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5章:番外篇,独处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4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第1005章:番外篇,独处

    这人怎么没反应?

    演了半天独角戏,季柔得不到对方的回应,一时之间有些气馁。

    不过现在后有追兵穷追猛打,这个男人是她目前能抓到唯一的救命稻草,无论如何她都要紧紧抓着他不放。

    她咬了咬唇,换了一幅更加可怜的表情,就差给眼前的男人下跪了:“先生,不给吃的也行,那可以让我在这里躲一晚么?”

    秦胤泽抓到了关键词:“躲一晚?”

    季柔知道用词不当,立即修正:“不是,我的意思就是住一晚。看外面天那么黑,我刚穿越过来,对们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担心我出去被狼给吃了。”

    用狼形容追她的人是一点都不过分,要真说起来那群追她的人说起来比恶狼还要可怕。

    秦胤泽挑了挑眉:“这里不是荒山野岭。”

    季柔可怜兮兮道:“没有狼,但是坏人多。像我这样单身女孩,半夜遇见坏人的几率很大。”

    不知道她是真急还是装出来的,急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莫名地秦胤泽的心就软了。

    他不想看到“她”哭,一点都不想,从小到大,他都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舍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

    楚元说得对,这个叫季柔的只是跟那个女孩有那么一点点神似,她不是她,但是他却舍不得放手,只有那么一丝丝的神似就够了。

    没有过多的思考,秦胤泽大步走向季柔,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一把将她拦腰抱起。

    “……干什么?”强烈的陌生的男性气息瞬间充满季柔的鼻息之间,她用力推他,但是他的两只手臂就像铁腕一样,挣脱不开。

    “的脚崴了。”他平静地诉说一个事实。

    “我可以自己走。”闯进陌生男人的家,还被人抱在怀里,这成何体统啊。即便他长得好看,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

    “怕了?”很好,她终于知道怕了。他还以为她不知道半夜三晚闯进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有多危险。

    “我当然害怕。先放我下来。”这个男人看起来就是一个好惹的主,要不是迫不得已,她才不想招惹他呢。

    他却置之不理,抱着她来到了一楼的客厅,将她放到沙发上坐着,既而转身走掉了。

    这人到底想干什么?

    季柔伸头探了探,正要站起来准备跑路,那人又回来了,他瞪了她一眼:“坐着不准动。”

    他叫她不准动,她就不动么,她偏要动给他看,脑子里这样想,但是却不敢行动。

    她是被他阴沉沉的脸色给唬到了。

    他走到她的身边,在她的面前蹲下,命令道:“把脚伸出来。”

    季柔戒备地瞅着他,不但不伸脚反而把脚往回收:“那个,、到底想干什么?”

    他没有再说话,伸手一把握住了她受伤的右脚。

    季柔急得用力挣扎:“放开我。”

    他抬头,警告她一眼:“再乱动,我就把交给那些人。”

    “……”季柔吓得瞪大了眼睛,这个男人怎么知道有人在追她?刚刚她可是什么都没有说的。

    “倒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她放弃了挣扎,秦胤泽很满意,大掌揉了揉她的脚踝,检查她脚踝的错位。

    他的手掌很温暖,轻轻地揉捏着她的脚踝,这让季柔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她就是他捧在手心里的至宝一般。

    她怎么能产生这样莫名其妙的想法?

    季柔轻咳了一声,用咳声来掩饰内心的尴尬:“这不是聪明,是好汉不吃眼前……”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脚踝处突然传来一阵巨痛,痛得她尖叫了一声:“、……”

    刚刚她是眼瞎了吧,这个男人明明就是要害她,她却会产生那样莫名其妙的想法。她是被关了几天之后,被关傻了吧。

    秦胤泽无视她的愤怒,“下来走走看。”

    他是在帮她?

    季柔不太敢相信,还是依言下地试探地走了两步,果然不痛了:“为什么帮我?”

    “谁说我是在帮?”对上她懵懂的眼神,他补充,“刚刚说了要付给我钱。”

    提到钱这个字眼,季柔敏感得很:“我是说吃家的饭给钱,我可没有让帮我弄脚。”

    “喔,既然如此……”秦胤泽笑了笑,手一动一把将她按回沙发上坐着,“那我再帮错错位?”

    “……”这个世界上怎么还有比她还要混蛋的人?果然人不可貌相,尤其是长得好看的男人最会骗人了。

    眼看就要把季柔惹火了,秦胤泽开口问道:“想吃什么?”

    几天没能好好吃饭了,一听到吃的,季柔瞬间忘记这个男人刚刚还在欺负她,毫不客气地报出几个菜名:“我想吃粉蒸排骨和红烧猪手,还有再加一个汤。”

    倒是不傻,知道喂饱肚子。

    秦胤泽眼神里有了难得的欣赏,转身往厨房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季柔撑着头想了想,但是无论怎样想都想不通这个人为什么要帮她?

    他都能住得起这样子的别墅了,肯定不差她吃那点饭钱吧,难道他对她别有用心?

    不过,再看看自己现在这幅模样,要说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他能够从她的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呢?

    不多久,男人又从厨房出来了,手里端着两个盘子:“家里吃的不多,随便吃一点。”

    “哦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看到肉食,季柔就像狼看到了羊一样,两眼直冒光。

    她也顾不得手洗没有洗,伸手拿了一只鸡腿就大口大口啃起来,啃完之后还把手指头吮了吮。

    秦胤泽看得蹙紧了眉头,都不忍心再看下去。

    把两盘菜一扫而光之后,季柔打了一个饱嗝,心满意足地说道:“先生,请问贵姓呢?”

    秦胤泽不想回答。

    “那个看啊,今天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当然要知道是谁,以后我才能把钱还给。”虽然她根本没有想过要还他的钱,但是面子总是要做做的,不然让人以为她真是混吃混喝的混蛋。

    “呵呵……”秦胤泽冷笑了一声,长腿一迈,往楼上走去,“把碗拿去厨房洗了。二楼第一间房间就是客房。”

    季柔:“……”

    她有些懵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