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4章:最后一次机会?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61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北宋大丈夫最强无敌熊孩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当鬼帝

    权南翟的出现,惊得现场的所有人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

    显然,他们已经彻底相信总统先生昨日遇难是事实,谁也没有想过这会是有人恶搞的谣言。

    毕竟,总统先生遇难这件事情从昨晚闹到现在,北宫官方都没有人站出来正式澄清。

    北宫人员没有出来澄清,让这个谣言持续扩散,影响逐渐加大,就是间接承认总统先生遇难的事实。

    谁知道,在所有国民都接受了总统先生遇难的事实,准备接受新总统上位时,总统先生又活生生完完整整出现在国民的眼前。

    他们的总统先生就站在那里,站得笔直挺拔,脸上始终挂着人民熟悉的温文儒雅的浅浅笑意。

    一如人们记忆中那人和蔼可亲的总统大人!

    “真的是总统先生?”

    “不是我眼花看错了么?”

    有人问,但是他发出的声音很小很小,小到就像蚊子叫了两声,因为他都弄不清楚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有人惊讶得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用力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睛看看他们的总统大人是不是在他的身边。

    甚至还有人以为是他们的总统大人放心不下他的国民,他的灵魂跑回来看看大家。

    大伙看看我,我看看,一时间谁都没有打破沉默。

    半晌,现场还是一片沉默,直到权立章发出声音:“权南翟?”

    比起人民群众的惊讶,权立章的惊讶程度一点都不比他们少,因此在那么长的时间里才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一直以来,权立章都不喜欢权南翟这个儿子,他甚至不愿意承认权南翟就是他的儿子。

    他不喜欢权南翟的原因很多,多到他自己都不太说得清楚。

    可能是因为权南翟的性格跟他完全不同,也有可能是他无法掌控这个太过冷静与独立的儿子。

    自己生的儿子,不仅不听自己的话,还处处跟自己作对,更甚至用计杀害了他最疼爱的那个儿子。

    他们之间有如此多的恩恩怨怨,无论如何,权立章也不可能像别的父亲那样疼爱权南翟这个儿子。

    今天,他也是收到权南翟遇难的消息才冒着大雪赶来主持大局,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权南翟根本没事。

    看到权南翟好好地站在自己的眼前,权立章的心中思绪万千,有着各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或许,看到权南翟还好好活着,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高兴的,不多,只有那么一点点。

    毕竟,他再怎么不喜欢权南翟这个儿子,这个儿子的身体里流着的是他的血,是他权立章的骨肉。

    虽然他恨权南翟,恨他不受自己的控制,恨他总跟自己对着干,但是他也没有想过要真正除掉权南翟。

    如今看到权南翟好好活着回来了,权立章的内心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排斥。

    在很短很短的时间里,不仅仅权立章思绪万转,站在他身边的苏婉琴心思更是比他多转了好几百圈。

    苏婉琴是一个非常冷静的人,也是一个非常擅长伪装自己的人,不然她不可能隐忍了整整三十年。

    在看到权南翟出现时,她先是觉得不可思议,不愿意相信,但是只用了很短很短的时间,她已经将真实情绪掩藏好。

    她面色平静地站在权立章的身边,唯有她垂在身侧的两只紧紧握着拳头的手出卖了她的内心。

    短短的时间里,权南翟的目光轻轻一扫,把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都收入了眼底,他才再次开口:“林秘书长,是谁在网络上散布我遇难的消息?”

    林家成抱着资料赶紧上前,毕恭毕敬地回答:“回总统先生,已经查到散布谣言的人,并且已经把人抓捕归案了。”

    权南翟点头:“很好。”

    林家成又说:“但凡散布谣言的人,我们都会一一清查,一定要查出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权南翟又点了点头。

    “怎么会?怎么可能活着?权南翟,为什么不去死?”突入其来的事实,让权东铭乱了阵脚,眼看即将到手的总统位置再次远离自己,他再也不想伪装,不想再扮一个懦弱的傻子,他不顾场合地大吼起来。

    “很抱歉!我没有死掉,让们失望了。”权南翟看了一眼权东铭,目光轻轻一转,又看向权立章,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这些人,包括他的亲生父亲,他们都盼着他去死。

    如今他却好好地出现在他们的眼前,只是看到他们惊讶失措的表情,就让他觉得痛快无比。

    权东铭发疯一般数落道:“权南翟,乘坐的飞机,是我让人动过手脚的,我的人亲眼看着上了飞机,并且确定所乘坐的飞机在雾山坠毁,怎么可能还活着?不,不……不可能还活着,绝对不可能,是假的,不是权南翟,只是一个戴着权南翟面皮的假冒者。”

    “东铭!”站在一旁,一直把真实情绪掩饰,一直未曾吭一声的苏婉琴终于忍不住怒斥了一声。

    三十年她都咬着牙熬过来了,她就不怕再等两年。

    她一直坚信,只要人还好好活着,那么一切想法都有可能实现,一定能想到办法拿到属于自己的一切。

    权南翟没有死活着回来了又怎样?

    这次没有弄死他,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总有一次她会让权南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总有一次……

    她能想到办法弄死阻挡她前进步伐的女人,难道她还不能弄死权南翟?

    不是她不行,而是她需要时间,只要再给她时间,哪怕是十年二十年她都能等,一定能等到合适的机会。

    “吼我干什么?也知道的,权南翟上了飞机,他不可能还活着,这个权南翟一定是假的。”苏婉琴能咬牙坚持走过三十年,她就不怕再多等一些时间,但是权东铭却多一分钟的时间都不想再等了。

    他已经失去过坐上总统位置的机会一次,他不愿意再失去第二次,因为这一次可能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机会了。

    权东铭清楚知道,这次要是再没有抢到总统的位置,他就彻底与这个位置无缘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