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商量对策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1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大雪仍在继续。

    雪灾影响越来越大、越来越广。

    当然其中受灾最严重的还是雾山片区,雾山山脚下几个村庄几十户人家上百条人口被掩埋。

    收到这一消息之后,相关部门立即安排了空降兵去抢险,总统先生也随后赶到灾区慰问抢险战士与受困群众。

    国家中央新闻频道时刻滚动播放灾区的抢险工作,让全国人民都能第一时间知道灾区抢险工作的进展情况。

    然而,比起外面的风雪,比起去灾区抢险的战士以及他们的总统大人,有那么一群人日子过得非常舒适。

    大雪纷飞的日子,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和朋友一起,找一家小酒馆,喝着烧酒,吃着烤肉,聊聊小天。

    一家外观并不起眼,但是内里布置特别舒适温馨的小酒馆里,今天只招待了一桌客人,门口便挂上了客已满的小牌子。

    一桌客人,仅仅两个人而已,一楼二楼满是空位,也不知道为什么酒馆老板就不招待别的客人了。

    两位客人就坐在酒馆二楼靠窗的位置,从窗户望出去,正好能欣赏到白芒芒的雪景。

    但是他们二人的注意力并不在窗外的雪景,而是在墙壁上的电视中,电视正好调到中央新闻频道,新闻频道正在直总统先生在灾区慰问的画面。

    权南翟拿着一个大喇叭,对着受灾群众以及抢险战士喊话:“不管用多少物力财力,我们要尽最大的努力救出我们每一名被困群众。”

    “哼,这个兔崽子的戏做得可真足!”小酒馆中两名客人当中的客人a拿起电视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坐在客人a对方的客人b拿起酒壶给他加了一杯酒,淡然地笑了笑:“权南翟愿意做戏愚弄群众,那就让他演吧,跟他急个什么劲儿。”

    客人a面露不满:“看到权南翟的人气一日比一日高,拥护他的人一日比一日多,他的位置坐得一日比一日稳,就还能坐得住。”

    客人b给客人a加满酒,又慢吞吞地给自己加了一杯,仍然淡然地说道:“有些东西不是他的,即便是他抢去了,那也不能成为他的。”

    客人a看着客人b淡淡的表情,又嘀咕了一句:“难道的心中真没有那么一点点着急?”

    客人b却不回答客人a的话,捧着酒杯嗅了嗅这烧酒的香味:“嗯,真是好酒!这么多家酒馆,就数这家酒馆的烧酒最香。”

    客人b越是淡然得与世无争的模样,客人a就越着急:“我在跟说正事,跟我扯什么酒香。想喝酒,哪里没有酒喝。”

    客人b举杯浅尝了一口酒,又说:“今天下这么大的雪,我出一趟门容易么,就陪我好好喝两杯吧。”

    一个坚持要谈所谓的正事,一个却闭口不愿意提所谓的正事,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僵持。

    等了半晌,看着客人b将一杯酒灌入肚,客人a其实就是这家酒馆的老板,他瞪着眼前的人,微微怒了:“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客人b说:“这雪还在下,看样子还会越来越大。今天是雾山下的几个村庄被埋,明天谁又知道还有没有更多的地方被埋。”

    店老板急得端得酒杯把一杯酒倒入口中,说:“这下雪跟我想要跟说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客人b笑了笑,缓缓说道:“只要雪不停,灾难就会继续,一个受灾点两个受灾点,还顾得过来……要是受灾地区越来越广,政府怕是要顾不过来了。”

    话说得如此明显了,店老板终于懂了,他心中一笑,哈哈大笑了一声:“只要政府抢险不及时,人民群众就会有怨声,那个时候自然会有人推权南翟下台。”

    客人b抿着酒,眉宇之间含着冷冷的以及势在必得的笑意,却是没有继续接店老板的话。

    店老板又说:“看来我们两个人应该举杯好好干一杯,希望这大雪再下个几天,千万别停了。”

    “嗯,干一杯。”客人b微微眯眼,眸子里闪过一道极为不屑的光芒。

    在他看来,求上天多下几天雪,不过是一些无用之人的想法罢了,他随口一说,这个愚蠢的人竟然相信了。

    他真有些不明白,那个人那么聪明,躲在背后运筹帷幄了那么多年,怎么会用这样的手下?

    不过,他也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而已,那个人想用什么样的手下他管不着,也不想管。

    只不过每次谈事情都和这么一个愚蠢的人谈,实在是辛苦了一些。

    ……

    因为得到了林家成的答复,秦乐然很快就能去权南翟的身边做翻译了。

    想到以后天天能跟烈哥哥一起上班,再一起下班,秦乐然的心中是说不出的缺跃。

    她激动得再沙发上滚了几圈,再围着沙发跑了几圈,看起来就像一个失去理智的小疯子一样。

    兴奋之余,秦乐然想到远在纽约的家人,不过这个时候她这边是下午,纽约那边是午夜,不太好打电话吵他们。

    她忍了忍,还是忍不住了,拿起手机拨通了母亲大人的手机,她以为母亲大人会关机,谁知道她刚刚打过去,母亲大人就接通了。

    手机听筒里传来母亲大人温柔并且有一些困意的声音:“宝贝,半夜打电话来什么事?”

    “妈妈,不好意思啊,我吵醒了。”秦乐然吐吐俏皮的舌头,“我就是太兴奋了,想找个人分享一下喜悦。”

    “宝贝,没有关系。”简然的声音更温柔了一些,“明天是周末,我可以多睡一会儿。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吧。”

    “妈妈,真好!”秦乐然恨不得钻到父亲的怀里撒娇。

    这辈子,对于她来说,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那么好的爸爸妈妈以及有那么好的家人。

    他们母个人都把她像宝贝一样宠着,因此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烈哥哥那种父亲不爱母亲不疼的感觉。

    “傻孩子,是我和爸爸的宝贝啊!”简然轻笑,“说说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好事情要跟我分享?”

    “嘿嘿……”秦乐然傻笑了一声,“妈妈,我能去烈哥哥的身边工作了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