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番外篇,合约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8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1007章:番外篇,合约

    季柔做了一个梦,梦里父亲还健在。

    父亲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小柔,我走得太突然了,还有好多好多事情都没有安排好。公司的事情,有叔叔他们,我能放心。”

    “爸,不是……”季柔想说,她的叔叔们不像父亲看到的那样善良。

    父亲刚刚出事,季家那群人就想方设法想要把他辛苦打拼下来的公司给吞并了。可是即便是在梦里,季柔也不想让父亲担心,终究未能把那些残忍的事实说出口。

    父亲拍拍她的手,叹息一声:“我放心不下的是和的母亲。这些年,的母亲陪着我一起创业,起早贪黑,有时候忙得饭都吃不上。”

    季柔用力点头,哽咽道:“爸,我知道和妈妈这些年多辛苦。我知道,我都知道。”

    她一直在努力,努力学习经商管理,打算等一毕业就能进公司替父亲分忧,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她还没有毕来,还没能帮上父亲的忙,父亲就发生意外离开了。

    父亲又说:“就是因为我们忙着创业,忽略了身体健康,才让的母亲常年泡在药罐子里。我走了,是母亲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以后一定要替爸爸好好照顾的母亲。”

    “爸,放心,我会照顾好妈妈,我一定会的。”她想投进父亲的怀里,想要感受父亲怀抱的温暖,哪知道伸手却抓了个空。

    刚刚她明明有感觉父亲握着她的手,是那么的温暖,为什么父亲不让她抱抱他再走?

    季柔气得大喊:“爸、爸……”

    可是,无论她怎么呼唤都没能把父亲唤回来。

    季柔从恶梦中惊醒,外面天色已经大亮,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洒满了整间屋子。

    一时之间,她甚至搞不清楚自己身处何处,她闭上眼睛仔细想了想,才回想起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她立即起床,简单收拾了一下,咚咚下楼。

    一楼餐厅,男人正吃慢条斯理地吃着早餐,听到她下楼的声音,他头也不回,仍然优雅地吃着早餐。

    在人家这里借宿了一晚,临走前怎么也得道声谢吧,季柔来到餐厅:“先生,谢谢昨晚收留,我要走了。”

    “走?去哪里?”秦胤泽放下筷子,抬头看向她,不知道怎么的,季柔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复杂,她不懂是什么。

    季柔客气地笑了笑:“当然是从哪里来就从哪里去。”

    “现在穿越就这么简单?说走就能走了?”他笑,是嘲笑,摆明了他从未相信过季柔昨晚所说的话。

    “什么穿越啊?我不懂在说什么。我是昨晚喝多了,不知道怎么就爬到家楼顶了。”季柔在他的对方坐下,脸不红气不喘地说着谎话,顺便拿了一个叉烧包咬了一口,“叉烧包的味道很不错,在哪里买的?”

    秦胤泽看着她,他有让她吃?

    季柔边吃边说:“先生,我现在身无分文,还不了的钱。让我离开,我出去就能赚钱,很快就能把昨晚欠的伙食费还上。”

    秦胤泽拿起湿毛巾擦了擦手,冷笑道:“没有钱,但是昨晚追的人有钱。我想我把交出去,他们很愿意替还钱。”

    “……”季柔吃惊这个男人什么都知道,一时之间都想不到用什么法子来应付他。

    不过,好在她头脑灵活,很快就想到了另一套说辞:“好吧。既然都知道了,那我也用不着再瞒着。昨晚追我的人是一群人贩子,他们想利用我去赚钱,我死活不愿意,因此他们就把我关起来。”

    季柔大口大口吃了两个叉烧包,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有多饿:“他们一关就关了我整整五天,水都不给我喝一口,我能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如果忍心看着我这样一个花季美少女失足,那就把我交出去吧。”

    秦胤泽不悦地蹙了蹙眉头,这个女人满嘴谎话,接触这么久,他就没有从她的嘴里听到一句真话。

    “反正我都要死了。就让我做个饱死鬼。”吃完叉烧包,季柔又拿起一旁的牛奶喝了两口。

    “原来是这样。”秦胤泽看着她吃完叉烧包,又忙着喝牛奶,没有一点身处在陌生人家里的自觉。

    “其实我知道是好人,不但给我吃的,还收留了我一晚。如果再发发善心,把我送出去,等我赚到了钱,我一定会好好感谢的。”为了增加可信度,季柔一咬牙把手腕上戴着的玉镯摘下,诚意满满地说道,“这个玉镯是我父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把它押给也行。”

    这是父亲今年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她一直像宝贝一样戴在身上,从未离身,这次为了活命,为了早日见到母亲,她才忍痛把玉镯拿出来。

    秦胤泽没有伸手去接,看她紧紧咬着嘴唇一幅念念不舍的模样,他就知道,这次她说的应该是实话。

    “不信我?”他不收,季柔倒是松了一口气,赶紧把玉镯戴好,“不信是对的。其实这个玉镯根本就不值钱。”

    沉默半晌,秦胤泽淡淡道:“季小姐,我想跟谈一笔买卖。”

    “什么买卖?”季柔的重点在买卖二字上,忽略了秦胤泽对她的称呼。

    啪啪——

    秦胤泽瞅她一眼,举手拍了两下,早就候在屋外的楚元推门进来,恭恭敬敬地站在餐桌旁:“少爷。”

    少爷?

    楚元突然出现,季柔已经吓得想要钻到桌子底下去了,再听楚元对这个男人的称呼,一时之间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他们是一伙的。

    楚元称这个年轻男人为少爷,那么这名年轻男人极有可能是姓秦那个糟老头的儿子。

    她这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啊?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她偏要闯进来啊。

    秦胤泽吩咐楚元:“把合约给季小姐看看。如果季小姐同意就签个名,那么我们的买卖就成了。”

    “先告诉我,是不是姓秦?”想让她签合约,她总得先知道跟她做买卖的人是谁吧。

    秦胤泽指着合约上的早方,季柔放眼一看:“秦胤泽?”

    果然姓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