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你不可以丢下我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5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权南翟让人故意制造飞机坠毁,并且马上封锁消息,所有的程序以及保密程度都 有严格要求,绝对是按照他真的坠机那样安排的。

    他们的敌人狡猾奸诈无比,想要骗过他们绝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因此他们的人丝毫都不敢大意。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在a国这个地方除了他的敌人情报网能和国家的比之外,常家母子三人的情报网也能那么厉害。

    在那么短短的时间里,常厉竟然能够得到他的飞机在灾区回来的途中坠毁的消息。

    这确实是在权南翟意料之外的事情。

    秦越是常家母子的救命恩人,常家母子对秦乐然忠心秋秋,他们知道他坠机的消息后,毫无疑问会第一时间向秦乐然报告情况。

    他们的速度之快,快得权南翟还没有想到应对之策秦乐然已经打电话给沈灵曦了。

    在秦乐然被多方人盯着的情况下,权南翟没有办法悄悄通知秦乐然他并没有发生意外,只好让沈灵曦陪着他一起演戏,让秦乐然信以为真。

    秦乐然就是权南翟完美计划中的一个意外……为了不让她伤心难过,他差点毁了自己的计划。

    不过好在,他的理智胜了他的情感,让他克制住了,没有让今天费尽心思制造的一场直升机坠毁事件白白浪费掉了。

    ……

    并不知情的秦乐然还在努力着,绞尽脑汁在想办法,想着无论如何要去到权南翟的身边。

    不管权南翟是伤还是其它什么,没有亲眼确认,什么样的消息秦乐然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

    常厉看着她深锁的眉头,歉意道:“小姐,北宫那边把消息封得很死,目前我们无法再打探到关于总统先生更多的消息。”

    在秦乐然看来,北宫把消息封得那么死,常厉的人一丝消息都打探不到,那就能证明今天的事情严重得超过了大家的想象了。

    伤亡不明!

    想到这几个字,秦乐然的心尖又是一阵颤抖,颤抖得她快要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她紧紧握了握拳头,紧得指甲深深陷入手掌心中,刺破了她的掌心,有鲜红的血液流出。

    她要让自己痛,再让自己痛一些,这样她才能让自己冷静一点,让自己清醒一些些。

    “小姐……”常厉看到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很是担心,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话来安慰她。

    他在她身边的日子也有两三个月了,对她的事情多少是了解的,尤其清楚她对权南翟的感情。

    如果权南翟生死不明,她心中的慌乱可想而知,但是她在极力忍着,把悲痛往肚子里咽。

    “下去吧。”查不到消息,让常厉一直留在这里也无用,秦乐然摆摆手示意他先回他的住所。

    “小姐,我陪坐坐吧。”常厉担心她,害怕自己一走,她会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事情。

    “不用了。”秦乐然淡淡道。

    “可是……”常厉还想说什么,忽然对上秦乐然坚定的眼神,他乖乖闭上了嘴。

    怎么说,她都是他的主子,他再担心她,也不能违抗秦乐然的指令,还是乖乖回到楼下他的房间。

    常厉一走,原本安静的房间更安静了。

    即使关着门着着窗,门窗的隔音效果也非常好,但是秦乐然还是听到了外面呼啸的风雪声。

    风雪声像鬼哭狠嚎一般,听得人心里发凉,听得人心里发寒,这样的天气真心让人讨厌。

    秦乐然咬了咬唇,抬步来到窗户边上,举目望向窗外。

    窗外是万家灯火,五彩的灯光照亮了这座城市,让这座城市变成了一座不夜城,同时也让这座飘着大雪的城市如梦似幻一般美丽。

    白色的雪景让这座城市看起来美了许多,但是却冰冷得像是一座死城,一座感觉不到丝毫温暖的死城,一座毫无感情的死城。

    要不是因为烈哥哥在这里,她想,这辈子,她来这座城市最多呆上几天,绝对不会在这里长住。

    恍惚间,窗外出现了一个人影,一个巨大的人影,一个秦乐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影。

    看到那个人影,秦乐然本能伸手去抓,然而她不但没有抓到那个虚无的人影,她的手更是重重地撞在了透明的玻璃上。

    玻璃非常结实坚硬,秦乐然的手撞上去的时候发出一声巨响,痛得她觉得自己的五根手指头好像都撞碎了。

    可是秦乐然却没有顾及的手指的疼痛,她再一次伸手去抓她的烈哥哥,手再一次重重撞在了厚实坚硬的玻璃之上。

    一次又一次,撞得她的手都肿了,可是她仍然没有停下来,因为她看到的人是她的烈哥哥,是她绝对不愿意放弃的人。

    “烈哥哥,是我!是我!我是然然啊!看不到我么?”她朝窗外那个巨大的虚无的人影挥着手,希望他能够听到她,希望他能够让她触碰到他。

    可是她不知道怎么了,刚刚还看得很清楚很明显的人影,忽然变得模糊,越来越模糊,最后她竟然看不到他了。

    “烈哥哥,不准走!!!”秦乐然急得大喊他的名字,又用力玻璃上撞,似乎想要撞碎玻璃窗去把快要消失的烈哥哥给抢回来。

    可是没有人回答她……

    疼痛让她知道,那不是她的烈哥哥,那只是她产生的幻觉。

    “烈哥哥……”再次叫着权南翟时,秦乐然抬手抹眼,手背触碰到温热的泪珠时,她才晓得她流泪了。

    原来她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她是一个胆小的女孩。

    一想到烈哥哥这个时候可能躺在医院的手术台上生死不明,她就害怕得全身都在颤抖了。

    她哭着说:“烈哥哥,答应过我的事情,都还没有办到呢,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烈哥哥……”喊着他的名字,抹着泪笑了,“对我说过,不会再丢下我不管。”

    “烈哥哥,对我说过,说要娶我,说过要陪我一起到老的……离开了我十几年,如今我好不容易找到,我都还没有好好享受的温柔,怎么可以再次丢下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