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7章:愿意成为总统夫人么?(2)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你是什么神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修真万年归来

    第967章:愿意成为总统夫人么?(2)

    他说只要她接受这枚戒指就再也不能离开他了!!

    一听这话,秦乐然激动得心肝儿都在颤抖:“烈、烈哥哥,是在跟我求婚么?”

    权南翟同样紧张,只是他的紧张并未外露,他缓了缓神,道:“我是请做A国未来的女主人,是否愿意?”

    愿意!

    当然愿意!

    她愿意得不得了!

    她是女孩子,多少还想矜持一点的,但是她根本没能控制住,刚刚心中想的那些话都被她不小心说出口了。

    “嗯,我知道了!”权南翟轻笑,动作麻利地把戒指套在她右手中指上,“然然,戴上戒指意味着什么,知道么?”

    “知道。”他刚刚说过,她还记得。

    “戴上这枚戒指,秦乐然就是我权南翟的未婚妻了。”权南翟看着她,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道。

    未婚妻?

    这个身份,秦乐然盼了许久了。

    她一直就想着能够成为他的未婚妻,再进一步成为他的妻子,和他永永远远在一起。

    如今终于盼到,秦乐然心中的兴奋几乎难以言表,因此她瞅着他,好长一段时间说不出话来。

    “然然……”权南翟悄悄握了握拳头,这个丫头不吭声,到底是什么意思?

    “烈哥哥,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秦乐然的眼泪不受控制夺眶而出,害她都没有办法把话说完。

    “然然,对不起!如果还没有准备好,我可以再等等。”她不愿意,他会很难受,但也不愿意让她流泪让她难过。

    “烈哥哥,我没有不愿意,我是太高兴了。”秦乐然扑进他的怀里,哭得稀里糊涂,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都往他的衬衫上抹。

    “傻丫头,高兴也哭!”权南翟轻轻拍着她的背,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话安慰她。

    痛痛快快哭了许久,秦乐然才止住眼泪,她揉着红通通眼睛说道:“烈哥哥,转过头不许看我。”

    她现在的样子肯定很难看,不想让他看到发她哭泣的样子,她不想在他的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

    “好,不看。”他说不看,但是目光落在她的脸上就是不愿意移开,忍不住又抬起粗粝的手指替她抹去眼角的眼泪,“然然,在我的心里,不管怎样的,都是最好看的。”

    “就知道说好听的话哄我开心。”她不知道他的心里是怎么样的,反正他说这话是挺让人开心的。

    书房里,权南翟和秦乐然在一起的画面可谓是温馨无比。

    书房外,客厅里的气氛就非常僵硬了。

    不,不是僵硬。

    而是剑拔弩张的气氛。

    秦小宝和战念北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四眼相对,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大干一架。

    战离末在旁边看着他们,瞪得眼睛都累了,他们还没有打起来,不由得有些失落:“老爸老妈,们到底要不要打架?不打的话说一声,我很困了,想要睡觉。”

    “战离末!!”

    战离末一句话,成功把火药线引到了自己的身上,他暗叫一声不好,拔腿就跑,小小的身子一转眼就躲进房间里去了。

    客厅里再次剩下战念北和秦小宝两个人,两个人仍然是大眼瞪小眼,谁也不愿意退让的对峙。

    “战念北,就不是一个男人。我为生儿子,为洗衣做饭,伺候的衣食住行,还跟我生气!”也是打不过他,要是打得过他的话,秦小宝早就扑上去咬了他两口了。

    战念北肚子里的火本来就烧得很旺,现在被秦小宝这么一说,一下子是火冒三丈。

    他腾地一下站起来,怒道:“秦小宝,说有哪里像个女人?”

    秦小宝指着自己,也气得跳脚:“战念北,说什么?竟然敢说我不像女人,再说一遍试试看。”

    她不像女人,难道这些年他睡她的时候是抱着一个男人睡的?还是他抱着她的时候想着的是别的女人?

    战念北也在气头上,一吐槽就停不下来:“生了儿子不会带,洗衣做饭一样都不会,还要我一个大男人伺候,还好意思厚着脸皮说在伺候我。”

    他妈的,秦小宝这个脸皮厚的女人,说出口的话气得他随时都有可能原地爆炸了。

    要不是看在她还有那么几分姿色的份上,他肯定已经一封修书丢给她,让她从哪里来的就滚回哪里去。

    他们俩各执一套说辞,到底谁说的才是事实?

    事实……

    秦小宝:“呃……”

    战念北说的好像更接近事实,她就是一顿胡言乱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根本没有想过到底是不是事实。

    秦小宝张了张嘴,想要反驳,却找不到一个字反驳,因为战念北那个老王八蛋说的确实是事实。

    难道她就这么认输了?

    她今天已经认输了一次了,要是再认输一次,估计以后战念北这个老王八蛋三天两头就要找她的麻烦。

    不行!

    她绝对不能再让着他,绝对不能让他爬到她的头上来。

    于是,秦小宝眼珠子一转,又找到了新的理由:“战念北,我承担着老得快身材有可能严重变形的风险替们战家生下了延续香火的独苗,难道不该伺候我?”

    嗯,这个理由,秦小宝非常满意,满意得不得了了。

    她微微仰起头,有些得意地看着战念北,她也是她脑子转得快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这么好的理由,看他还有什么话少。

    “为战家延续香火的独苗?是指战离末那个臭小子?要是早知道他处处跟我作对,我当初就不该同意把她生下来。”这话,战念北完全是反驳秦小宝的,内心绝对没有不要儿子的意思。

    躲在门后面偷看他们吵架的战离末听到这话不由得蹙了蹙眉头,喃喃道:“老爸和老妈吵架就好好吵架,要打架就快快打架,干什么拖我出来躲枪?”

    他还是一个七岁多的孩子啊,为什么他们夫妻二人吵架每次受伤的都是他?

    难道硬是要让他哭给他们看,他们才懂能懂事一些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