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5章:他能为你做的,我也能!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81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第975章:他能为做的,我也能!

    “然然,不用了……”秦胤泽用尽他体内最后的力气,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就这样挺好的。”

    为了她去死,在她的心尖上划下重重的一笔。

    就这样,挺好的!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当年权南翟能够为她做的事情,他秦胤泽同样能够为她做。

    当年权南翟为她差点丢了性命,能让她记住十几年念念不忘。

    这次,他秦胤泽也想自私一回,用死亡这样残忍的方法让秦乐然记住他。

    即便他还不到三十岁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但是只要能够让她牢牢记住他,这样足够了。

    他觉得这笔生意很划算,是他从商以来最划算的一笔生意。

    秦乐然急得崩溃大哭:“不准胡说,我不要有事。要是敢有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的。撑着,我现在就背离开。”

    “然然……”别哭!后面的话,秦胤泽已经没有力气说出口。

    他不想看到她哭,不想看到她的眼泪,他喜欢看她的笑容。

    他爱她!

    他想过要强行得到她,想过要把她占为己有,但是她灿烂的笑容告诉他,其实他爱的是她比山河还美的笑容。

    她很喜欢笑,她一笑周围的一切都会失去了颜色。

    他就喜欢看着她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

    倘若他把她强行绑在他的身边,便再也看不到她发自内心的笑容,那并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他不能把她绑在身边,但是他可以让她记住他。

    用这样残忍的方法,让她牢牢记住他!

    “我背离开!”她要带他去救治,不能让他出事。

    “然……”秦胤泽还想要说什么,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人群堆里爬起来一个人,他惊恐得瞪大了眼睛,“然然,小心……”

    爬起来的那个人是他刚刚打晕的权世寒。

    权世寒又站起来了,他的手里还握着刚刚那把射伤秦胤泽的手枪。

    秦胤泽想爬起来再把权世寒打趴下去,但是却再也没有力气动得了,只能动动嘴皮子让秦乐然自救。

    权世寒原本是总统之子,未来总统继承者之一,后来被权南翟逼得失去了继承者的资格不说还连个好一点的居所都没有。

    突然从总统继承者的身份变成乞丐差不多,权世寒接受不了这样的落差,一直想着回来除掉权南翟。

    他等了几年,才等到一个机会,他不甘心让秦家这两个人给毁了。

    他举起枪,疯狂一笑:“敢坏我的好事,去死吧!”

    秦乐然听到秦胤泽的警告,回头的一刹那,正好看到权世寒的枪口对准了她的脑袋。

    该死的!

    是她太大意了,一心想到秦胤泽的伤势,没有想到这人还能爬起来。

    砰——

    是枪声。

    枪声响,吓得秦乐然颤抖了一下,却是下意识抱紧了秦胤泽。

    但是枪响过后,秦乐然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仿佛刚刚那声枪声只是她产生了幻觉。

    秦乐然微微抬头,看到权世寒两条眉毛之间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洞,鲜血喷洒而出,他瞪大着双眼砰地一声倒在了地上。

    权世寒倒下之后,秦乐然的目光才能看得更远,也因此看到了权世寒的背后原来早就站了一个人。

    那是一名男子,高大健壮优雅好看的男子。

    他背光而来,秦乐然不太看得清楚他的脸,但是只要他往这里一站,只要看他的步伐,她就能知道他是谁。

    除了她的烈哥哥,还会是谁?

    她在等他,一直在等他,等了好久好久,好像等了千万年那样久,终于等到他来了。

    就像多年前一样,他像一个超人一样来到她的身边,将她从黑暗的漩涡之中捞了出来。

    他就是她的——烈哥哥!

    他大步走到她的身边,一把把她抱入怀里紧紧抱着:“然然……”

    他喊她的名字,声音沙哑得如同沙砾磨过。

    “烈哥哥,救我哥!救我哥!”看到他,就像看到了救星,她的眼泪更加肆无忌惮地挥洒。

    “好!”他想紧紧抱着她,想狠狠吻她,想用更直接的方式证明她还好好站在他的身边,可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躺在地上的秦胤泽缓缓闭上了眼睛,眼角有温湿的泪水流下。

    他想秦乐然独自一人陪着他走完人生最后一刻,可是那个该死的权南翟赶来了。

    权南翟那个男人是他这辈子都无法取代以及超越的大山,真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存在。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这个世界上有了权南翟,在他跟秦家人有过渊源之后,又把他秦胤泽送到了秦家。

    后来还发生了什么,秦胤泽不知道了,他是大脑失去了所有意识。

    ……

    A国国家人民医院。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三个小时过去了……十二个小时过去了……

    急救室门口的急救灯还亮着,医生还在手术室里忙着手术。

    抢救室外,有两个人在等着,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说话,气氛静默得非常可怕。

    秦乐然卷缩在角落里,不吃不喝也不说话,就连她的烈哥哥跟她说话她也不理。

    时间过去那么久了,手术室里的秦胤泽生死未卜,她除了等待什么事都做不了,这种体会近乎绝望。

    “然然……”权南翟想劝她,却不知道能说什么。

    他们都在期盼着,默默地期盼着,希望手术顺利,希望秦胤泽没事,希望秦胤泽能够好起来。

    但是他们又都非常清楚,手术时间拖得越久,秦胤泽能够脱险的机率就越小。

    “然然……”权南翟把秦乐然抱进怀里,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这个时候,任何的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一个温暖的拥抱,比任何言语都要给力。

    “秦、秦总……您来了!”

    走廊外,突然传来常厉战战兢兢的声音。

    秦乐然与权南翟同时回头,一眼看到秦越领着几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正迈着优雅的步伐向他们走来。

    “爸?”秦乐然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父亲怎么那么快就赶来了?

    “嗯。”秦越轻点了一下头,转头吩咐医生,“们现在就进去了解情况。不管情况多严重,都要把人给我救回来,我要他活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