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他死你也死?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6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美国超级牧场主超级全能学生徒弟个个想造反仙庭封道传似水流年终将错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鬼摸山

    秦越低沉性感的声音再次从手机听筒传到秦乐然的耳里:“然然,我们相信!”

    秦越仅仅对秦乐然说了这么几个字就没有再开口说什么,非常符合他一贯高冷话少的作风。

    但是短短的几个字对于秦乐然来说足够了,他们相信她,不就是给她最大的鼓励。

    她笑了笑:“谢谢爸爸!”

    秦越:“嗯。”

    即使在女儿面前,高冷的秦总还是保持着他惜字如金的作风。

    “哥,这边的事情有我们呢,好好陪着嫂子吧。”秦小宝抢过手机说了一句话,还没有让秦越发言,她就把电话给挂了。

    在秦越面前,秦小宝的胆子还是肥得很,她觉得她现在有战念北这樽大神护体,就连如来佛都不会怕。

    要是秦越真敢欺负她,她一定会把战念北拖出来,让战念北用小舅舅的身份压他,即便这个身份根本压制不到秦越。

    人嘛,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好了伤疤就忘了疼痛,做起事情来凭心情就好,总是会忘记后果。

    秦小宝总是会忘记这个曾经被她口口声声喊木头哥哥的男人把她修理得有多惨!!!

    她把手机还给战念北,推着秦乐然回房去:“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大家都回房休息吧,一切事情等明天天亮再说。”

    就在秦小宝推着秦乐然回房时,众人才迟迟发现房门口站了一个人,一名身穿西服,高大健壮的男人。

    他就那样定定地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看样子他似乎已经站了多时了,只是大家都没有发现他。

    “阿泽,什么时候来的?来了怎么也不吭声?”问话的人还是负责活跃气氛的秦小宝。

    可是偏偏秦胤泽的目光一眼都没有看向秦小宝,他两道目光死死地落在秦乐然的身上,仿佛要看进她的内心深处。

    秦胤泽不回答,也不看她,秦小宝有些不悦:“阿泽,干什么呢?有话就进来说啊,站在那里怪吓人的。”

    “小姑姑,我有话单独跟然然说说。”秦胤泽对秦小宝说话,但是目光看着的人还是秦乐然。

    “对不起!我困了,想早点休息。”从小到大,秦乐然对秦胤泽的态度都是这样,能不和他说话,她都尽量不和他多说一句话。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从来没有改变过。

    秦胤泽却不理会秦乐然的拒绝,几步来到秦乐然的身边,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将秦乐然拽进了她的房间。

    他一脚把门踹上,再把将秦乐然扔在她舒适温暖的大床上,站在床前居高临下地瞅着躺在床上的她。

    秦乐然弹坐而起,气得大吼:“秦胤泽,想干什么?”

    秦胤泽没有回答她,他两道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看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女人一样。

    他的眼神……

    秦乐然不知道怎么形容秦胤泽看她的眼神,只知道他看着她的时候,她浑身上下都不舒服,甚至有些透不过气来。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以前不论他怎么看她,她都能一眼瞪回去,毫无畏惧地跟他对视。

    可是今天,被他看着,第一次,秦乐然竟然紧张得说不出话来,这可是她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情况。

    半晌之后,秦胤泽终于从她的脸上移开目光看向一侧的窗户,轻轻开口:“权南翟死了,是不是也会跟着他去死掉?”

    “秦胤泽,胡说什么?”秦乐然激动地吼回去,她的烈哥哥怎么可能有事,他绝对不会有事。

    烈哥哥答应过她的事情还没有做到,他绝对不会食言的,她相信他,比相信她自己还要相信。

    “然然,告诉我,会么?”秦胤泽又问,执意要从她的嘴里听到他想要听到的答案。

    “在胡说什么?”秦乐然不想理他,真的不想理,恨不得让他马上从她的眼前消失。

    “然然,不会对不对?”秦胤泽突然上前,一把将秦乐然拉起抱在怀里,不理会她的挣扎,紧紧地抱着她,“然然,不止有权南翟,还有爸爸妈妈和小可爱,有很多很多的亲人,绝对不会做傻事的对不对?”

    他在颤抖,在害怕,在恐慌……

    在他十岁大的时候,亲眼看到父母被车撞死,他都没有害怕过,但是此时此刻他害怕得高大的身躯竟然在微微颤抖着。

    “秦胤泽,到底在胡说什么?我好好的,我干嘛要去死。”秦乐然用力推他,从他的怀里逃出来。

    “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跑来找。”双手突然搂了空,秦胤泽笑,笑容有些苦涩,不过也松了一口气,她不会去寻死,他就安心了。

    他的心里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知道,就算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权南翟这个人物,秦乐然仍然不可能属他。

    因为在十多年前,在他被人领着出现在秦家,在他开口叫秦越爸爸那一刻开始,他就有了一个全新的身份。

    ——秦家的养子,秦乐然的兄长!

    这些事情,天天都在他的脑子里绕,天天都折磨着他,可他什么都改变不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女孩奔向别的男人的怀抱。

    是啊,他来这里找她干什么呢?

    不过是再一次自取其辱罢了!

    他苦笑一声,摇了摇头,转身要走,秦乐然却突然跳起来拦住了他的去路:“秦胤泽,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

    “难道没有得到消息?”秦胤泽笑了笑,错开他继续迈步往外走,刚走了两步,秦乐然又堵住了他的去路。

    她怒瞪着他,像在看一个仇人一样:“秦胤泽,既然来了就把话说清楚,别阴阳怪气的。”

    阴阳怪气?

    他在得到权南翟丧生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赶来看她,不过是想亲眼确认她是不是安全。

    想知道她还好好的。

    可是她却说他阴阳怪气。

    不过,也不能全怪她。

    是他看着她的时候就控制不住自己,总是说一些莫名奇妙的话引起她的注意,总是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想让她的双眼能够看到他。

    不料,却适得其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