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1章:番外篇,护她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6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第1011章:番外篇,护她

    猴子一把拽住季柔,担心道:“老大,季辰东是什么样的人比我们更清楚。我和王子绝对不会让单独去见他。”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季柔耸耸肩,说得轻松,但是心间却压着一块石头,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上次季辰东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可以让人给她下药,把她送到黑市去做交易。

    现在母亲在他的手里,他抓住了她的命门,做起事情来恐怕更加肆无忌惮。

    猴子给身旁的王子悄悄递了一个眼神,又道,“不管怎样,我和王子必须有一人跟在的身边。”

    “谢谢们。”季柔还是庆幸自己有王子和猴子这对好朋友,每每在她有困难的时候,他们两个都会陪在她的身边支持她给她力量。

    王子接过话说道:“猴子,照老大的吩咐在这里等着,我跟她一起进去,有事随时联系。”

    反正他们不会让季柔一个人去冒这个险,能跟一个人去总比一个人都不去要好得多。

    季柔笑着拍拍他们:“们别担心,这次我不会跟他们硬碰硬。他们只要把我的母亲还给我,他们想要什么,拿去就是。”

    她反抗过,努力争取过,但是大学还未毕业的她这些年没有经手公司的事情,对公司的事情了解得很少,斗不过季辰东,只能眼睁睁看着父母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千水公司被季家那群狼心狗肺的东西抢走。

    千水公司是父母一起创建的,它是很重要,但是和母亲的性命相比,还是母亲排在前面。

    在千水公司和母亲之间,季柔肯定选择母亲,但是并不是她彻底放弃千水公司。

    她还年轻,只要保住母亲,保住自己的性命,再过几年,她一定能够把属于自己的千水公司抢回来。

    ……

    “季小姐,季总交待了,只让单独进去。”季柔和王子走到大门口,第一时间就被保安拦下了。

    王子急得想要扑过去揍人:“……”

    季柔拽住他:“王子,和猴子在外面等着,有事情我会联系们。”

    王子:“老大,不行!绝对不行!”

    季柔抬手看了一下时间,又道:“们给我二十分钟的时间,如果二十分钟我没有联系们,们帮我找一个人。”

    王子急急道:“找谁?”

    季柔拿出手机,把秦胤泽的电话号码发到王子的手机上:“打电话给这个人,就说我出事了,我想他应该不会不管我的。”

    季柔清楚自己是姓秦的花了大把大把钞票买回来的,他的东西,怎么可能让别人欺负。

    秦胤泽是季柔目前唯一能够抓住的救命稻草,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帮她,季柔都必须拉着他,绝对不放手。

    ……

    千水公司总裁办公室。

    季柔原本对这间办公室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但是不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这间办公室已经重新装修,再也看不到往日的影子。

    办公室里坐着的这个男人,让她更加陌生,再也不是那个永远都笑得慈祥可亲的父亲了。

    “小柔,来了。”季辰东打量着她,说话的语气还是像一个长辈,但是眼神却非常龌龊。

    季柔最厌恶就是季辰东这幅装腔作势的模样:“季辰东,说吧,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小柔啊,难道还不清楚?”季辰东笑得邪恶又猥琐,却还是用一幅长辈跟晚辈说话的调调跟季柔说话。

    季柔冷哼一声:“做这么多不就是想要合法得到千水公司。把我的母亲还给我,我就把我手中所有千水公司的股分转给。”

    “呵呵……”季辰东摇头冷笑,“小柔啊,说我该说单纯呢,还是该说脑袋瓜不灵活呢。”

    季柔:“……”

    在季柔的怒视中,季辰东缓缓起身,来到季柔的身边:“小柔啊,千水公司已经是我的了,拿它来换的母亲,以为我傻么?”

    季柔气得咬牙切齿:“季辰东,到底想要什么?”

    “!”季辰东邪恶地盯着季柔,那双小眼睛像是两道X光线一样,恨不得能把季柔的身体给看透,“小柔,除了千水公司,我还想要。”

    啪——

    季柔想也没想,扬手就是一巴掌扇向季辰东:“畜生,去死吧!这种人渣怎么配活着。”

    “敢打我!呵呵……”季辰东摸着被季柔打的左脸,笑得猥琐极了,“打得好!我就喜欢这火辣辣的性子。”

    “死变态!”季柔赶紧往后退开,尽量不让季辰东这条疯狗有机可乘,“季辰东,他妈但凡有那么一点点人性,就不应该说出这番禽兽都说不出口的话。”

    “小辣椒,告诉我,到底是谁给了这么大的胆子?”季辰东冷笑着,一步步逼近季柔。

    砰——

    突然一声枪声响起,季辰东大腿中了一弹,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他抬头望去,看到一名男子倚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把枪,吊儿郎当地瞅着他:“是谁?”

    秦胤泽把玩着手中的枪,浪荡不羁地说道:“季先生,找我,还不知道我是谁?”

    季辰东一手捂着流血的大腿,一手抹着额头的冷汗:“到底是谁?知不知道我又是谁?在我的地盘撒野,在找死!”

    秦胤泽笑着抚了抚枪口:“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警告过,不要碰我的女人。”

    “她是的女人?那是谁?不可能是他。”季辰东摇了摇头,秦先生是年过半百的老人,绝对不可能是眼前这名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男人。

    “季总,不得了了!”季辰东的秘书连滚带爬,跑来报告,“外面的大屏幕正在播放非法交易,并且与人制造车祸让前季总死亡的消息。”

    “什么?”季辰东吓得脸色苍白,想爬起来却又一骨碌跌坐在地上,“到底是谁把资料放出去的?到底是谁?”

    他仰头,看着眼前的男人,忽然之间什么都明白了:“是。是。我跟无怨无仇,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

    “我说过的,我的女人,谁都动不得。还敢动她,不是找死是什么?”他的声音很轻很轻,却让在场所有人包括季柔从脚凉到了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