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3章:神秘人有请(3)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65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目的地是a国临海市中央从政人员退休后休养的疗养山庄。

    山庄绿化非常好,环境优美,空气质量佳,看得出国家确实拨了重金打造适合退休人员休养的场所。

    刚刚下车,秦乐然还没有看清楚周边的情形,便有一名看起来大概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子来到她的身边:“秦小姐,请跟我来!”

    来的途中,秦乐然没有想到办法脱身;现在人已经来到别人的地盘上,想要逃走更是不容易。

    再说了,既然是烈哥哥的父亲想见她,那么她就去见他好了,把自己当成他们请来的客人,就不用再想办法溜走了。

    秦乐然拉了拉外套,随即扬起她招牌式的灿烂笑脸:“嗯,还要麻烦阿姨您替我领路了。”

    秦乐然比意料之中更好控制,中年女人微微吃惊,随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秦小姐,请!”

    秦乐然点了点头,迈步就走。

    “乐然,等等我呀。”虽然对方没有跟林小小打招呼,林小小还是迈步跟上秦乐然,但是她刚刚走两步就被人拦下了。

    拦她的人是刚刚带她们来这里的司机,他冷声说道:“前任总统先生只请秦家小姐过去见面。”

    换句话说,就是前任总统没有请去,那么应该识趣一些,别再跟上去多事了。

    林小小摸着脑袋,满脸疑问:“前任总统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小时候他还抱过我呢,我怎么就不能去见他了?”

    秦乐然回头,递给林小小一个安心的笑容:“小小,我一个人不会有事的,在这里等我就好。”

    林小小挠挠头:“乐然,可是……”

    秦乐然又说:“都说了要见我的人是总统先生的父亲,他不会为难我。我也看过关于他的新闻,他是一位慈祥的老人,所以别担心。”

    林小小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反正不管林小小说不说,结果都是一样,她被拦下了,秦乐然一个人去见了请她来“作客”的前任总统先生。

    穿过一条林荫小道,来到一间宽敞的办公室,中年妇女敲了敲门,没有得到应答便推开门:“先生,您让我们请的人来了。”

    办公室的宽大书桌前站着一名中年男人,他头也没有抬,也没有吭声,而是专注地画画。

    妇女又回头对秦乐然说:“秦小姐,我家先生的事情还没有忙完,麻烦再等他一会儿。”

    秦乐乐点头。

    妇女笑了笑,便恭敬地退下了,将秦乐然独自一人留在这里面对他们那位传说中的前任总统先生。

    以前,秦乐然查资料时有看过前任总统的照片。

    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前任总统本人时,秦乐然不得不感叹一句,照片照片果然是照骗,这跟他本人完全不一样。

    照片中的他慈眉善目,看起来和蔼可亲,就像是一位慈祥的长辈,而他本人给人的感觉是……

    秦乐然瞅着那个站在书桌前正在画画的男子,他头上的白发已经花白,但是那张脸看起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老。

    他在画着画,但是这种优雅的事情也没能掩藏住他眉目之间藏着的那股让人胆寒的狠戾之气。

    秦乐然站了许久,权老头终于转过头来,如炬一般的目光紧紧盯在秦乐然的身上,毫不避讳地打量着她:“就是秦家的小丫头?”

    他看向秦乐然的眼神有一些不屑,说话的语气更是没有把秦乐然当成一个独立自主的成人看待。

    秦家的小丫头!

    别人也对秦乐然说过这样的话,但是那种语气并不会让她讨厌,唯独权老头说这话时,秦乐然很想揍人。

    秦乐然不由自主地蹙了蹙眉头,既而又扬起客气礼貌又生疏的笑容:“权老先生让人请我来的,难道的人请错人了?”

    “就是秦家的小丫头!”权老头出口又是这么一句,声音洪亮,“本人看起来比照片中的年纪似乎更小。”

    “您看起来也跟照片中不一样。”秦乐然讨厌他盯在她身上的目光,讨厌得不得了,不过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她并没有表现出来,她还是礼貌地跟他客套。

    即便是她讨厌这个男人,但是他怎么说也是烈哥哥的父亲,以后她迟早会嫁入权家,到时候他们也算是一家人。

    为了不让烈哥哥难做人,这点委屈秦乐然愿意往肚子里咽。

    因为她爱权南翟,那么她便会处处为他着想,凡事能帮助到他的,她都尽最大努力帮助他。

    凡事能不能给他添麻烦的,她也会尽量不给烈哥哥找麻烦,让他安心做一国人民的好总统。

    瞅着她打量了半晌,权老头又说:“刚刚满十八岁不久,南翟再过几天就要满三十岁了,他比整整大一轮,觉得们两个相差十二岁有四个代沟的人生活在一起会幸福么?”

    权老头说得非常直接,那态度咄咄逼人。虽然他没有直接说不同意权南翟和秦乐然在一起,但是他的语气已经让人感觉到了。

    没有打声招呼就把她强行请来,说话也是如此强横,秦乐然本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也都忍无可忍了。

    忍无可忍,那么就不用再忍了。

    秦乐然笑了笑:“权老先生,那么我是否可以问一句,对幸福的定义是什么呢?”

    “小丫头,我吃过盐比吃过的米饭还多,别跟我抠字眼。”他看着她,目露不悦,“我再问一句,觉得比起沈家丫头,谁更优秀一些?”

    不等秦乐然回答,他又给出了答案:“肯定没有沈家丫头优秀。不管是品性还是家庭条件,对南翟的帮助远远比不上沈家丫头。说凭什么让南翟放弃他的未婚妻而选择?”

    秦乐然淡淡一笑,客客气气地回答:“权老先生,我想可能弄错了一个点。沈家的姑娘和我是没有可比性的。”

    因为她们两个人是不同的个体,她们分别在她们的爱人眼里都是最优秀的,是世界上独一无二不可取代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