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2章:怎么是他?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5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吃神

    第972章:怎么是他?

    秦乐然不知道这种黑暗何时才能结束,她只能等着,等着她命中注定的英雄会从天而降。

    希望她的英雄会快快赶来将她从这座只有黑暗的牢狱之中救出。

    砰——

    房门突然被踹开,亮光也随之从门口照了进来,照亮了漆黑的屋子。

    秦乐然蓦地抬起头,本能道:“烈哥哥……”

    但是出现在她眼前的人并不是她一直期盼着的烈哥哥,而是……她都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喃喃道:“秦胤泽?”

    怎么会是他?

    他怎么在这里?

    就在秦乐然的脑子还处于一片混沌之时,秦胤泽已经两步走到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拽入怀里狠狠抱着。

    “然然……”

    秦胤泽喊她的名字,紧张得声音都在颤抖,可以想象得出他是有多担心她的安全。

    “然然……然然……”

    他紧紧抱着她,一声声叫着她的名字,像是要把藏在内心的所有感情都倾泻而出。

    “怎么是?”

    秦乐然微微仰起头,看向紧紧把她抱着的秦胤泽,同样她的声音也在颤抖着,还没有从刚刚从小困到她的心魔中走出来。

    看到她失望的眼神,秦胤泽心头有如同黄连一般的苦涩涌起,可是他却回答得平静:“刚好得到消息,所以就来了。只是刚好而已,别多想。”

    不止是秦越和权南翟派了人在秦乐然的身边,他秦胤泽也有派人在她的身边保护她,只是担心会被她发现,让他的人更加小心翼翼而已。

    正是因为他的人躲在暗处,才能在敌人避开常厉和权南翟手下的视线时意外发现秦乐然被抓。

    也正是因为他的人最先发现秦乐然被抓,他是最快得到消息的一个,才能在快过权南翟的时间赶来救她。

    一直以来,他都把她的性命看得比他自己还要重要,为了护她周全,他一直在努力着。

    但是她从来都看不到他的努力,看不到他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一直避他如蛇蝎一般。

    “谢……”秦乐然一个“谢”字刚刚出口,秦胤泽再次把她按入怀中,沉声说道,“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不要需要说谢谢。”

    她的“谢谢”,他不需要,是他自己犯贱,无法不管她。因为他想要她好好生活,即便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属于他。

    很多很多的话,秦胤泽都没有办法对秦乐然说出口,只能再一次把满腔的情感压回胸腔之中。

    让那道对她的炽热的爱永永远远藏在他的内心深处……

    “我……”秦乐然还想说什么,却被秦胤泽用更大的力气拥着,他说,“什么都不用说,我先带离开这里。”

    “嗯。”秦乐然点头。

    即便有过失望,即便身体被抽空的力气还没有恢复,她还是听从秦胤泽的意思,先离开这里。

    “秦大少爷,我的主子请的人是秦小姐并未请,以为我们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他们两个人一转身,便看到门口站着几名壮汉,壮汉堵在门口,堵住了他们的去路,由站在几人最前方的人开口说话。

    秦乐然还没有从黑暗之中彻底抽声,听到陌生的声音吓得身子一颤,本能地往秦胤泽的怀里躲去。

    她害怕的样子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秦胤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道:“然然别怕!”

    但是秦胤泽的安慰并未起到多大作用,因为秦乐然的身体在他的怀中似乎颤抖得更厉害了。

    该死的!

    这群乌合之众竟然能把他们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宝贝疙瘩吓成这样,真是该死!

    他没有赶来的时候,他们究竟对她做了什么?

    秦胤泽轻轻拍着秦乐然的背,看向敌人的目光却是冷厉得如同一把利刀。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秦胤泽的眼神已经将眼前这一群壮汉碎尸万段了。

    他轻轻抬手捂着秦乐然的耳朵,冷冷的目光盯着中间说话那人的身上,沉声道:“既然知道我们是秦家人,那就给我滚远一些。”

    他的声音很冷,声音一出便震慑住了蠢蠢欲动的几名壮汉,大伙看看我,我看看,谁都没有胆量往前迈一步。

    “们都让开,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秦胤泽目光落在正中那名壮汉的身上,再次说道。

    刚刚秦胤泽是从会议场上赶来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带,要对付眼前十几名壮汉,硬碰硬,他占不了上风。

    “秦大少爷,做的事情我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抓了们秦家的宝贝疙瘩,们还会既往不咎。”

    随着这声不高不低的男性声音响起,堵在门口的一群人不约而同让出道,让那人来到最前方。

    这名男子,秦胤泽没有见过真人,但是见过他的照片,也可以算是他非常熟悉的一个人。

    那可A国早几年前鼎鼎大名的风云人物,几年前因为犯了事,被剥夺了总统继承权并且被赶出临海市的权家次子——权世寒。

    权世寒是权南翟同父异母的亲哥哥,他当年为什么会被剥夺总统继承权,跟权南翟脱不了关系。

    那么就清楚他为什么要让人绑架秦乐然了。

    就在权世寒紧紧盯着秦胤泽打量的时候,秦胤泽也把他给看清楚了。

    权世寒身上了穿了一件廉价的羽绒服,袖口处磨损得厉害也很脏,看来这几年权世寒过得并不好。

    被权南翟陷害,这些年又过得不好,因此权世寒浑身的戾气才会那么重,才会出手惹他明知道不该惹的秦家人。

    权世寒一定是想挟持秦乐然威胁权南翟,既而从权南翟的身上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可是权世寒的算盘打错了,秦乐然目前并不是权南翟的人,她只是秦家人,是秦越的女儿,是他秦胤泽想要保护的女人。

    秦胤泽轻笑:“原来是权二公子。”

    被人出口就点明身份,权世寒愣了愣,却是很快恢复自然,他冷笑一声,说:“秦大少爷,我们今天请秦小姐来坐坐而已,并不会伤害她,又何必来凑热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