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1章:因为没有父亲教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8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权南翟直视着权立章冷厉的目光,淡漠地说了一句:“因为我的父亲从未教过我什么叫礼貌礼仪。”

    俗话说子不教父子过,权南翟这句话堵得权立章脸色刹白,气得半晌才说出下一句话:“的父亲忙没有教过,难道的母亲也没有教过?”

    忽然听这个从来都没有关心过自己母亲的男人提到母亲,权南翟勾唇冷冷一笑:“因为我的母亲一直在想着怎样坐稳总统夫人的位置,她没有空教我。”

    “权南翟,……”权立章气得说话舌头都打结,他从来没有想到他这个从来都不愿意开口多说一句话的儿子口才竟是如此伶俐。

    “怎么?”权南翟轻笑一声,淡淡道,“都能把的老情人明目张胆地养在身边,不顾忌民众的眼光,难道还不准人说?”

    “、……权南翟,老子今天非废了不可。”权立章气得跳脚,扬手就向权南翟扇去。

    但是权南翟年轻,轻轻一躲就躲过了权立章扇来的耳光,他笑了笑:“废了我?难道养老情人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了?”

    权立章指着权南翟,气得手指都在颤抖:“、、……”

    苏婉琴事件是权立章心中的一个死结。

    这件事情关系到他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他并不是非得要娶那个女人,而是要用那个女人证明他的强大。

    以前,他的势力不够强大,他只能娶长辈安排给他的女人并且对巩固自己的地位有用的女人,不能娶那个他喜欢的并且年纪轻轻就为他堕过胎的女人。

    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被别人压制,没有哪个男人愿意承认自己弱,因此他对苏婉琴许下诺言,等到他强大时一定给她一个明明白白的身份。

    然而几十年过去了,当初那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已经变成了中年妇女,仍然还是以一个保姆的身份陪在他的身边。

    权南翟一句话就戳中了权立章的软肋,权立章这么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不气跳脚才不正常。

    他直视着权南翟,目光冷厉得像是在看他的仇人而不是看自己的儿子。

    权南翟也看着他,不怒不气,也不吭一声。

    冷冷对视良久,还是权立章强行把表面上的怒气压下了去。他是一个政治家,并且是一个有野心的政治家,非常懂得以退为进这个道理。

    权立章又说:“的母亲明知道我有喜欢的女人,我不爱她,但是她还是选择嫁给了我。因为她非常清楚,我们之间本来就是政治联姻。我们两个人的婚姻是建立在政治的基础上的,为了是我们两个家族的利益。”

    权立章这番话说起来好像他还成了受害者,因为他是为了两家的利益才牺牲自己的个人幸福。

    这么精彩的一番话,权南翟却听笑了:“不爱她却要娶她,把她娶回家,又对她不闻不问,为了坐稳总统这个位置,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在权南翟看来,即便是政治联姻,即便是权立章不爱他娶的那个女人,但是他从娶她回家的那一刻起,她就是的妻子,他就是她的丈夫,不管爱不爱,作为丈夫都应该为妻子撑起一片天。

    但是权立章没有做到,他娶了阳家的姑娘,还继续跟之前的情人交往,他同时伤害了两个女人。

    “我为了坐稳自己位置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权立章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夸张地笑了几声,“权南翟,难道不是么?”

    为了爬上总统的位置,权南翟做过的事情确实不少,权立章这么一说,权南翟倒是无话可反驳。

    权南翟不反驳,等于就是默认了权立章的指控,他又说:“权南翟,难道敢说和沈家小丫头订婚不是为了能够坐上总统这个位置?”

    关于跟沈灵曦订婚一事,许多人都认为是权南翟为了获得沈家这一支持票才做的事情,权南翟也从未澄清过,反正嘴长在别人的身上,他们想怎么说就让他们说去。

    权南翟再一次无话反驳,权立章有些得意起来:“权南翟,虽然我在外面有女人,但至少我在母亲的有生之年没有离了她。而呢?刚刚上任多久,就想要抛弃那个给最大帮助的女人。”

    权立章倒是不否认当年娶第二任妻子阳氏的目的,同样他也深深认为权南翟跟他的想法也是一样。

    利用一个女人就能让自己少奋斗十年,并且这个资源还是主动送上门的,他又不傻,为什么不拿来好好利用?

    虽然跟母亲的感情不像普通人家那样亲密,但是说到底那人还是他的母亲,如今被他的父亲亲口承认母亲只是他往上爬的踮脚石,权南翟的心还是会痛。

    那么多年,母亲几乎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这个男人和权力上,到头来却从来没有被那个男人放在心上过,那是何等的凄凉?

    权南翟闷声不说话,权立章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他叹息一声,换上一幅慈祥的面孔:“南翟啊,天底下的女人多的是,以如今的身份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何必为了一个小丫头而毁了自己的大好前程。”

    说起这个,权南翟轻轻笑了,笑容中有爱有男儿柔情:“天下的女人虽多,但是我只要那么一个。”

    认定了那个女孩,就是一辈子。

    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难走,他从未想过要放开她的手。

    权立章微微眯了眯眼:“金钱,权势,地位,这些东西难道都比不上一个女人?说这话,我信,别人也不会信。”

    权南翟不屑道:“别人信不信,跟我有什么关系?”

    只要秦乐然相信他就够了。

    权立章冷冷一笑:“呵呵……”

    权南翟又道:“说吧,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权立章笑道:“猜。”

    之前,权南翟上任,身为前任总统的他没有现身,权南翟也没有当一回事,甚至都没有来找过他。

    但是他刚刚让人请来秦乐然聊了儿,权南翟一听到消息就马上坐不住了,甚至提前结束了国外的访问,一到临海市哪里都没有去就赶来见他。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