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你就这样欺负女儿?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6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第977章:就这样欺负女儿?

    “爸,或许在看来,他没有哪一点好,可是我就是喜欢他啊。”这就是秦乐然给秦越的答案。

    爱一个人,真的不需要理由,也不需要原因,就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她就对这个男人情根深种了。

    看着他高兴,她也高兴;看着他为国事操碎了心,她也跟着操心;她的心情就是随着他的波动而波动。

    “……”秦越握了握拳头,终究还是舍不得看女儿伤心难过,把想说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他并不是想要阻止她跟谁在一起,只是他确实看权南翟那小子不顺眼,觉得那个小子配不上他的女儿。

    【不过换一句话说回来,秦总大人可能就算是天下的年轻男子都让选一遍,也选 不出一个满意的女婿吧。】

    “爸,我知道心中有火,要打人那就打我吧。”秦乐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只求别伤害烈哥哥。”

    “然然……”

    秦越与权南翟同时喊她,两个大男人同时冲到她的身边,想要将她扶起来,这一碰面,又是火药味十足。

    权南翟先秦越一步抢到秦乐然:“这件事情因我而起,秦总裁要打人,我愿意承受,别做傻事。”

    秦越蹙眉。

    看吧看吧,看看这个能说会道的家伙,就知道说好听的话哄他的女儿,秦越微微眯眼,冷冷看着权南翟。

    他看权南翟的眼神,仿佛权南翟就是一个拐骗少女的人贩子,怎么看都让人忍不住还想要把他狠狠揍一顿。

    “不,烈哥哥,没有错,错的是我。要是我戒备心强一些,要是我强大一些,那么那些坏人就抓不到我,哥哥也就不会躺在手术台上,也不会挨打。说到底都是我的错,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强烈的自责充满了秦乐然的内心,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她不能怪父亲打烈哥哥,更不能怪烈哥哥对她保护不周,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错,与别人无关。

    “然然……”权南翟心疼地抱着她,再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劝她,唯有抱紧她,让她知道,他在。

    “就是这样欺负我们的女儿?”

    一道清脆温柔的女性声音突然传来,让站得笔直的秦越僵了僵,全身上下都不自在了。

    女儿这里的事情还没有摆平,简然又来了……他真是一个头两个大……秦越举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闭上嘴再也不敢说一个字了。

    简然牵着小可爱几步走来,走到秦越的身边瞅了他一眼便不再理会他,径直走向了秦乐然和权南翟。

    她看向权南翟,轻声问道:“权先生,可以先把然然交给我么?”

    权南翟点头。

    “妈妈……”只是听到母亲的声音,秦乐然强行忍住的眼泪便刷刷直流,“我,我……”

    她想解释什么,但是哽咽得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口。

    看到女儿哭得身子都在抽搐,简然心疼得不得了,她把秦乐然搂进怀里,温柔地揉揉她的头:“然然,妈妈在这儿呢,有什么委屈都说出来,妈妈给作主。”

    秦乐然抹着眼泪摇头:“我没有委屈,是我不好,是我不懂事,是我没用,都是我不好。”

    “然然,是我们家最优秀的孩子,没有不好。”她的孩子,从小优秀到大,哪里不好了。

    都怪秦越那个男人,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跟他说过无数次了,不要伤害女儿的心上人,千万不要。

    看吧,他就是不听她的话,打了未来女婿,还把女儿吓成这样,以后他要是后悔,她绝对不帮忙。

    “妈妈,不用劝我,我知道都是我不好。是我惹害哥哥受伤,是我惹爸爸生气了。”秦乐然流着泪,一边一边数落自己。

    简然打断她:“然然,不要乱说,没错。哥哥是想保护,爸是老糊涂了。”

    老糊涂了?

    秦越脸色一沉,目露不满。

    他不过四十几岁,正是一个男人一辈子的黄金年龄段,在简然眼里他都成老糊涂了?

    这个女人!

    “妈妈……我……”

    “姐姐,爸爸带了很多优秀的医生来,哥哥不会有事的。别哭,哭妈妈也会难过。”一直被忽略的小可爱扯扯秦乐然的衣角,用他柔软的嗓音冷静地说道。

    “对啊,我们的小可爱说得对。然然,别担心,阿泽一定会好起来的,爸也会想明白的。”简然摸摸秦乐然的脸,“好了,现在其它事情都别想,先带的烈哥哥去找医生处理一下脸。要是处理不及时,破相了就不好了。”

    “可是……”

    “去吧。这儿有儿和爸看着,不会有事的。”

    “嗯。”秦乐然点头。

    “权先生,麻烦替我们看着一下我们家的然然。”简然又看向权南翟,目光柔柔的。

    她跟他说话客气,但是看他的眼神却不生疏疏远,她是认定了权南翟将来做自己的女婿的。

    “是。”权南翟并不擅长讨好长辈,说话时态度平静得几乎冷漠。

    他们一走,简然看向秦越摇了摇头:“啊。”

    秦越不理她。

    他还在生她的气呢。

    干什么要理她

    简然又说:“把我们的然然惹哭了,高兴么?”

    秦越还是不说话。

    每次都是这样。

    他和简然的意见不合时,就是简然一个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秦越老老实实听着,一句话也不说。

    简然有些生气了:“秦越,是觉得我说得不对?”

    秦越依旧高冷地沉默着,一言不发。

    简然咬了咬唇:“秦越,不要每次都这样,再不说话我要生气了。”

    “我无话可说。”他并不觉得他有什么错,要不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他一定会让人把权南翟剁了拿去喂狗。

    再说了,他不愿意说话并不是因为女儿的事情,而是简然这个女人刚刚竟然说他老糊涂了。

    “竟然无话可说?”简然快被秦越的态度气炸了,她让自己忍了又忍,才能好好跟他说话,“那我们今天不提然然的事情。总该告诉我阿泽的情况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