的委屈,她还处处护着他,难道我就不能有意见了?”对权南翟这个女儿看中的男人,秦越是怎么看都满意不起来。

    或许他不是不满意权南翟,而是只要是秦乐然看中的男孩子,他都没有办法喜欢得起来。

    在宝贝女儿没有心上人之前,父亲就是她最喜欢的男人,是她心中认为最帅的男人,是她心目中的英雄,但是那个姓权的小子偏偏抢走了他的女儿。

    简然叹息一声:“要是当年我的家人都在,他们都看不顺眼,阻止我和在一起。我是不是就不能在他们面前说的好话了?”

    秦越自信道:“他们不可能看不上我。”

    简然笑了笑:“觉得自己足够优秀,别人不会看不上,烈可是a国的总统,他也是一国顶尖的人物,那凭什么看不上他?”

    每当秦越有气时,简然总是这样温温柔柔地跟他讲道理,慢慢磨息他内心燃起的那把火。

    秦越说:“我就是看他不顺眼。”

    简然无奈道:“那我们去把然然领回家,禁她的足,以后不准她再跟姓权的小子来往。”

    秦越又不满了:“简然,觉得我是这样不讲道理的人?”

    简然耸耸肩:“有时候还真觉得有点。”

    秦越:“……”

    简然又说:“既然舍不得让女儿难过,那就支持他的选择吧,试着去发现权南翟的好。女儿是咱们俩的,要相信她的眼光才是。”

    秦越对权南翟的不满意,不可能瞬间就改变了,但是听简然一番话之后,他愿意接受意见,愿意试着去发现权南翟的优点。

    只不过,他还是有一些担心:“我就是担心我们的然然受欺负受委屈,担心姓权的小子永远都是工作第一不会把她放在第一位。”

    简然笑道:“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担心就否定他,我们要一起去发现他的优点。”

    秦越挑了挑眉:“这个做母亲的怎么就不担心?”

    这话,听得简然真是哭笑不得。

    她怎么就不担心女儿了?

    只是在对待女儿感情这件事情时,她比秦越要冷静许多。

    在通过平时一些观察以及得来的消息,她能够发现权南翟身上的优点,知道他会像他们一样宠着他们的女儿。

    要不是知道秦越是因为担心女儿才说出这么一句话,简然还真想跟他急。

    但是她更清楚,夫妻二人一起过日子久了,一方冲动时,另一方要冷静,不然很容易摩擦起火,打起来都有可能。

    秦越这个人情商低,跟他生活了十几年,难道她还不清楚么?

    在这个时候,她是要让着他一些的。

    简然又笑了笑,温柔道:“有派人盯着那小子,他有做什么对不起然然的事情么?”

    秦越摇头:“目前没有,那不等于以后不会。”

    简然:“……”

    这个男人真是够了!

    秦越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沉声吩咐:“这次运送物资的事情,一定要让a国的媒体传出去。要让a国的人民知道,是谁在背后默默支援灾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