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1章:永远的黑暗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65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第971章:永远的黑暗

    林家成说:“苏女士,谢谢愿意跟我们合作!那么现在请随我来,我们去准备资料以及录口供。”

    苏婉琴不愿意走,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权南翟,希望权南翟能亲口给她一个答复,她才能稍微放心。

    然而……

    权南翟连多看她一眼都没有,一个转身,潇洒地走了,至始至终她都没能等到权南翟说一句话。

    看着权南翟远去的背影,苏婉琴紧紧握紧了拳头,连指甲陷入了掌心她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权南翟!

    苏婉琴从牙缝里无声挤出这么三个字。

    他好好等着,此仇不报,她苏婉琴一定自我了结。

    ……

    星际酒店。

    为了给烈哥哥过一个难忘的生日,秦乐然早在半个月前舅爷爷一家回江北后就开始筹备了。

    她订了一间奢侈的套房作为为烈哥哥庆生的地点,她还订了一个三十层高的巨型蛋糕,以示烈哥哥年满三十岁。

    除了这些,秦乐然还找了一支专业的乐队,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亲自编了一支曲子送给烈哥哥……反正她能够想到给烈哥哥庆生的点子都用上了。

    她查过资料,以前烈哥哥从来没有好好过一个生日,她想他可能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得吧。

    她每年过生日,家里人不管在哪里都会赶回家为她庆生,每年收生日礼物都能够收到手软。

    和烈哥哥比起来,她简直就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

    不过没有关系,烈哥哥以前的人生她没有参与,烈哥哥以后的人生她绝对不会缺席。

    秦乐然暗暗做出决定,以后她一定努力好好过日子,让烈哥哥也成为一个泡在蜜罐子里的男人。

    时间,还差半个小时才到六点,也就是说她还要等半个小时才能见到烈哥哥,虽然只有半个小时了,她却觉得时间好漫长好漫长。

    她希望烈哥哥快点来到,把刚刚在电话里就想要对他说的话亲口告诉他,让他知道他以后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咚咚——

    她正想到烈哥哥,敲门声突然响起。

    难道是烈哥哥提前来了?

    想到有可能是烈哥哥,秦乐然腾地一下从椅子上弹跳而起,直冲冲跑去开门,然而房门一开,站在门口的是一名男性服务员。

    秦乐然灿烂的笑脸瞬间垮下,无精打彩地看着眼前的服务员,用眼神询问他有什么事。

    服务员说:“请问是秦小姐么?”

    秦乐然点头:“有什么事么?”

    男子指了指身侧的餐车,礼貌客气道:“在我们酒店的消费金额偏高,已经超过了我们赠送礼物的价格,我特地给送礼过来。”

    “哦……那推进来随便找个地方放着吧。”秦乐然从来不缺钱,对于送礼物这些事情也不上心。

    主要原因还是刚刚她以为来人是烈哥哥,打开房门看到不是,一颗心都凉了半截,那还有什么心思管礼物。

    她转身又坐回椅子上,继续呆坐着想她的烈哥哥,也没有去管服务员在旁边干些什么。

    “讨厌!没事送什么礼物啊,害我白高兴一场。”秦乐然托着脑袋喃喃说道。

    没事送礼物?

    想到这几个关键字,秦乐然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但是那种异样来得太快,也去得太快,快得她什么都没有抓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烈哥哥没来,也不知道是不是想不起来刚刚脑海里闪过的异样,秦乐然心中忽然升起了几分烦躁之感。

    早知道这么烦躁,她就不该把钟坤赶出去,让他留下来陪她说说话聊聊天逗逗他也是好的。

    “服务员,把东西放下就出去吧。”秦乐然说。

    这里是私人包间,配有专门有服务员,秦乐然却不想他们在眼前闪来闪去破坏气氛,她还是一个人好好等烈哥哥吧。

    服务员没有应声,那种怪异感再次从秦乐然的脑海里闪过,这一次也很快,但是却让秦乐然抓住了关键。

    “不好!”她暗叫一声。

    这个服务员走路的步伐刚键有力,像是常年练武之人才会有的,跟其它服务员完全不一样。

    想到这个服务员有可能是坏人冒充的,秦乐然急速回头看去,然而就在她回头的刹那间闻到了一股异香。

    她还没能闻出这股香味究竟是什么,只看到那名男子对她冷冷一笑,很快她的大脑一沉,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

    黑,漫无边际的黑,黑得没有一丝丝光亮,黑得像是这个世界都坍塌了。

    “不!不要!不要!烈哥哥救我!”

    秦乐然想喊,但是发不出丝毫声音,只能举起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头卷缩成一团,像一个婴儿一般无助。

    黑暗,是她这辈子永远无法解除的一个梦魇,是她心魔的根源,她一直无法从这个心魔中走出来。

    秦乐然双手紧紧抱着脑袋卷缩在黑暗的角落里,过去恐怖的记忆就像潮水一般向她袭击而来。

    她的耳边传来绑匪的议论声,那些声音明明已经过去十几年了,但是现在却像在她的耳边响起。

    有人骂道:“秦越在乎这个孩子,只要这个孩子在我们手里,就不怕秦越不退步。”

    有人接话:“打残她一条腿,即便是秦越把她救走了,那么就是这个伤也能让秦越后悔终身。”

    还有人说:“我们上面的人明显放话了,不是要处置这个孩子,只怪这个孩子是秦越的女儿。打残她能让秦越悔恨终身,那我们也算是赢了。”

    讨论打残她的声音一声大过一声。

    这些声音,这些年秦乐然一直想不太清楚,但是此时此刻当年被绑架时的记忆却那么清晰地回响在她的耳畔。

    “烈哥哥……”

    当年就是在她最害怕最无助的时候,烈哥哥像一个超人一样从天而降,独自一人把她从黑暗之中解救出来。

    这一次,她又陷入了黑暗之中,那么烈哥哥还能及时赶来,还能像以前一样做她的英雄么?

    她想烈哥哥一定会赶来,一定会赶来救她的,但是她内心的恐惧却一丝丝都没有减少。

    黑暗还在,那么她的恐惧便永远也消除不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