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8章:精神折磨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5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特种兵王

    第988章:精神折磨

    “我能奈何?”权南翟轻笑一声,微微敛目看着权立章,“除非想做的这件事情也被天下人知道,那么就管着的嘴,什么都不告诉我。”

    权立章气得拍案而起:“权南翟,这个不孝子,目无尊长,栽赃嫁祸,一定不得好死,会被天下人……”

    权南翟打断他:“权立章,往我的身上泼脏水的时候,请想明白,到底是我不愿意孝敬这个父亲,还是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父亲。”

    亲情再血浓于水,再怎么斩不断,但是也经不起权立章这样无数次的背叛与出卖。

    他们之间的父子之情早被权立章的自私给败光了,如今他却能够恬不知耻地数落权南翟不孝。

    不孝子?

    为父者不尊,不好好对待妻子,甚至对儿子起了杀心,这样一个从来没有尽过一天父亲职责的人,他还有脸骂儿子不孝。

    恐怕,这是权南翟这些年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他也果真轻轻笑了起来:“权立章,的余生就在这里好好度过吧,别妄想着还能走出这里。”

    权立章气得大吼:“权南翟,要是没有我,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的存在。不知道感恩就算了,还这样对我。”

    权南翟说:“如果能够选择自己的出生,我一定不会要这样的父亲。”

    权立章被气得捶了捶胸膛,黑着脸怒声骂道:“权南翟,这样对我,一定会遭天谴。”

    权南翟冷静地回答:“如果我因为不孝敬而遭天谴,我想那一定是老天瞎了眼。瞎了的老天,又有何资格谴责别人。”

    说完,权南翟一个优雅的转身,迈着矫健的步伐扬长而去,留给权立章一个孤傲高冷的背影。

    “权南翟……”权立章恨不得把那个人追回来,拉着他跟他同归于尽,可是他连迈出这个暖阁的力气都失去了。

    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他离不开一种药,离不开一个人,一直以来他都以为是他以前太过劳累导致身体出现了问题。

    直到昨日在封闭的法庭上见到苏婉琴,当苏婉琴毅然决断地把证据交出去之时,他才知道,他不是生病了,而是苏婉琴那个恶毒的女人在他的饮食里下了药。

    三十年,整整三直年,他一直觉得愧对于她,把她留在他的身边,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瞒着她。

    他万万没有想到,他防到了所有人却没有防到身边最亲近的那个女人,到最后竟然是苏婉琴那个恶毒如蛇蝎的女人把他推上了绝路,让他再无翻身之日。

    如今,他不仅被逼退了位,还背负了一身的骂名,并且他连安享晚年的资格都没有了。

    他恨权南翟。

    早知道权南翟会是他生命中的一个大劫,权南翟还在娘胎里的时候,他就应该除掉他。

    他更恨苏婉琴!

    这一生,他权立章从未有过失败的记录,唯独败在了这个他最信任最相信的女人身上。

    不甘心!

    他不甘心!

    可是他又能如何?

    正如权南翟所说,如今的权立章早就成了国民的眼中钉肉中刺,即便他能从这里走出去,天下之大也没有了他的容身之所。

    他的余生怕是再也走不出这种牢笼,只能在这座暖阁里等待死神的召唤。

    “哇——”

    想到这些事情,想到害他的这些人,权立章只觉得一股怨气从腹中突然升起直冲脑门。

    于是,只听到他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在了他身前的茶几上。

    看着那腥红的鲜血,闻着那难闻的血腥味,隐约间,权立章似乎看到了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身穿一条红色的长裙,披头散发,原本她是在对他笑,可是笑着笑着,她的笑容变得好诡异。

    刹那间,女人的两只眼珠子不见了,鲜血从她两个没有眼珠子的眼眶喷流而出,形成一幅恐怕的画面。

    权立章吓得一颤,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是她!

    她的死与他无关,她怎么也会找上他?

    “不不不……的死与我无关,不是我不是我干的,走远一些,别来找我。”他像看到了毒蛇猛兽一般,想要避开,却是怎么也无法挥走眼前的人影。

    她在一步步向他逼近,一步又一步,离他越来越近,最后轻飘飘地站在了他的眼前。

    她笑,声音空洞:“权立章,我嫁给之后,尽心尽力为筹谋,为想好每一条退路,而竟然和苏婉琴那个贱人一起把我杀害。今天我就要拿命来还。”

    女人伸出了手,用有着长长指甲的手掐住了权立章的脖子,权立章只觉得喉间一紧,便被一道大大的力气勒得他喘息不过。

    “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他挥打着手不停地呐喊着,想要推开掐着他的女人,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他都碰不到她。

    “不是我害死的,要找就去找苏婉琴,别找我,别找我……”他声嘶力竭地说道。

    暖阁内,权立章一个人像发了疯一样,一只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一只手胡乱地挥打着。

    暖阁外,权南翟面无表情地看着暖阁里的一切,不论暖阁里的人怎么挣扎,他都无动于衷。

    “先生,苏婉琴给他下的药,时间一长不仅会让人的身体产生不适,更会产生幻觉。这些天,权立章时不时就会发病。”站在权南翟身后的林家成把收集到的信息向主子报告。

    “继续观察,我一定要知道当年他用计害死他亲妹妹的原因。”丢下话,权南翟转身离去。

    这一次,他走得坚定,再无一丝丝的留念。

    暖阁里,产生幻觉的权立章还在与他幻想出来的人物搏斗纠缠着,可能到死,他都无法从过去的噩梦中醒来。

    ……

    纽约。

    仍然是那个繁华的国际大都市。

    在这座城市里有穿流不息的车辆,有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每个角落每个人都在忙碌着。

    但是在纽约某个风景美丽的地方,有那么一座风景优美的庄园,它安静得像是世外桃源一般,从未被外界的喧哗所感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