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0章:番外篇,竹马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38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第1020章:番外篇,竹马

    与此同时。

    秦胤泽书房。

    秦胤泽揉着太阳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但是没太大用处。他的脑袋昏沉沉的,像是装了一脑袋的浆糊。

    楚元急急赶来:“少爷,找我?”

    秦胤泽一道凌厉的目光射过去:“怎么一回事?”

    秦胤泽说得不清不楚,但是楚元知道他所指的事情是什么,忙道:“少爷,是属下疏忽大意了。”

    一个意识绝对清醒的人怎么可能把一个人认成另外一个人,但是偏偏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了秦胤泽的身上。

    个中缘由,秦胤泽不清楚,但是站在他面前的楚元可是清楚得很,只是楚元不敢明说。

    秦胤泽眯了眯眼,没有接话。

    楚元看着秦胤泽阴沉沉的脸色,接着说:“我本是让季小姐给送早餐,却没有想到她竟然敢悄悄给下药。不过这都是我的错,是我看管不严,才让她有机可趁。”

    楚元低着头,都不敢抬头看自己的主子,因为跟主子的目光一对上,他所藏的秘密一定藏不住。

    他知道他这么做不对,但是他不想看着主子再受苦,于是利用了什么都不知道的季柔。

    楚元觉得,只要主子跟别的女人有了肌肤之亲,尝过男欢女爱之后可能就不会再想着那个远在几千公里之外根本就不属于他的然小姐。

    “她给我下药?”秦胤泽走近楚元,一个字一个字咬牙道:“她送的饭,我根本没碰,他怎么对我下药?”

    最初,秦胤泽也觉得给他下药的人是季柔,但是冷静之后,他觉得季柔对他下药的可能性不大。

    季柔这个女人爱撒谎骗人,性子野,喜欢钱,有很多坏习惯,但是她还没有堕落到拿自己的身体来做生意。

    相反,因为她的心里藏着一个人,一直以来她都把自己保护得很好,她在等那个人回来,是他毁了她的一切美好。

    “少爷,这个属下就不太清楚了。我也是听佟医生说在季小姐的包包里发现了这个药。”楚元知道不能承认,绝对不能承认,一旦承认,后果绝对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秦胤泽挑眉冷笑:“不知道?”

    楚元嘴硬道:“少爷,要不我让人去问问季小姐。”

    “她是能质问的?”秦胤泽目光阴沉了几分,又道,“楚元,别以为跟在我身边的时间长,我就能任为所欲为。”

    楚元吓得背脊一凉:“少爷,有在我怎么敢乱来。再说了,不管我做什么,我都是为好。”

    秦胤泽冷笑:“我的身边不需要打着为我好,却背着我做坏事的人。走吧,我这里不需要了。”

    一个手下敢背着主子乱来,有一次就会有二次三次以及无数次,这样的人,秦胤泽不会再用。

    楚元急了:“少爷,这怎么行。这些年都是我在的身边照顾着,换了别人,我不放心。”

    秦胤泽瞅他一眼:“这是犯错的代价。”

    楚元:“少爷……”

    这样的结果,在做这件事情之前,楚元就已经料想过,这算是他预料之中结果最轻的惩罚了。

    他知道他家主子作出的决定很难再改变,他说再多也无用,只是在最后时刻,还不忘记尽一点“忠”。

    楚元又说:“少爷,那在我走之前,需要我把季小姐带走么?不想看到她,那么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让她出现在的眼前。”

    秦胤泽说:“楚元,知不知道在说什么?”

    楚元说:“少爷,不是讨厌季小姐?”

    楚元突然有些害怕了,好像自己的伪装全被主子看穿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没能隐瞒过主子的眼睛。

    秦胤泽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

    这个眼神楚元懂,他知道,就算主子以为季柔对他使用了卑鄙的手段,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她离开的打算。

    楚元突然意识到,自己冒着随时都有可能丢脑袋的风险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其实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不但没能治好主子的心病,还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狈,这不就是俗话说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

    墓地。

    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有一块非常特别的墓碑。

    为什么说特别,因为这块墓碑上面涂上了各种颜料,看起来特别阳光,不像墓碑那么沉重。

    墓碑正面刻着的几个大字——项凌风之墓。

    季柔站在墓碑前,火辣辣的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身上的汗水,早已湿透了她的衣衫,可是她却像不知道热一样,就那样呆呆地站着,一站足足站了将近一个小时。

    许久许久,久到整个世界都快安静了,她才轻轻伸出手抚摸着刻画在石碑上的几个大字,一笔一画地勾勒着那个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风哥哥……”

    叫出他的名字,她的鼻头一酸,眼泪再次夺眶而出:“风哥哥,到底去哪里了?”

    “风哥哥,我知道,还在,一定还好好活着,只是去了一个小柔找不到的地方。”

    “风哥哥,说过,小柔有难的时候,一定会现身,一定会的,可是我被欺负的时候,在哪里呢?我喊破嗓子,也没有来接我。风哥哥,真的把小柔忘记了,真的记不得小柔了么?”

    她还清楚记得,他牵着她的手,对她说:“小柔,别害怕,叔叔走了,还有我,以后让我疼,让我保护。”

    当时听到他这番话,她高兴得像一个傻子一样,拉着他的手又笑又跳:”风哥哥,我一直在等说这句话。我在等,等对我表白。我还以为我等不到呢,没有想到今天等到了。”

    她踮起脚尖,凑上去,主动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风哥哥,我喜欢。从小我就想嫁给。”

    他们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经过了人生最美好的年华,然而就在前不久,就在经历人生最大的打击时,他竟然也从她的生命中消失了。

    突然之间消失的,消失得那么彻底,杳无音讯,她找了许久,一点点关系他的线索都没有找到。

    仿佛,他这个人从来都不曾存在过。

    仿佛,她和他过去的记忆,只是她的幻想,一切都不曾真的出现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