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番外篇,侵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52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你是什么神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修真万年归来

    第1018章:番外篇,侵占

    第1018章:番外篇,侵占

    “秦胤泽,这个疯子,疯了么?知不知道在干什么?”

    季柔用尽全力试图推开他,但是她的力气与秦胤泽相差实在太大。她挣扎了许久,也未推开秦胤泽丝毫。

    “是自己送上门来的。”秦胤泽伸出手指用力揉捏着她的唇瓣,埋头在她的耳边轻轻低语,“这一次,我绝对不会放离开!”

    他放过手,选择成全她,可是她又主动送上门,那么就怪不得他。

    “妈的,什么叫我送上门来的?以为我愿意来这个鬼地方么?”几乎赤条条地摆在人家的面前,季柔又慌又急,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是么?”他笑,笑得有些温柔。

    对的,季柔竟然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温柔。

    还有他此时此刻的笑容看起来也是真实的,不像平时笑得那么虚伪,笑容从未到达他的眼底。

    因为看不懂他、猜不透他的心思,季柔越来越慌,慌乱之中伸腿一踢,但是还没有踢到他,便被他抓住了脚掌。

    “乖,别闹!”他将她按入怀里,低头啃咬着她的唇瓣,又咬又扯:“好好享受,会喜欢我这样对。”

    “死变态!我又不是有病,怎么可能喜欢这种死变态!”第一次,季柔清清楚楚知道,原来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力气相差那么大,无论她如何挣扎,都逃不出他的魔掌。

    “不喜欢我?”秦胤泽的脸色一变,阴沉沉地注视着她,“那告诉我,喜欢谁?姓权的还是姓姚的?”

    “不管是姓权的还是姓姚的,又不是我的谁,我喜欢谁跟有什么关系?”季柔挣脱不开,张嘴一口咬在他的肩上,想要用这样的方法让他放开她。

    然而他像不知道痛一般,直到她咬破了他的肩头,喝到他的鲜血,他都未曾动手推开她。

    最终,是季柔咬累了,刚要抬起头来,便听到他说:“让我痛了,那么接下来,就不要怪我让痛了。”

    ……

    痛!

    此时此刻,季柔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字,除了痛还是痛。

    季柔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会有这么一种痛,比打架受伤更痛。

    会比她以前受过任何伤害的痛都还要痛上几十倍。

    尖锐的,撕裂的,摩擦的……以前她没有经历过的,此时此刻正在经历着,就像经历一场人生劫难。

    “该死的!”季柔咬着牙,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承受着从未体验过的人生经验。

    在她面前,他就像一头不知道疲倦的野兽,一次又一次撕咬着她,一次又一次吞噬着她。

    直到她被折腾得失去知觉……

    ……

    “嘶……”

    轻轻翻了一个身,季柔便痛得惨叫了一声。

    她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可怕又残酷的恶梦。

    梦里,那个叫秦胤泽的男人欺负了她,甚至……

    不,这不是梦。

    如果是梦,她身体的疼痛不会那么真实。

    季柔睁开眼睛一看,周围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自然什么都看不清楚。

    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钟了,唯一知道的就是身体像散了架一样,痛得她动一下都是痛苦的折磨。

    或许不仅仅是因为身体上的疼痛,而是心理的折磨让她几乎崩溃。

    这辈子,季柔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的第一次是这样被人夺去。

    这种痛是如此的刻骨铭心!如此的深入骨髓!这一辈子都无法让人忘记!

    “醒了!”黑暗之中,突然传来一道低沉的男性声音。

    “……”这个声音季柔太熟悉了,就是他,就是他让她踏入了万劫不复之地,让她失去了珍藏了近二十年的东西。

    突然之间,季柔觉得无比好笑,笑自己傻,也笑命运如此捉弄人。

    她人生的座右铭是天下不会掉馅饼,天上只会掉砸死人的冰雹。

    没有想到在经历过季家人的背叛之后,她竟然还会愚蠢到相信一个陌生男人会真心帮她。

    就是因为他对付了季辰东,就是因为他帮她救回了母亲,她就对他彻底放了心,相信他是一个好人。

    可是,她有没有想过,说不定这一切都是他和季辰东一起作的一场戏,把她当成小丑一样玩耍。

    他说得对,是她自己送上门来了,被他凌辱了,怪不得他,只怪她自己无知和愚蠢。

    季柔强忍住对他的恶心反胃,换上灿烂的笑容:“秦先生,我的身体享用得还算满意?”

    季柔没有听到他的回答,但是听到了他向她走近的脚步声,他来到她的身边,在黑暗中仍然准确地抓住了她的下颚:“说,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我对做了什么?”明明是他毁了她的清白,这个时候竟然还能如此理直气壮地质问她。

    季柔忽然觉得,这人叫秦胤泽的男人比季辰东那个丧心病狂的狗东西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说!”他加大了捏着她下颚的力道,痛得季柔嘴角直抽搐,可是她都没有喊一个痛字。

    “秦先生,想听我说什么呢?”反正他是她的金主,他想听什么,她说给他听就是。

    “说对我做了什么?”这个女人,真是龌龊。

    以前,他认识的她只会撒谎骗人。现在的她,竟然能对他使出如此卑鄙下流的手段。

    “呵呵……我对做了什么?”季柔很想笑,也就真正笑了,“就是看到的啊, 我把睡了。 ”

    他不想承认,那么她揽下这个责任就是,谁让她是人家手里捏着的一只蚂蚁,只要他想,他随时都能捏死她。

    “!该死!”

    “秦先生,别说得好像很委屈一样,前不久的凶猛劲儿呢?别忘记了,我也让爽得大吼大叫过。”

    “滚!”

    “秦先生,让我滚哪里去?”

    “滚!别让我再看到!”

    “秦先生,咱们之间好歹有了肌肤之亲,就忍心让我滚了?”

    她巴不得滚远一点,巴不得再也不要看到这个让她倒胃口的男人,可是没有他的允许她滚不远,因此她需要得到一个答复。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