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神秘人有请(4)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5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师道成圣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请叫我鬼差大人

    如果去问龙翼,灵曦姐姐和她两个人相比谁更优秀?

    龙翼一定会毫不犹豫一口答出,当然是他的小曦更加优秀。

    因为他爱沈灵曦,那么他就爱她的一切,所以沈灵曦在他的眼中就是最优秀的独一无二的。

    同样的问题去问她的烈哥哥,显然在烈哥哥的眼里她就是最优秀的,在他的世界里无人可以取代她。

    沈灵曦和秦乐然两个人,都有懂得欣赏自己的人,真没有必要也没有需要拿在一起相互比较。

    “没有可比性?”权老头冷冷一笑,一把将手中的画笔扔在书桌上,又道,“是觉得沈家丫头没有资格跟比?小丫头,好大的语气。”

    “权老先生,明知道我的话不是这个意思,又何必故意歪曲理解。”秦乐然仍然浅浅地笑着,“反正这里没有第三个人,咱们说的话不会有第三个人听到,就不用拐弯抹角了。”

    这种人,在人前是一张慈祥和蔼的脸庞,在人后又是一幅狠戾的面孔,这就是典型的政治家吧。

    作为一个在政治权力斗争中打滚摸爬的人,亲情爱情在他们的世界里几乎是不存在的,在他们的生命中只有权力的争斗。

    他把话说得非常直接,秦乐然也就没有必要再装不懂陪他绕圈子,不如让他表明他的态度,解决问题之后,她也能早一点回家。

    刚好,权家老头也没有打算跟秦乐然绕圈子,他说:“我让人找来只有一个目的。”

    秦乐然含笑不语,等着他的下一句话。

    权老头又说:“沈家的丫头是南翟在上任总统一职之前就订下的未婚妻。南翟能够爬上总统这个位置,沈家的老头子出了不少力。可以说他能坐稳总统这个位置,沈家人对他的支持很关键。”

    说到重点之处,权老头故意一顿,目光紧紧地盯着秦乐然,想通过这个小丫头的表情判读她心中所想。

    只是,他万万没有料到这个小丫头的情绪控制能力比他意料的要强许多,她脸上始终挂着笑意,让人无法窥探到她一丝丝的真实想法。

    无法看清秦乐然的真实想法,权老头犹豫了少许时间,又才慢慢说道:“南翟刚刚坐上总统这个位置不久就与之前的未婚妻解除婚约,这对他的形象非常不好。”

    秦乐然笑,仍然不语。

    权老头继续道:“南翟要是娶了沈灵曦,沈家对他的帮助是巨大的。若是他想解除婚礼,那么沈家给他的阻力也是世大的。他想成为一名合格政治家,那么这个婚约是绝对不能解除的。”

    秦乐然微笑着点了点头,更是让人看不准她内心的想法。

    看着秦乐然始终面带微笑的一张稚嫩的脸蛋儿,权老头着着实实叹息了一声:“小丫头,爱一个人不是为了得到他就毁掉他,而是应该成全他。认真想想,真的愿意看到一个一无所有,甚至被逼下总统这个位置的权南翟?”

    强势的态度无法让吓退这个小丫头,权老头脸一变,又变成了卑微的祈求者的态度。

    对于他来说,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是可以向任何人低头的,不管在什么样的场合都能够屈展自如。

    秦乐然微笑道:“我当然不愿意看到他一无所有。”

    听到这个回答,权老头以为机会来了,趁机说道:“那么知道不知道,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在毁他的前程?”

    听到这个指控,秦乐然真觉得冤枉极了,她笑道:“权老先生,我就想问一句,有真心实意去了解过的儿子么?真的了解他的能力么?”

    或许权老头是了解烈哥哥的,就是因为太了解烈哥哥有多强大,所以他要想尽办法束缚烈哥哥。

    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秦乐然想不明白。

    权老头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他是我的儿子,他有什么能力,作为父亲的儿怎么可能不清楚。”

    秦乐然又说:“如果真的了解他,那么应该知道,他有能力坐上总统这个位置,根本不需要靠一个女人帮忙。”

    她的烈哥哥那么优秀,绝对不可能靠一个女人上位。当初他和沈灵曦订婚,主要还是想替自己的好兄弟保护好他的女人。

    权老头的脸色沉了沉,有些不好看:“小丫头,知不知道我有无数种可以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的办法?”

    秦乐然仍然笑了笑:“我猜想,如果可以除掉我,不会让人请我来谈话这么麻烦。可能现在的我已经是一具没有了温度的尸体了。”

    秦乐然的话一出,权老头的脸色更难看了。

    这个该死的小丫头,脑子的转动速度果然够快也够准,竟然一语就说中了他心中所想。

    她说得非常对,如果可以除掉她,他派人直接除掉她就好了,何必弄这么一个玩意儿到身边来惹自己生气。

    倒不是他害怕这个小丫头,而是她背后的盛天集团的势力太强大,那个一跺脚全球经济都会震一震的秦越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

    秦乐然又说:“权老先生,我可以给一个肯定的答复。我一定会留在权南翟的身边,并且将来有一天成为他的总统夫人。”

    权老头握了握拳头,目中杀意闪现:“小丫头,别把话说得太满,想嫁是一回事,南翟会不会娶又是另一回事。”

    秦乐然客气地笑了笑:“这个就不劳您老操心了。我相信他的眼光应该比好一些,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

    不仅是她的眼光好,她的烈哥哥眼光更加好,在她那么小的时候烈哥哥就知道宠着她,让她对他念念不忘。

    气极过后,权老头又说:“小丫头,那我倒要看看在我有生之年到底能不能成为权南翟的总统夫人。”

    秦乐然笑:“如果不会暴毙的话……我想,应该能看到的。”

    权老头说话不客气,秦乐然也懒得再跟他客气,她有良好的家教没错,但是她的父亲也教过她——若有人欺负,一定要百倍送还。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