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2章:不准打她的主意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86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权南翟回国的速度,让权立章明白了一件事情。

    秦家那个小丫头在权南翟心中的位置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或许真有可能……但是权立章不愿意承认这个可能。

    他并不相信在女人和权势地位之间必须做出一个选择时,会有男人愚蠢到选择女人。

    并且他这个儿子为了爬上总统这个位置干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情,可以说是杀出了一条血河。

    权立章能够肯定,权南翟绝对不会放弃这个他得之不易的高高在上的a国总统大位。

    不过,因为权南翟对那个丫头的足够重视,秦家那个小丫头到是一颗可以好好利用的棋子。

    只是,权立章也非常清楚,秦家那个小丫头身上的变数太多,绝对不是一枚容易操控的棋子。

    权立章大脑快速运转盘算着,要在不跟秦家结怨的情况下让那个小丫头离开权南翟,她要如何他才能够做到?

    “我猜?”权南翟轻轻勾了勾唇,“父亲大人真是年纪越大越风趣,这样的话,竟然也能从的口中说出。”

    “猜不到?”权立章笑了笑,又道,“我想的心中肯定有了答案,只是不愿意说出口。”

    “还请父亲大人赐教。”权南翟这么问,不过是想知道昨日权立章对秦乐然说了些什么。

    但是权立章并没有注意到,他清清嗓子,假装出慈父的嘴脸:“南翟,可以继续跟秦家的小丫头保持暧昧的情人关系,但是必须娶沈家丫头。因为只有娶了沈家的丫头才能坐稳的位置。”

    原来果真如他所想,权老头找秦乐然就是想要让她离开他。

    秦乐然闭口不提昨天权立章找她谈话的事情,权南翟心思一动才想到来权立章这里套话,没有想到还真让他套到了。

    知道权立章昨天找秦乐然的谈话内容,权南翟就放心多了。

    权南翟说:“父亲大人的要求,我是不能照办了。因为我这次来找,并不是来帮办事的,而是给传话来了。”

    权南翟说话的语气让权立章不满,却忍着没有发作,问:“什么话?”

    权南翟脸色忽然一变,沉声说道:“以前在我背后动的那些手脚,我可以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倘若敢再找秦乐然的麻烦,我会老账旧账找一起算。”

    权立章不悦道:“在威胁我?”

    权南翟点头:“懂就好。”

    权立章一巴掌拍打在书桌上,厉发声吼道:“权南翟,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威胁的亲生父亲。”

    权南翟仍然一脸的冷漠:“那么就要请问,是不是有当我是的亲儿子看待。”

    以前权立章对他做的那些事情,能忍的他都忍了,因为权老头没有触碰到他的底线。

    现在权老头想动的人是秦乐然,那就是触碰到权南翟唯一的底线了,他怎能坐视不理。

    权立章气得咳嗽:“……”

    权南翟又说:“我的话就说到这里,希望父亲大人记住了。同时我也祝父亲大人健康长寿。”

    说完这么一句欠扁的话,权南翟还向权立章行了一个礼,礼毕之后,他不理会权立章像是要吃人一样的目光,转身走了出去。

    “这个不孝子,这样对的老子说话,一定会不得好死!”权立章气得抓起书桌上的茶杯向权南翟的背上砸去。

    眼看茶杯就要砸中权南翟,权南翟的背后像是长出了一双眼睛,轻轻一侧身就躲过了权立章砸来的茶杯。

    砰——

    杯子砸在结实的墙上,碎了!

    “这个不孝的畜生!躲得过今天,一定躲不过明天。”权立章捂着胸口,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苏婉琴缓步而来,她蹲下将地上的瓷杯碎片一块块拾起,边拾边说:“这个杯子有几百年了历史了,砸碎了怪可惜的。”

    听她这句话,权立章蹙紧了眉头,不满道:“在的心里,难道我还没有一个杯子重要?”

    苏婉琴拾起最后一块碎片,站起身,望着权立章,温温柔柔地说道:“先生,不是常常对我说,生气就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我是记住了,怎么能忘记了。”

    “那个不孝子欺人太甚!我能不气?”提起权南翟,权立章是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喝权南翟的血。

    “怎么说他也是的亲生儿子,是的骨血。”苏婉琴忙着将杯子碎片装进一个空盒子里,又随口补充了一句,“虎毒还不食子呢,难道还能真把他除掉?”

    “他对我这种态度,根本就没有把我当他的亲生父亲,我为什么不能除掉他?”权立章脑海里第一次闪过杀子的想法,那个儿子跟他不亲,对他的态度也是相当恶劣,留在世上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我们先不说他是的亲生儿子,就说说他的身份地位。如今的哪里还是他的对手。”苏婉琴这么说了一句,又指指盒子里的杯子碎片,“先生,这个东西我去找人补补吧,看能不能补得回来。”

    “不用补了。补得再好,也会有裂痕,再也不可能变回原来的样子。”权立章说,脑海里同时想到一件事情。

    他们父子间的关系就像这个碎裂的茶杯,碎了就是碎了,即便找到再好的工匠,也无法将杯子复原。

    换句话说,说他们父子关系裂了就是裂了,再也修补好。

    “那好,说不补就不补吧,我都听的。”苏婉琴轻轻柔柔地说着,说话时脸上带着浅浅笑意,怎么看都让人觉得舒心。

    看着她,权立章的气慢慢消了,他把她的手握在掌中,轻轻拍了拍:“婉琴,能够有陪在我的身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

    苏婉琴轻轻一笑:“我又何尝不是。”

    别看她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但是因为保养得当,这身材还是凹凸有致,看起来活力无限。

    能让权立章那样一个在政治权力中心打滚的男人把她一直留在身边,让他离不开她,她的温柔她的美丽以及她的智慧缺一不可。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