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吵架不如打架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52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特种兵王

    第968章:吵架不如打架

    唉!

    看来想要这个家庭和睦幸福,还得由他出马来调解。

    战离末打开门,双手叉在腰上,做出一幅小大人的样子:“老爸,老妈,们要真嫌弃我,就把我从楼上丢下去吧。”

    秦小宝:“……”

    战念北:“……”

    是他们不对,两个人吵架就吵架,干嘛扯到孩子。

    战离末又说:“老爸,老妈,们都是成年人了,不要再做那么幼稚的事情,OK? 在这里吵架不如痛痛快快打一架,吵架不能解决问题,打架解决问题才更快。”

    秦小宝汗颜!

    战念北也是一张脸无地自容。

    他们两个大人还不如一个七岁大的孩子。

    秦小宝这个女人再不懂事,再无法无天那也是是他自己的女人,他有什么好跟她计较的。

    唉,算了!

    他原谅她了。

    再说了,秦小宝的一身臭毛病,还不都是因为他宠的,说到底要怪还是怪他。

    思及此,战念北顺手就把秦小宝拽到怀里,揉了揉她的头:“是我错了,是我不该那么小气,更不该和吵架。”

    “知道错了?”秦小宝是典型的得寸进尺的女人,“知道错了的话,想想该怎么讨好我吧。”

    “讨好?”看吧,这个女人就是欠揍,战念北不想再跟她来唇舌之争,一把抱起她扛上肩头,转身大步往房间走去。

    他边走边说:“战离末,我和老妈和好了,回房去睡觉,别多管大人的闲事了。”

    砰——

    战离末刚准备开口,他的父亲大人已经把门关上了,这响亮的声音听起来,看来他的火还没有消啊。

    他摇了摇头:“老妈,不是我不愿意救,我想救可能也救不了。还是自求多福吧。”

    战念北扛着秦小宝进屋,转身时没有注意,把秦小宝的头撞到了墙上,痛得她哇哇大叫:“战念北,要干什么?”

    战念北毫无歉意地说道:“嗯,我跟认错了,现在我要跟正式道歉!”

    秦小宝一听就知道这男人没有安好心,急急说道:“先放我下来,至于道歉的事情我们慢慢说。”

    战念北说:“这件事情还是越快处理越好,再拖下去,对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好处。”他就是不把她放下来,晃得她晕头转向的。

    秦小宝想踢他,踢不到,又嚷嚷:“战念北,到底要怎么跟道歉?”

    战念北冷笑一声,缓缓问道:“觉得我能怎么跟道歉?”

    “先放我……”秦小宝想说的话还没有说完,被战念北猛地扔到了床上。

    因为他太过用力,抛得有点过,让她的脑袋刚好撞在床头,痛得她的脑袋刹那间就起了一个小包。

    秦小宝摸着头上的小包,痛得呲牙咧嘴:“战念北,这个老王八蛋,到底是道歉还是想报仇?”

    气死她了,气死她了,真是气死她了,她怎么能够相信这个男人是真的知道错了要跟她道歉呢?

    “战念北,干什么?”这个男人怎么开始脱衣服了?

    操!

    秦小宝很没有骨气地舔了舔唇,这个老男人的身材太好,是那种一看到就忍不住犯罪的那种身材。

    看到战念北的好身材,她都忘记脑袋上的疼痛了,脑子里想到了少儿不宜的画面,让人热血沸腾。

    “战念北……”

    “嘘!”

    战念北尽数吞了她的声音,他用了整整一个晚上用他超强的战斗能力跟秦小宝道了歉。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秦小宝走路时腿都打颤发软。

    每当接收到别人看她那怪异的目光之时,她都会咬牙骂道:“战念北,这个禽兽!”

    简直不是人,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能那么折腾!

    ……

    时间一晃,半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

    十二月十二日,小雪转晴,星期三。

    今天是权东铭案件的审判日。

    权东铭杀人未遂案件今日将在A国临海市最高人民法院审判,这个消息一传出去之后,法院外一大早就围满了记者。

    上次事件之后,全国人民都对权东铭恨得是咬牙切齿,因此记者都希望把这件事情的进展第一时间传给全国人民知道。

    因为权东铭想要杀的人是A国的总统先生,又因为权东铭组织反动派破坏国家繁荣安定,渴望安定繁荣的国民怎么可能不恨他。

    林家成做过统计,就算不判权东铭的罪,将他无罪释放,权东铭也会成为一只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杀人未遂罪,破坏国家安定团结辈,几项罪名证据确凿,权东铭也承认了所有罪名。

    开庭之后没有多久,A国临海市最高人民法院判处权东铭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即日起执行。

    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全国人民高兴得都在高呼万岁,祖国万岁,他们的总统大人万赚钱。

    所有人都在祈祷除掉所有祸害国家的大害虫,祈祷总统先生健康,让他带领A国国民一起奔向更美好的未来。

    就在全国人民都在热烈庆祝时,也有人躲在阴暗的角落里还不死心地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苏婉琴关掉电视,侧头愤恨地看向权立章:“判了终身监禁,剥夺政治权力终身。权南翟这是做给看的还是做给我看的?”

    权东铭被抓之后,围在苏婉琴身边那些反动份子都落了网,现在她能够商量的人除了权立章再也没有别人。

    权立章慢慢说道:“终身监禁而已,至少权南翟还是顾及手足之情把东铭的命给留着了。”

    这些日子因为得不到适当的照顾,权立章的身体情况比之前差了许多,说一句话之后要咳嗽许久。

    苏婉琴怒吼道:“权立章,眼瞎了么?权南翟顾及手足之情?他会顾及手足之情,他就不会把东铭拿去给人民法院审判。”

    苏婉琴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被铐住双手,被关在囚牢里,像个犯人一样出现在国民眼前,她的心就在流血。

    她好恨,恨不得剥了权南翟的皮,恨不得喝干权南翟的血,恨不得将权南翟打入十八层地狱。

    让权南翟永世不得翻身。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