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5章: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09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第965章: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经过一番折腾,秦小宝和战念北终于回到了家。

    替他们二人开门的是战离末,小家伙开门前脑海中想象的画面是老爸肯定还在生老妈的气。

    谁料房门一打开,看到的是老爸老妈手牵着手一幅恩爱两不移的画面,

    看到他们,小家伙都惊得目瞪口呆!

    他都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抬起小手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睛一看,他们还是手牵着手,并且是十指紧扣那样牵着的。

    他觉得可能是他打开方式不对,于是他再一次重复刚刚的动作,闭眼睁眼再看,看到的画面还是那样。

    老爸牵着老妈,老妈牵着老爸,要说有多恩爱就有多恩爱的样子。

    这温馨缠绵的画风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老妈说了那么多难么难听的话,要是他的话,他一定会气上一个礼拜的时间,然而他的老爸生气时间不到半个小时吧。

    看来,他得重新审核他的老爸了——妻奴!真正的妻奴!

    他只希望,他千万别遗传到老爸这个基因。

    真是……

    他什么都不想说了,把惊讶的情绪掩饰,换上小孩子应该有的明媚笑脸:“老妈,把老爸追回来啦!”

    “臭小子,难道希望我追不回的老爸?”秦小宝上前把小家伙抱着怀里揉了揉,“姐姐和权先生呢?”

    “姐姐带权先生参观她的卧室去了!”至于在卧室里他们还会做什么,年纪还小的他并不懂。

    “去叫他们出来,爸还有话要跟权先生谈。”秦小宝把小家伙推出怀抱,让他去跑腿。

    “好的!”战离末应得爽快,转身跑了几步忽然又回头说道,“老妈,刚刚说老爸就是欠揍,有揍他么?”

    秦小宝:“臭小子,别胡说,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

    这个臭小子就是欠揍!

    秦小宝发誓,下次战念北要收拾他的时候,她绝对绝对不会再拦着。

    看吧,因为这个小屁孩胡乱说话,战念北的脸又黑了。

    她刚刚费了那么多心思才哄回战念北,竟然又因为臭小子一句话,战念北又不理她了。

    她恨不得把臭小子拖回来胖揍一顿,可是小家伙已经跑去房间叫人了,她只好厚着脸皮望着战念北傻笑:“战大军长,是有思想的人,千万别被臭小子糊弄了。他就喜欢胡说八道,是知道的啊。”

    “秦小宝,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什么人。我警告,今天晚上到明天晚上二十四个小时内别跟我说话,否则我他妈非把从窗户上丢出去。”丢下话,战念北长腿一迈,几步进了书房。

    偌大的客厅里留下傻愣愣的秦小宝在原地风中凌乱。

    好一阵子的听到她的吼声:“战离末,这个小王八蛋,我是上辈子是欠了们父子二人的么?”

    ……

    咚咚——

    书房的房门有节奏地响了三下,战念北头也不抬地说道:“请进!”

    他知道,秦小宝没胆进来,这次敲门的人一定是权南翟,因此在房门打开时,他也起了身。

    虽然在秦家他是长辈,但是在A国权南翟是地位至高无上的总统。

    在权南翟和秦乐然的身份没有确定之前,战念北还是把权南翟当成A国总统对待,不能太怠慢总统大人。

    “战军长!”没有了女眷,权南翟面对战念北时也是公事公办的态度,说话客客气气很是生疏。

    “权总统,请坐!”战念北指了指一旁的单人沙发,请权南翟落坐后,他才在另一个单人沙发坐下。

    “战军长,是明白人,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权南翟坐得笔直,开门见山地说道,“想查的事情,我拿到了一些资料,十有八九知道了当年事件的真相,不过还有一些欠缺。”

    “是谁?”战念北没有问差了什么资料,直接问他想要知道的问题,找出当年的幕后之人,才能还给秦小宝生身父母一个清白,这就是他的目的。

    “我们猜得都没有错,就是他做的。”多么难以启齿的事情,权南翟却不得不说,因为在权立章跟着别人一起陷害他时,他们的父子之情已经断掉了,那些孽是权立章造的,自然该由权立章来还。

    “果真是他。”虽然早已经料到权立章就是当年间谍事件的幕后真凶,可是战念北还是有那么一点意外。

    同样,战念北也想不明白,权家嫁出去的女儿并不能威胁到权立章的地位,权立章为什么要把妹妹和妹夫推出去?

    权立章把亲妹妹和妹夫推出去有没有可能是为了掩饰真正间谍的身份?

    权南翟没有再应声,就算权立章从来没有把他当儿子看,但是权立章怎么都是他的父亲,儿子不说父亲的坏话,这是最基本的休养。

    战念北又道:“我这次来A国的主要目的就是查当年的事情,现在事情查清楚了,我会准备回江北。”

    “晚些时候我会让人把资料发给……”说到这里,权南翟突然收了声,“战军长,我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战念北说:“权先生,请说!”

    权南翟说:“我撒下的网已经到了收网的时间了,但是这个网并不会那么好收,一定还会有一场硬仗要打。这期间,可能会不太安全,我想请把然然送回纽约。”

    并不是权南翟不想让秦乐然陪在他的身边,而是这场仗他必须要全力应付。

    他担心他忙其他事情时很有可能顾及不到秦乐然,万一敌人把她作为攻击他的突破口……

    让秦乐然受丝毫伤害,都不是权南翟愿意看到的。

    战念北担心道:“我是愿意送她回家,但是有没有问过她是否愿意回去?她对的感情很执着,执着得算是固执了,可能我们谁的话她都听不进去?”

    “我知道。这件事情我会跟她好好沟通。”权南翟又说,只不过声音沉了几分。

    他想,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要过春节了,到时候权南翟会主动会去纽约拜访秦家的长辈,那样他就能见到他的然然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