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番外篇,烤鸡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921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北宋大丈夫最强无敌熊孩子大唐之最强帝王我不当鬼帝

    第1023章:番外篇,烤鸡

    “季柔,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秦胤泽看着她,怒沉沉地说道,“我告诉,今天这份协议,签也得签,不签还是要签,我没有给第二条路选择。”

    “呵……秦胤泽,有本事就杀了我,不然休想让我妥协!”什么玩意儿啊,他能够忘记他对她做了什么,但是她绝对不会忘记他是一个强—奸犯。

    这种人渣,垃圾,禽兽,死变态,她跟他呼吸同一片空气她都嫌脏,还要让她嫁给他,他好好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季柔从来都不是善良之辈,也从来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她绝对绝对不可能嫁给这个毁了她的清白和梦想的禽兽。

    “是么?”秦胤泽冷冷一笑,既而转身,迈着他修长的大长腿往外走去,“季柔,只有今天晚上这个机会,错过了那就是彻底错过了,明天千万别来跪着求我。”

    “求?呵呵,秦大少爷,那就好好等着吧,看我会不会去求。”可是满腔的挑衅之言刚刚说出口,季柔就后悔了,不是她改变了主意,而是她从秦胤泽回头的那个笑容当中读到了什么。

    季柔一时想不明白他到底想用什么样的方法对付她,但是一想到自己为什么还会在他的家里时,她瞬间明白了。

    秦胤泽这个禽兽能用母亲的安危来威胁她一次,那么自然有二次三次,他抓住了她的弱点,便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这个招数来牵制她。

    这个人毫无人性、没有节操、没有底线、禽兽不如,但是他有权有势,跟他斗,季柔自认是拿鸡蛋去碰石头。

    鸡蛋碰石头的结果是什么,大家都清楚。

    于是,在秦胤泽踏出房门的一刹那间,季柔一个箭步冲上去挡在他的身前:“秦胤泽,到底想干什么?”

    她不会再傻傻地相信,这样一个阴晴不定、又没人性的男人会是真的想要补偿她。

    他说:“补偿!”

    她咬牙切齿:“如果真的想补偿我,那就放我走,别让我再看到。这就是对我最大的补偿。”

    秦胤泽突然伸手,撩起她一缕发丝闻了闻,邪魅低语:“的味道让我着迷,我舍不得放走。”

    “死变态!他妈别碰我,真恶心!”季柔想退开,却被秦胤泽一把搂住了腰,“死变态!放开我!”

    他眸色忽然一沉:“季柔,别跟我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我没有时间跟玩。我让签,就乖乖签字,别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我的耐心。”

    什么跟什么啊,季柔气得跳了起来:“秦胤泽,谁他妈跟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这个自大又自私的贱男人,他还真自大地以为,她是想贴着他,想要跟他扯上点什么关系吧。

    秦胤泽阴沉沉地看着她,声音也低沉了几分:“季柔,我……不是能惹得起的男人。”

    这个男人的气势太过强大,强大到他一发声,季柔便被他震慑得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能软绵绵地让他抱着。

    季柔相信,他真的有掌握她生死的能力,说不定只要她不听话,下一秒钟,他就有可能扭断她的脖子。

    想到自己那么轻易就丢了性命,季柔吓得身体一颤,额头冷汗也噌噌地往上冒,虚软得连独自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我签,我签还不成么?”

    他伸手抚上她的脸,轻轻捏了捏,似笑非笑地说道:“季柔,早早签了,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有些事情明知道不可为,却非要为之,那不是勇敢,而是愚蠢。”

    “是是是……秦大少爷说得是。”季柔笑嘻嘻地应着他的话,心里却酸得像是吃了几坛子老陈醋。

    不过,她还是认同他的观点。

    聪明人,识进退,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知道在什么人面前该说什么话,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于是,季柔收敛了自己所有的锋芒,换上乖巧讨好的笑脸:“秦少教训得是。以后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不会再不知分寸。”

    秦胤泽放开她,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没有说话。

    季柔瞅了他一眼,乖乖捡起被她扔在地上的文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以及按上了手印:“秦大少爷,我按的要求做了,这下满意了么?”

    秦胤泽接过文件查看:“不满意!”

    季柔以为他故意找她麻烦:“到底还想我怎样?”

    该死的!她好想扑过去一口咬死这个男人……不,不能用咬,咬会脏了她的牙,她应该用脚踩死他。

    秦胤泽边走边说:“的床上有套衣服,换好来我书房。”

    季柔气得在他的身后挥拳头:“这么晚了,去书房干什么?”

    “别多想,我对没有‘性’趣。”秦胤泽突然回头,“对了,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五分钟内我见不到,后果自负。”

    “王八蛋!人渣!死变态!”季柔气得一踢脚,谁知道踢到了化妆桌上,疼得她跳了起来。

    啊啊啊!!

    她上辈子是干了多少坏事啊,老天爷这辈子才会这样欺负她!

    ……

    秦胤泽给她准备衣服其实就是一件白衬衫,季柔不懂他为什么要让她穿这个,再不情愿也得穿。

    季柔脸蛋儿长得精致,皮肤白皙光滑,粉嫩得像是能掐出水来,也正是因为如此,简简单单的一件白色衬衫穿在她的身上,也能把人给惊艳一番。

    当然,这个惊艳并不是季柔自己臭美,而是她出现在秦胤泽办公室时,办公室里的众人给出的反应。

    办公室里除了秦胤泽之外,还坐着几名身穿西服看似正正经经的男人,当季柔出现时,几名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之后,便再也移不开了。

    他们看她的样子,就像……对了,季柔像到一个形容,就像是一群饿了十天半个月的饿汉突然看到了一只香喷喷的烤鸡。

    那个嘴馋得,口水都快掉地上了。

    真的,季柔此时此刻最直观的感受,仿佛自己是一只被拔了毛,烧得色泽金黄,香味飘香的烤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