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6章:番外篇,照片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1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美国超级牧场主超级全能学生徒弟个个想造反仙庭封道传似水流年终将错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鬼摸山

    第1016章:番外篇,照片

    “医生,我是809号病房病人的家属,能给我说说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么?”母亲熟睡后,季柔找到了母亲的主治医生。

    “是季小姐吧。”年龄大概六十岁左右的老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抬头看着季柔,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先坐。坐下来,我慢慢跟说。”

    “医生……”看医生严肃的模样,季柔有些心慌:“医生,我妈妈的问题不大吧。”

    医生找到季妈妈的病历表,递给季柔:“季小姐,身为女儿,难道对母亲的身体状况一点都不了解?”

    “我……”医生的话,让季柔知道母亲的病情应该比她预料的要严重很多,但具体是什么,她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她心里着急,急得一把抱住医生的手:“医生,不管怎样,请一定要好好治疗我的母亲。”

    医生拍拍她的手:“季小姐,母亲是积郁成疾。这种病可轻可严重,最重要的还是要看们家属怎么照顾她。身为她的女儿,是她最重要的人,她能不能好起来,就全靠了。”

    父亲出事后,母亲便一病不起,季柔知道,母亲发病是因为父亲突然去世。这么长时间没有好起来,是因为她照顾不周。

    医生又说:“不过季小姐也别太担心,我们医院刚好来了一批心理治疗自愿者,他们会免费帮助需要帮助的病人。有他们的帮助和的照顾,我相信季太太一定会很快好起来。”

    听医生这么一说,季柔感动得连声道谢:“医生,谢谢!也谢谢自愿者们。”

    谢什么自愿者?

    闵洛城最有名的心理辅导专家,哪有时间做自愿者,他的出场是以分钟计费的,一般人根本请不起。

    当然这话,医生藏在心里没有说出口,也不敢说出口。因为那边的人叮嘱过他,让他不该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多说。

    所以啊,医生还得继续演戏:“母亲住的是高级病房,每个病房都有特护照顾,季小姐平时该干什么尽管去做,忙完了记得来医院陪陪病人就好。”

    “医生,谢谢您!”高级病房住着是舒服,可是季柔手里现在没钱,“医生,那住院的费用呢?”

    医生说:“季小姐,这个就不用操心了。已经有人替的母亲交齐了住院费用。”

    季柔问:“医生,能告诉我这笔费用是谁交的么?”

    医生说:“交费之人没有留下姓名,收费的人也不知道。”

    医生不知道,但是季柔多少能够猜到,母亲住院是秦胤泽安排的,这个费用肯定也是他出的。

    季柔是一个知恩的人,走出医生的办公室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又给秦胤泽发了一条信息:“秦先生,谢谢啊!”

    真的要谢谢他啊。

    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帮了她这么大的忙,这一连串的事情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叮咚——

    秦胤泽正在听楚元报告季辰东案件的处理情况,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他侧头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季柔两个字,便拿起手机滑动查看信息,赫然显眼的几个大字映入他的眼帘——秦先生,谢谢啊!

    这个女人还算是有点良心,不是一个恩将仇报的女人。

    他放下手机,示意楚元继续。

    楚元说:“少爷,季辰东买凶杀人的证据确凿。再加上非法使用枪支的罪名。这次绝对能让他把牢底坐穿。”

    秦胤泽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后续的事情亲自跟进,我不希望看到任何意外情况发生。”

    楚元说:“是。”

    秦胤泽摆摆手,示意楚元下去,楚元却站着没动,一脸的担心:“少爷,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

    秦胤泽说:“我再看看文件。”

    楚元小心劝说:“少爷,再好的身体都耗不起啊。还年轻,更要珍惜自己的身体,不要总是忙着工作。”

    更何况,他这个主子身上有旧伤,时不时会复发,更加耗不起啊。

    “多事。”秦胤泽不耐烦地挑了挑眉头,这次不等秦胤泽发话,楚元再不敢多说什么,老老实实退下了。

    然而,留在办公室里的秦胤泽看的并不是工作文件,而是一张张结婚照。

    照片中,年轻漂亮的女孩与英俊帅气的男人相互对视,两人的眼神中都写着浓浓的情意。

    她似乎越来越好看了,眉目之间多了几分成熟与温柔,活脱脱一个幸福得像是泡在蜜罐子里的小女人。

    与她面对面站着的男人亦是如此,沉稳内敛,眼神里是对她满满的痴迷与拥有了世界上最珍贵宝物的满足。

    在得知她即将大婚之后,他特意不去关注她的消息,但是还是没有控制住,悄悄弄了一份她的结婚照。

    三年了,过去整整三年了,他还在痴心妄想着,想着如果站在她对面的那个男人是他该有多好。

    砰——

    看着看着,秦胤泽手一扫将办公桌上的水杯扫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该死!”

    他牵挂了她那么多年,她终究成为了别人的妻子,无情地把他拒绝在她的心门之外。

    她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他的感受。

    屋内传来杯子摔碎的声音,守在门外的楚元想要进去看看,刚要敲门但又把手缩了回来。

    他不敢,尤其不敢在这个时候进去。

    他太知道他的主子在因为什么事情发火了。

    楚元一直想不明白,主子为了一个从来都不曾把他放在心上的女人,做了那么多的事情,甚至差点为她丢掉了性命,真的值得么?

    反正,他觉得不值,一点都不值得。

    但是楚元知道,在他的主子心里从来都没有想过值不值得,只有愿意与不愿意,只有然小姐高兴与不高兴。

    楚元将耳朵轻轻贴在门上,担心主子再做出什么过激行为时,他能及时发现及时阻止。

    然而听了许久,房间里再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因为担心,楚元不敢离开,在门外守到大半夜,实在困得不行了才回房休息。

    他知道,这一个夜晚,对于他的主子来说肯定是一个漫长的不眠之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