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3章:大大的惊喜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6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美国超级牧场主超级全能学生徒弟个个想造反仙庭封道传似水流年终将错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鬼摸山

    不过在权立章的办公室呆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权南翟出门时,院外的积雪又厚了许多。

    他抬头看向天空,今晚的雪越下越大,看来今天这一个晚上又要下一夜的大雪了。

    看到权南翟出来,司机乔闵和保镖黑桃急急迎接上来,看到权南翟脸色不好看,这二人也聪明地没有开口说话,静等他的吩咐。

    权南翟迈步踩在积雪上,一踩就陷了下去,可他的步伐丝毫不受影响,仍然健步如飞。

    乔闵急忙追上:“先生,出去的路已经被积雪堵了,车子走不了。不如在这里等一个晚上,等明早道路清理出来了再走。”

    大雪封路,车子根本无法行驶,这种天气也没有人愿意出门拿自己的宝贵的性命开玩笑。

    权南翟贵为一国的总统大人,他是绝对不能出意外的。

    要是权南翟出个什么意外,估计这a国刚刚发展起来的经济怕是又要受到影响了。

    “让清路的现在就清路。凡是今天加班工作的,动用我的私人财产,每人六倍工资,并且新年时期多三天假期。”权南翟沉声说道。

    他来见权立章之前给秦乐然打电话,秦乐然说希望明天早上一睁开眼睛他就能够出现在她的眼前。

    那么懂事的丫头,只不过对他提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他怎么能够不满足她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

    “是。”乔闵点头领了命令,一通电话打出去,相关部门就收到了消息,连夜清理城北疗养院到月畔湾道路上的积雪。

    如此大的工程,要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定要花费不少人力,不过即便在大雪纷飞的深夜,有着那么丰厚的奖励,还是有许多人主动加班。

    这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有许多人因为突然接到上头的命令连夜加班,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在温暖的被窝里做着美好的梦。

    秦乐然便是更多人当中的一个,她是在思念烈哥哥时进入梦乡的,又是在想念烈哥哥时醒来的。

    不,不对,秦乐然并不是在思念烈哥哥中醒来的,而是被香喷喷的食物香气给“吵”醒的。

    睡得正香时,突然嗅到了最爱的草莓派的香味,秦乐然从被窝里探出半颗脑袋,伸手挠了挠,满脸的疑问。

    小姑姑他们一家人在这里就住了一个晚上,之后月畔湾这个家里就她一个人居住,怎么会有草霉派的香味呢?

    一定是她想烈哥哥想得产生了幻觉了吧!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烈哥哥这个大坏蛋,真是太可恨了,他不她身边的时候,她感觉她仿佛变成了一个神经不正常的人。

    秦乐然又钻进被窝里,拉起被子把脑袋盖住,准备再睡一会儿,把昨天晚上迟睡觉给补回来。

    可是奇怪,食物的香味并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浓,似乎就是从她虚掩着的房门外传来的。

    难道家里进贼了?

    不会的。

    没有哪个贼会蠢到在别人的家里做早餐。

    难道是爸爸妈妈担心她的安全飞过来陪她了?

    爸爸妈妈有家里的钥匙,也只有爸爸妈妈会下厨做她喜欢吃的草莓派。

    想到是爸爸妈妈来了,秦乐然一个骨碌坐了起来,再一个翻滚下了床,激动得连外套都没有穿便往外冲。

    打开房门之后,客厅里的香味更浓了,并且食物的香味都是从厨房那边传来的。

    秦乐然抬头一看,远远望去,隐约看到厨房里有一个高大的身影在忙碌着。

    她唇角微微扬起,眼底布满了满意。

    看来,一定是父亲大人舍不得母亲大人奔波后的辛苦,所以亲自下厨为一家人准备早餐。

    她的父亲大人一直就是这样,从来不会把爱挂在嘴上,但是都在用他实际行动爱着他们一家子。

    秦乐然像个孩子一样蹦蹦跳跳来到厨房,还没有看清眼前的人便一把从他的背后抱住他,软乎乎地说道:“爸,还是对然然最好了。”

    “爸?”权南翟回头,有些好笑地看着抱着他的腰乱喊的小丫头。

    她是有多想她的家人?

    竟然能傻乎乎地把他错认成她的父亲。

    “呃……是烈哥哥?”权南翟的声音让秦乐然身体一颤,呆呆地愣住了,不是父亲大人而是烈哥哥。

    她的幻想症越来越严重了吧。

    看到父亲大人竟然能够幻想成是烈哥哥。

    她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再睁开眼睛,眼前的人还是烈哥哥并没有变成父亲大人。

    看着这张脸,秦乐然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望,再一次傻愣愣地呆住了,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权南翟捏捏她的脸,问道:“傻丫头,在想什么呢?”

    半响,秦乐然才发出声音:“真的是烈哥哥么?”

    昨天她对他说,希望今天早上醒来他能够出现在她的眼前,他果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了。

    他是会变魔术的魔术师么?

    权南翟捧着她的头,低头吻了吻她,说:“既然想家人了,改天我抽个时间陪回去看看吧。”

    他现在身为一国的总统,除了国事访问,私下想要出国,那是何等困难和危险的事情,但是为了秦乐然,这个险他愿意冒。

    “不是……”秦乐然激动得摇了摇头,又道,“是烈哥哥突然出现,我太意外了,所以有些摸不着东南西北。”

    她赶紧伸手摸上他的脸,用力捏了捏:“烈哥哥,会痛么?”如果烈哥哥会痛,那就证明不是她在做梦。

    权南翟轻笑,忽又低头吻她,这次他不再是浅浅地吻,而是给了她一个凶猛的法式热吻,吻得她脸蛋憋得通红,他才放开她。

    他抚着她水光潋滟的红唇,问道:“然然,我都这么吻了,觉得是真的还是假的?”

    秦乐然脸一红:“……”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她经常做梦,梦到烈哥哥这么凶猛地吻她。

    有时候不仅吻她,连更让人害羞的事情都做了。

    看着她差得发红的脸蛋儿,权南翟想到了什么,看着她的眸光刹那间温柔了许多:“然然,在的梦里,我是怎么吻的?”

    “是这样吻的么?”他低下头,再次吻她,像蜻蜓点水一样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