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0章:崩溃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4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特种兵王

    第990章:崩溃

    “哥,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帮我收拾常厉那小子。一定要收拾他,让他知道药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以乱讲。”

    “烈哥哥身为A国堂堂总统先生,他都有定期做身体检查,怎么可能会突然死亡。一定是常厉那小子欺负我身边没人。”

    “烈哥哥对我说过,他说他要保护我一辈子。他说过春节要来纽约拜见我的家人。他还说过要等我长大娶我为妻。他都还没有娶我过门,怎么可能抛下我不管呢。”

    “他给了我那么多承诺,他又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他绝对不会食言。”

    “我一直都知道,他那么疼爱我,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交给我,他怎么舍得让我难过呢。”

    秦乐然不停地说,看似说给秦胤泽听,实际上她是说给她自己听的,她要想办法说服自己,她要让自己相信权南翟绝对不会有事。

    可是说着说着,她给自己设的那道保护墙突然崩塌,眼泪却不受控制地从眼眶滚落。

    她在害怕!

    害怕得心都慌了。

    以前,她已经失去过烈哥哥一次了,难道老天还要重来一次么?

    她不要!

    她不要!

    “哥,有听到我说话么?如果有听到,就回答我一声啊。什么都不说,也会让我害怕。知不知道,我也害怕失去啊。”

    秦乐然守在病床边说了许多,但是病床上的秦胤泽仍然是双目紧闭,一点要清醒的征兆都没有。

    终于,积压在秦乐然胸中的那座火山爆发了:“秦胤泽,怎么就不应我一声?难道打算这样睡一辈子么?”

    “医生说的身体状况很好,但是这么久的时间了,却不愿意醒来,是有多讨厌我?”

    “讨厌我就醒过来骂我打我,想做什么都行。这样躺着,以为就能惩罚我么?”

    “我告诉,我一点都不难过,我巴不得永远都不要醒来了,那样就没有人再多管我的闲事。”

    为她受伤的秦胤泽没有醒来,秦乐然又收到了烈哥哥死亡的消息,她强装坚强的心再也撑不住了。

    她需要一个口,一个发泄心中郁闷之气的出口,否则她觉得她会爆炸,会疯掉的。

    “为什么?为什么们一个个都那么狠心?们喜欢看到我痛苦是不是?”她吼,发疯一般地吼,“们都说要保护我,可是们都欺我负我……”

    “们都欺负我!”她流着泪,抓紧秦胤泽的手,“哥哥,以前是我错了。不要再睡了,快点醒来好不好?我求求了,快醒来吧。”

    床上的人依然没有应答她,但是他另一只没有被他抓着的手和他的眉头却轻轻动了一下。

    只是秦乐然沉浸在悲伤中没有察觉到。

    直到她哭累了,爬在他的病床边抽泣,他才缓缓睁开了眼睛,性感的嘴唇张了张,无声地喊出两个字:“然然……”

    ……

    病房外站在两个人,一名高大的男子以及一名女子,当然他们就是秦越和简然夫妻二人。

    听到病房里传出秦乐然的哭声,秦越的拳头握了握,脸上的表情却是淡漠而平静的,仿佛里面的人根本没有影响到他。

    简然用力咬着唇,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冲进房间把女儿抱进怀里,努力平复情绪之后,她转头望着身边的秦越:“秦越,到底还想怎样?”

    “她不是说她已经是大人了,那么就让她像一个大人一样去承担她应该承受的担子。我们要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她自己,没有谁能让她依靠一辈子。”

    秦越本来就比简然高很多,这会儿他又站得笔直,说话时还高冷仰着头,简然都看不到他的表情。

    秦越看似高冷,实则是他并不想简然看到他眼里对秦乐然的心疼。病房里那个快要崩溃的孩子是他一手带大的,他怎么会舍得让她伤心难过。

    简然说:“权南翟就可以。”

    秦越道:“女孩子不要太过依赖男人,谁知道那个男人会不会变心,能不能靠一辈子?”

    简然不懂这个男人,他什么事情都想得通,为什么偏偏在对权南翟这件事情上如此固执呢?

    简然也是真急了,急得跟他犟上了:“我明白了,是让我要靠自己,不要太过依赖。”

    秦越挑了挑眉:“我们现在是在说孩子的事情,怎么又扯到我们身上来了?”简然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喜欢乱扯了,关键他还拿她没有办法。

    简然理直气壮地说道:“在没有嫁给之前,我也是女孩。再说了,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变心,谁知道能不能让我依靠一辈子?”

    “……”秦越语塞。简然这个女人竟然拿他刚刚说过的话堵他。

    简然再生气,但是理智还在,并且跟秦越这么多年夫妻了,他们还真吵不起来,于是她跟他理智分析。

    “秦越,舍不得然然,担心她所托非人,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为什么就不能用心去看看权南翟呢?不要带有偏见,重新去认识他。”

    简然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就像三月里的春风一般,听得秦越心情也舒畅了许多,他叹息一声,将她搂往怀中:“我确实是不相信那小子。”

    简然问:“为什么不相信?”

    秦越答:“不相信还需要原因?”

    简然又是一脸懵逼:“不相信一个人难道不需要原因?”

    秦越:“没有原因。”

    没有原因!

    他的回答竟然是没有原因!

    简然摇了摇头:“算了,以后我不跟讨论权南翟的事情了。这件事情想不通,我跟说再多也没有用。”

    秦越这个男人固执起来是真固执,这也是这么多年来,简然唯一一件拿他没办法的事情。

    简然上前两步,准备进病房,秦越却一把把她拽了回来:“简然,在生我的气?”

    嗯,知道她有可能生气,这是他进步的表现,简然很满意,冲他微微一笑:“我没有生的气。”

    秦越:“那为什么不跟我讨论了?”

    秦大总裁,拜托!

    她再跟他讨论下去,才有可能生他的气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