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别怪我翻脸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1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盛华师道成圣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请叫我鬼差大人

    第969章:别怪我翻脸

    “咳咳咳……”权立章捂着胸口,顿了顿,“苏婉琴,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

    权立章从未受过如此窝囊气,被苏婉琴一番话气得直咳嗽,半晌都没能够停下来。

    苏婉琴冷笑一声:“权立章,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还演戏给谁看?是聪明人,知道对于我的价值何在。”

    此时此刻的苏婉琴就是一个失去理智的疯子,一个正在发病没有人喂她吃药的疯子。

    疯子一旦发病,她就不会认得人,并且会疯得到处乱咬人,尤其对方是现在帮不了她忙的权立章。

    这些天,苏婉琴都在问自己同一个问题,她留在权立章的身边几十年,为了什么?

    以前,她觉得是因为咽下不下那口被抛弃的恶气,不甘因为出生的关系输给了姚氏,所以她选择默默留在权立章的身边,时刻都在计划着她的人生一定要扳回一次。

    后来,她花了二十几年赢了姚氏,却也输了自己的青春,输了自己原本该有的辉煌璀璨的人生。

    从她亲手设计让姚氏丢了性命完完全全得到权立章之后,她的人生就再也没有回头之路了。

    她知道,她只能往前,往自己设计的陷阱里越陷越深。

    姚氏惨死之后,这个时期的权立章已经没有年轻时的意气风发以及大权在握的霸气。

    苏婉琴会选择继续留在权立章的身边,可能还是因为在他的身边几十年她是付出过真感情。

    除了有那么一点点不值得一提的感情之外,苏婉琴觉得自己为的不就是想要从权立章的身上得到一些帮助,为的不就是在她绝望的时候权立章能够拉她一把。

    然而,现在权立章什么事情都帮不了她了,不仅帮不了她,他还有可能在背后推她一把,让她提前摔下万丈深渊。

    她并没有让权立章帮她忙别的什么事情,她只是让他想办法救他们两个人的孩子,谁知道权立章除了说事已如此之外什么都不能做。

    权立章甚至都不能像一个男人一样站出来给她一个拥抱,告诉她没有关系,他会努力的。

    只要努力了,哪怕结果不尽人意,她也能接受他的态度,但是权立章并没有,他什么都没有做。

    她想要的,他通通都没有。

    权立章这个男人,其实一直以来就是靠女人,他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懦夫,只是她一直不愿意承认。

    她苏婉琴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事情就是选择了权立章这个男人来投注,并且一投就花了三十几年的时间。

    三十几年啊!

    三十几年啊!

    她的大半生时间都投注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她却从他那里连一个拥抱都得不到。

    呵呵……

    细细想来,那是何等的悲哀与凄凉。

    一个女人一辈子有几个三十年,并且她跟在他身边的时候就是她人生最黄金的三十年。

    想到这些,苏婉琴咬着牙握了握拳头。

    她已经在权立章的身上浪费了几十年了,她不能再把自己的命和儿子的命搭在权立章的身上。

    不想死,那么就只能提前下手,在权立章还在犹豫的时候,她一定要杀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无还击之力。

    “苏婉琴,疯了么?”权立章止住咳嗽问了这么一句之后,又开始新一轮的剧烈咳嗽。

    苏婉琴这个女人跟在他的身边三十几年,他却从来没有读懂过这个腹黑阴险的女人。

    一直以来,苏婉琴扮演的是一个温婉的形象。

    她温柔贤惠善解人意,并且把他的生活照顾得井井有条,让他离不开她,这些都是他看上的她的优点。

    以前,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个女人摇身一变竟然会变得如此可怕,她的心机,比他在政治漩涡中交往的那些人还要可怕。

    “我就是疯了,我是被逼疯的。”苏婉琴摇头冷笑,“权立章,记住了,从此刻起我恩断义绝,以后我做出什么事情,那都是我的事情。”

    权立章蹙了蹙眉头:“苏婉琴…………”

    “权立章,一切都是因为。”苏婉琴晃了晃手中的资料,在权立章憎恨的注视下缓慢说道,“我手上的资料,就是权南翟和战念北想要的东西。只要我把它交给权南翟……觉得能安享晚年么?”

    “苏婉琴,把东西拿给我!”权立章起身想要阻止苏婉琴,但是他起的刹那间又狠狠跌坐了回去。

    刚刚的一刹那间,他的大腿像是被什么狠狠扎了几针,痛得他锥心刺骨,现在发疼痛一点没有减少。

    “权立章,就等着的丑闻曝光,等着一世的英名被毁吧。”苏婉琴在笑,笑得像一个吸血的女鬼,笑得阴森可怕。

    “苏婉琴……”权立章越是生气大腿的痛意更明显,痛得他冷汗淋漓,痛得他全身都软了,想要站起来,似乎都成了一件奢侈之事。

    “权立章,我们来打一个赌吧。看看权南翟拿到这些资料之后,还会不会顾及们之间那可怜的父子之情。”说了这么一番话,苏婉琴在权立章怨憎的注视下笑着离开。

    “苏婉琴,给我等着……”一怒,大腿更痛了,连带权立章身体的每一条神经都跟着疼痛起来。

    等他稍微缓神之后,苏婉琴早已经不见了人影,他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疗养院的佣人似乎都随苏婉琴一起消失了。

    ……

    “总统先生,正如您所料,苏婉琴带着您要的资料来求见您了。”接到苏婉琴求见的消息,林家成一刻也没有耽误,便急急来向权南翟报告。

    “让她把资料交给就好。那么个女人,我不想见她。”权南翟正忙着处理国家大事,忙完还得赶去酒店陪秦乐然用晚餐。

    几分钟前,秦乐然给他打来电话,在电话里说她给他准备了一个惊喜,一个很大的惊喜。

    惊喜?

    听到小丫头那软乎乎的声音,权南翟脑子里往那方面想去了,该不是小丫头又想把她当成“礼物”送给她?

    她应该知道的,对于他来说,所有的惊喜都不如她就这样静静地陪在他的身边,哪怕只是陪他一起吃餐饭也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