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0章:提前回来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722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师道成圣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请叫我鬼差大人

    a国的临海市是一座四季分明的城市。

    春暖花开的季节有,像这样下着鹅毛般大雪的日子也有。

    这次的大雪,一下已经下了好几天了,到此时还没有停的迹象。

    秦乐然坐在窗户边上,借着明亮的灯光看着窗外飞舞的雪花,满脑子想的却是关于权立章与权南翟父子二人的事情。

    烈哥哥上任总统一职时,权立章身为烈哥哥的父亲以及身为前任总统,却没有现身交接权力棒。

    昨天,权立章又派人抓她去,让她离开烈哥哥,并且告诉她烈哥哥只能娶沈灵曦。

    在秦乐然的认知里,孩子再怎么惹了父亲生气,父亲气过之后都会原谅孩子,并且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爱孩子。

    烈哥哥却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提过他的父亲,可想而知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一定非常糟糕。

    只是如此糟糕的关系,一定有原因的。

    他们父子二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秦乐然脑袋都快想炸了都没有想出一个究竟来。

    算了,不想了。

    等烈哥哥回来了,她问问烈哥哥吧。

    【然然,在干什么呢?烈哥哥来电话了!快接电话!快接电话!】

    熟悉的好听的性感的烈哥哥的声音突然响起,秦乐然赶紧拿起手机接听电话,脆生生地喊道:“烈哥哥!”

    “然然……”权南翟叫着她的名字,欲言又止。

    “烈哥哥,在国外的访问还顺利吧。”她有看新闻联播,知道昨天烈哥哥去访问时受到了当地最高政府的最高仪式的款待。

    昨天,烈哥哥还参观了当国非常著名的历史博物馆,全程由当国的最高领导人陪同。

    可想其它国家的领导人还是非常注重与a国的外交关系以及非常重视a国的这位新总统的。

    “嗯,很顺利!”权南翟说,声音沉沉的,像是有许多的不满,而这个不满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烈哥哥,怎么啦?”秦乐然终于听出了权南翟不太高兴,即使是隔着几千公里,她也感觉到了。

    “有什么要跟我说的么?”权南翟不答反问。

    难道烈哥哥听说她被他的父亲请去谈话了?

    烈哥哥有派人保护她,她想烈哥哥应该是知道了,他想让她说的事情应该就是这件事情。

    秦乐然很想一口气全对权南翟说了,但是一想到他们父子二人之间的紧张关系,她一个字也不愿意提。

    不管权立章怎么样,但是他始终是权南翟的父亲,她不能帮他们父子二人缓和关系,但也不能让他们父子二人的关系恶化吧。

    “有啊。”秦乐然故作轻松地笑了笑,“我想对烈哥哥说,我真的好想他,好希望我明天早上一睁开眼睛他就能够出现在我的眼前。”

    还不等权南翟说话,她接着说:“烈哥哥,我只是想一想而已,忙的工作,不用管我的。”

    虽然内心盼着烈哥哥天天都能够陪在她的身边,但是她的理智还是告诉她,要让他以工作为重,其它的都是次要的。

    他们两个人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以后等他退休了,有大把大把的时间陪着她,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就能一起去做想做的事情了。

    “嗯,早点休息。”权南翟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烈哥哥,也早点休息。”秦乐然硬是让自己笑了笑,却又眼神黯淡地挂掉了电话。

    烈哥哥怎么都不说几句好听的话安慰安慰她呢?

    他肯定不知道她有多想他吧。

    秦乐然只知道自己在想烈哥哥,却不知道就在她的楼下对面马路上停着一辆并不起眼的黑色轿车。

    黑色轿车里坐着一个人,他双眼看着高楼上那家亮着灯光的窗户,内心无声道:“然然,烈哥哥不会让再受委屈。”

    “总统先生,雪越来越大了,再不走的话,晚上可能要封路了。”司机乔闵等了许久,没有等到总统先生吩咐,只好出声提醒。

    “去城北疗养院。”权南翟沉声下了命令。

    说起来,他应该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和那个人在私下以父子关系见过面了。

    本来想着井水不犯河水,大家各过各的,可是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对他的女孩下手了。

    既然那人想从他的女孩这里下手,那么他就不能再假装他们两个人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是。”司机乔闵应话的同时,已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因为雪大,又是夜晚,许多道路都封了路,去城北的高速路不能走,那么就只能走旧路。

    车子走旧路会绕许多,花的时间自然要比走高速的时间更多一些。

    他们晚上九点从月畔湾出发,硬是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晚上十一点才到达城北的疗养院区域。

    到达城北高干疗养区时,路上早已铺着厚厚的积雪,车子又行驶了将近二十分钟才到达权立章休养的院子。

    晚上十一点,平时这个时间权立章早已经休息了,但是今天他却没有休息,似乎知道权南翟要来找他。

    昨日负责接待秦乐然的那名妇女敲响了权立章的门,没有等他应答,她已推门而入:“先生,三少到了。”

    “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喊我的名字就好,还要我说多少次?”听到妇人这么喊他,权立章不满地蹙了蹙眉头。

    “一个称呼而已,我知道的心里有我就是了。”妇人望着他笑了笑,“他来了,要见么?”

    “这些年委屈了。”权立章叹息一声,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再听着外面的风雪声,道,“下这么大的雪,他还是来了,看来我这个儿子还真是一个情种。”

    妇人没有说话,是因为她了解权立章,知道他还有话要说。

    果然,她又听到权立章说:“他跟他那个母亲这一点还真像。”

    妇人挂在唇角的笑意瞬间淡了,垂头说:“们父子见面有话要说,我先下去了。”

    她走了两步,又回头叮嘱:“时间不早了,别聊太晚,也千万别让他给气着,的身体要紧。”

    “嗯。”权立章点头,“婉琴,我迟早会给一个名分的。”

    苏婉琴淡淡地笑了笑:“立章,比起得到名分却得不到的爱,我宁愿要的爱,而不是要那个虚无的名分。”

    说完,她又对他温柔地笑了笑,这才迈步离开。

    苏婉琴一走,权南翟就来了。

    同样,权南翟也是敲了敲门,没有得到权立章的应答就推门而入.

    不一样的是权立章对苏婉琴和颜悦色,对权南翟则是沉着一张脸,怒声道:“权南翟,坐上了总统一职,连最起码的礼貌礼仪都不懂了?”

    "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