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2章:通通出来了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6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第942章:通通出来了

    权东铭的发言很聪明,一个字都没有说权南翟的不好,字字都在吐露权氏家族对这个国家的付出。

    他强调的是权氏家族,目的很明确,他在给权氏家族拉分,也是在给他自己拉分。

    他的重点就是要让a国的国民知道权家还有他这么一号人物的存在,要让a国人民认可他,让他能够顺利继任下一任总统。

    一边说着,权东铭的目光一边扫过在场的观众,没有发现人群中有反对的声音,他满意地点了点头:“下面请我们的前任总统权先老生出来给大家说几句话。”

    权东铭的话音一落下,权立章便在苏婉琴与一名男子搀扶下从一侧的侧门走了出来。

    可能是真的被权南翟气坏了身体,可能是这天气太冷,也有可能是权立章不想让国民知道他之前装病不愿意亲手把权力棒交给权南翟……

    总之,权立章的精神看起来很不好,走路时没有人搀扶着似乎都没有办法自由行动了。

    在苏婉琴等人的搀扶下,他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演讲台的正中央,来到权东铭的身旁。

    刚刚走到演讲台的中央,权立章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嗽了好一会儿才停止。

    他张嘴想要开口说话,却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倒是老泪纵横,泪抹了一把又一把,久久未曾经停止。

    权立章抹泪,台下的记者等人都静悄悄地等着,没有人出声催促他,甚至还有人被他感染得也默默抹着泪。

    权立章卸任总统一职之后,便再没有在公众面前出现过,就连必须出现的新总统上任仪式也没有见到他的影子。

    对外,一直是声称他身体不好。

    如今看到他这幅样子,着着实实是坐实了他身体不好才没有参加新总统上任仪式,并不是他对权南翟这个儿子不满意。

    权立章有三个儿子,大儿子三年前意外身亡,二小子被逐出了临海市,三儿子也遇意外死了……丧子之痛,对于这个花甲老人是何其残忍。

    他的境遇让人们同情,再加上他这一番动情的演绎,很多蒙在鼓里的人会因为他而感动并不奇怪。

    许久,许久,可能有十几分钟,也可能有半个小时,或许有可能更久,权立章才止住眼泪。

    他平缓了情绪,清了清嗓子,用他仍然洪亮的声音说道:“丧子之痛,让我心如刀割痛。”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出第二句话:“但是让我更加心痛的是我们失去了一个好的国家领导人。”

    在如此时刻,他还想着国家,想着人民……听了权立章这番话的吃瓜群众,几乎没有不动容的。

    权南翟的目光轻轻扫了一大圈,趁着众人还沉浸在悲伤的情绪中未清醒,继续说道:“俗话说国不可一日无主,即便我们再舍不得权南翟,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他已经离开我们了。因此接下来我们最重要的事情是选举新总统。”

    他的目光一转,看向身旁的权东铭,沉声问道:“东铭,如果国家和人民把新总统这个重担交到的身上,能不能替死去的哥哥们继续完成他们未完成让a国强大富强的伟大理想?”

    权东铭一怔,似乎没有料到权立章会突然这么说,等他反应过来之时时,急急说道:“先生,不是我不愿意接下让我们国家繁荣富强的担子,而是我担心国民会担心我年轻办不好。我想还是请您选一个让所有人都心服口服的接班人来接替总统这个位置,让他带领我们让我们的国家更加繁荣昌盛。”

    权立章的话问得好,权东铭的回答也非常漂亮,他们两个人这一唱一合,堪称完美。

    台下,立即就有他们的人代表人民群众发言了:“权东铭先生,是权家人,有着权家优良的基因,还谦虚恭让。并且也是受过总统教育的人选,同样是总统继承者的人选,我想如今没有人比更适合总统这个位置了。”

    有人接话说道:“是啊是啊,也是受过总统教育的人,当时也是跟现任总统先生一起竞选总统的。只因谦虚恭让的性格,主动退出总统竞选,把总统的位置让给的哥哥。如今的哥哥出了事,由顶上来,可能也是他人生最后的心愿。”

    还有代表说话了:“东铭先生,我们相信,相信能够带领我们让我们的国家更加繁荣昌盛。”

    第一个人发言,紧接着就有第二个人发言,一个接一个,个个都是支持权东铭的声音。

    好很快,不仅是在场的记者群众,就连电视机前的观众都觉得权东铭这个人不错,让他接任下一任总统丝毫没有问题。

    ……

    在权立章出来的那一刻,在电视机前目睹这一切的权南翟只觉得忽然之间温度下降了好几度,即便身处温暖的室内,也让他从脚冷到了头。

    他清冷得毫无感情的目光定定地盯着电视机里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他定定地看着那个老人,似乎要将那个老人看穿。

    这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是他的亲生父亲么?

    真的是他的亲生父亲么?

    如果是的话,会那么迫不及待地帮另外一个人谋取他的总统之位么?

    呵——

    权南翟冷笑一声,他觉得好笑极了。

    或许那人从来都没有把他当成儿子看待过,而在这个时候了,他内心还生出了可笑的想法。

    希望那人并未真正参与到今天这事件中来,希望那人只是被人欺骗和利用了。

    真是可笑至极。

    那么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他不算计别人就好了,还有谁能算计得了他?还有谁能欺骗和利用得了他?

    恐怕没有。

    权南翟谁摇了摇头,把眼中仅剩的那一丝丝心痛掩下,很快眸中又是清冷一片,目光决裂而阴狠。

    “林家成!”权南翟开口唤来他的秘书。

    “总统先生!”林家成应声推门而入,毕恭毕敬地站在权南翟的面前。

    “还等什么?”话落,权南翟已经大步往外走去,林家成愣了一下,迈步紧紧跟上。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