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3章:情况比想象的糟糕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5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盛华

    “乐然,怎么了?”

    沈灵曦担心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因为秦乐然有开手机扬声器,在这间安静的房间里,沈灵曦的声音显得特别大声。

    问完话之后,等了半晌,没有等到秦乐然的回答,沈灵曦又问:“乐然,有在听么?”

    秦乐然在害怕,害怕得握着手机的指尖都在颤抖,害怕得像是自己马上就要失去全世界了。

    可是她不能害怕!

    她不停地对自己说不能害怕,在如此情况不明的时候,在还不知道烈哥哥的情况时,她怎么能够自乱阵脚。

    关键时刻,平时丰富的经历以及她的胆识帮了她的忙,秦乐然的情绪在她的自我调节下逐渐恢复了平静。

    她握了怕拳头,用力咬了咬唇,再发出声音时,声音已经平静无常:“灵曦姐姐,在哪里呢?”

    她问,声音跟平时一样,有点软有点脆,听得人心里甜甜的,忍不住就想要对她好。

    “我在家呢。”不知不觉中,沈灵曦用了“家”这个字,或许在她认为,不管身在何处,只要有龙翼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在家?

    是真在家?

    还是她跟林家成一样在骗她?

    秦乐然此时并不清楚,接着发问:“灵曦姐姐,有收到关于烈哥哥的消息么?”

    问话的同时,秦乐然全神惯注听着等待着沈灵曦的回答。

    她看不到沈灵曦,无法从沈灵曦的表情判断她话中的真假,那么只能从沈灵曦的声音中分辨她是不是知道烈哥哥乘坐的直升飞机出事的消息。

    沈灵曦温柔的声音再度从手机听筒里清晰地传到秦乐然的耳里:“前不久看新闻,知道南翟去了受灾区。怎么了?没有看新闻么?”

    沈灵曦的声音很自然,不像是在撒谎,更不像在伪装……

    难道她真的不知道烈哥哥的情况么?

    就在秦乐然纠结不清时,沈灵曦好听的声音再度传来:“乐然,我有新的电话打进来了。我先接下电话好么?”

    新的电话?

    秦乐然的身体一震,急急问道:“灵曦姐姐,是谁打来的?”

    可是秦乐然问出口时,电话另一端的沈灵曦已经挂断了电话,沈灵曦应该没有听到她的问话。

    会不会是北宫那边打来的电话?

    秦乐然的内心是纠结的,她希望是北宫打来的电话,同时又希望不是北宫打来的电话。

    如果是北宫打来的电话,就能证明烈哥哥那边的情况很严重。不打来的话,情况有可能就没有想象那么严重。

    少许的等候过后,秦乐然再次拨通了沈灵曦的电话,打通之后,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

    秦乐然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之后又等了少许时间,她再一次拨通了沈灵曦的电话。

    这一次通了,但是电话对方的沈灵曦却迟迟没有开口说话,秦乐然小心道:“灵曦姐姐……”

    后面的话,她问不出口,心脏噗通噗通地跳着,担心害怕像洪水一样在她的心中肆无忌惮地翻腾。

    半晌,电话里才传来沈灵曦有些难过的声音:“乐然,南翟他出事了,情况有些严重,不过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这话怎么听,都听得出来沈灵曦的心虚。

    秦乐然知道沈灵曦并不是一个擅长撒谎的人,她说情况严重一定是很严重,她心虚地说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很有可能事情并不像她说的那样。

    “乐然,别担心,南翟他……”

    沈灵曦还没有说完,秦乐然厉声打断了她:“我知道,他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

    秦乐然在说给沈灵曦听,其实最主要的是说给自己听,她要让自己相信烈哥哥不会有事的。

    一个人最怕的不是身体跨掉,而是精神垮掉,她知道自己绝对接受不了烈哥哥出事的事实。

    沈灵曦有些担心:“乐然……”

    秦乐然说:“灵曦姐姐,北宫打电话通知,一定是有事需要去处理。我求一件事情,带我一起去见烈哥哥。”

    权南翟出事的消息并没有散播出来,肯定他手下的人采取了手段,不会让消息传出去。

    毕竟刚刚上任不久的总统先生遇难,这件事情对于整个国家的影响要说有多大就能有多大。

    在烈哥哥的情况没有百分百明确之前,他手下的那些人是绝对不会让消息散播出去的。

    沈灵曦没有及时回答,她又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迟迟开口:“乐然,很抱歉!的要求,我帮不了。”

    秦乐然心中一凉,同时清楚烈哥哥的情况肯定比她想象的严重还要严重,在如此时刻,她以为她会慌神,会乱了阵脚。

    然而却出乎她本人的意料,她出奇的冷静,冷静得声音毫无丝毫起伏:“嗯,我知道了。”

    她心中清楚,沈灵曦不是不愿意帮她,肯定有她的难言之瘾,毕竟算起来她秦乐然在其它人的眼中什么都不是。

    在别人的眼中,她不仅跟权南翟扯不上丝毫关系,她还不是a国人,不管从哪方面防,他们都会防着她,担心她会把总统先生出事的消息泄露出去。

    那些人,谁也不知道权南翟对她说过晚上要回来陪她一起吃晚餐,那些人更加不知道权南翟还说过他要娶她,让她正大光明出现在他的国民面前。

    他和她之间的关系,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其它人都不知道,所以在他出事的时候,她连去他的身边照顾帮忙都不行。

    现实残忍得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一刀一刀狠狠刺插着秦乐然的心脏,让她的心血流成河。

    可是,无论现实有多残忍,无论尖刀刺得她有多痛,她都要咬着牙把痛往肚子里咽。

    烈哥哥出事的时候,在a国这个地方,没有人能够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帮助她,她只能靠自己。

    “乐然,对不起啊!我不是不愿意,而是他的身份特殊。”可能是因为帮不了秦乐然,沈灵曦声音里满是内疚与自责。

    “灵曦姐姐,去忙的事情,我知道我该做什么。”秦乐然笑了笑,结束了与沈灵曦的通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