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7章:番外篇,错吻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6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1017章:番外篇,错吻

    清晨。

    因为绿化好,别墅区的空气似乎都比外面要清新许多。

    从出租车下车之后,季柔一路漫步在绿荫道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时也就到达目的地了。

    站在别墅的大门口,季柔正迟疑要不要按门铃,看守的保安开了门:“季小姐,请进。”

    “谢了。”季柔进入院子之后,院内一个人都没有看到,这么早也不知道秦胤泽醒了没有?她这个时候来合适不合适?

    唉,谁让她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呢,答应过秦胤泽要一早赶过来,她一早就收拾赶过来了。

    季柔没有多想,径直往主楼走去,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一人,季柔不太喜欢的人——楚元。

    看到是她,楚元也有一些意外:“季小姐,这么早?”

    再不喜欢楚元,季柔还是客气地打了声招呼:“楚先生,早上好啊!”

    昨日季柔跟秦胤泽之间发生过什么,楚元并不知道,他问:“季小姐,这么早,怎么在这里?”

    以为我想在这里啊?

    季柔很想这样怼回去,但是还是克制住了。

    她说:“楚先生,既然不想看到我,那我回去就是了。”到时候要是秦胤泽追究起来,也不怪她不守诚信不是。

    楚元一个箭步拦住了她:“季小姐,既然已经来了,那就麻烦帮我办一件事情。”

    季柔警惕地看着他:“什么忙?”

    楚元说:“我家少爷在书房,麻烦去看看他。”

    季柔以为秦胤泽一大早就起来忙工作了,感叹道:“家少爷有那么一个有钱有权的老爸,工作还那么卖力。让我们这些又穷又没靠山还懒的人把脸放哪儿搁呢?”

    听到季柔这话,楚元脸色都白了,不由自主地加重了语气:“季小姐,这话从哪里听来的?”

    季柔白他一眼:“那么凶干什么?家老先生有钱有势,全闵洛城的人都知道,又不是什么秘密,难道还不让人说。”

    “全闵洛城的人都知道?”楚元想了想,季柔说的老先生是外面的传说误会,而不是指盛天的当家人。

    他想,是他太敏感了,他跟着少爷创业,从来没有对外提起过秦家的关系,就连少爷的名字都是用的假名,别人是不可能知道他们和盛天秦家有什么关系的。

    楚元又说:“季小姐,少爷的书房在二楼第二间。麻烦把巧姨准备好的早餐给他送上去。”

    季柔心不甘情不愿地应道:“好。”

    ……

    咚咚——

    敲了两声门,屋里没有人应,季柔又抬手敲了两下,还是没有人应。

    这些人玩她是吧。

    让她给秦胤泽送早餐,敲门又不应,真把她当成猴耍了么?

    季柔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忍,毕竟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是亘古不变的大歪理。

    咚咚——

    “秦先生,我可以进来么?”她又耐着性子轻轻敲了两下门,仍然跟上两次一样,屋内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忍了又忍,最后忍无可忍,季柔也不想再忍了,扭动门把直接闯门而入:“秦胤泽,玩我是吧!”

    门一打开,季柔还没进屋,便被浓烈的烟草味熏得咳嗽了几声。

    书房里,没有开窗也没有开灯,光线很暗,她甚至看不清楚坐在书桌旁边秦胤泽的样子。

    季柔很讨厌烟味,恨不得转身就走,但是她是带着任务来的,怎么也得把早餐送给他。

    她来到书桌旁,把早餐放在书桌上,一把摘掉他手里的烟头:“秦胤泽,一大早就抽这么多烟,是不想活了?”

    秦胤泽没有应他,抬眸定定地注视着她,像是在打量一个认识许久又像是在看一个从不认识的人。

    “别抽烟了,吃早餐吧。”季柔把烟头按掉,指了指托盘里清淡的食物,“巧姨给准备了好多有营养的早餐,吃这些对身体好。”

    季柔并不是一个多事的人,但是她就是见不得一个人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生命是自己的,自己都不珍惜,难道别人会管?”

    人啊,就是如此,没病没伤能活蹦乱跳的时候就使劲折腾自己的身体,等折腾残了,后悔都来不及。

    他还是盯着她,眼睛一眨不眨,像是定在了她的身上,季柔被他盯得有些发怵:“看着我干嘛?不管怎么看我,这些话我说都说了,能让我吞回去?”

    “……”秦胤泽张了张嘴,但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什么?”季柔后退了一小步,再指了指桌上的早餐:“快吃早餐吧。再不吃就凉了。”

    “来了!”半晌,秦胤泽声音沙哑地说出了这么三个字。

    “我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我说过我会回来的。”季柔看着桌上满满一烟灰盅烟头,眉头蹙得紧紧的,“没事抽这么多烟干什么?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终于来了!”秦胤泽蓦地伸手,一把将季柔拽到大腿上坐着。

    季柔吓得尖叫:“秦胤泽,干什么?快放开我,不然我对不客气了。”

    这个男人有病吧,一定是有病,一会儿抱她,一会儿嫌弃她是细菌。

    “既然来了,我怎么可能放走。”秦胤泽双手捏着她的双肩,沉沉道,“可知道,我等等了多久?”

    季柔挣扎,但是他的双手就像两只铁钳夹住她,让她动弹不得:“我昨晚不是发信息给说了的嘛,借我几个小时,我一定会回来的。”

    “我等等得太久了。”话落,他低头吻住了她。

    霸道的吻,来得猝不及防。

    季柔拼了命地挣扎,不但挣脱不开,反而让他的行动更为疯狂与霸道,他就像一头发狂的猛兽,随时都有可能将她吞噬。

    “呜呜——”季柔被这只疯狂的猛兽吻得舌头都快麻木了,只能发出如哭泣一般的呜咽声。

    她又抓又踢,但是都动不了他丝毫,他稳得像是一座泰山,牢牢将她压制在山脚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终于放开她,当她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时,更可怕的事情随之而来。

    在她毫无准备之时,秦胤泽一把将她放在了他的书桌之上,大掌一伸,她身上单薄的体恤便被他扯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