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8章:番外篇,死杠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31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特种兵王

    第1028章:番外篇,死杠

    他是她喜欢的人,他是她在乎的人,他是从小陪着她一起长大的人,他对她的看法,她很在乎。

    他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好的傻丫头,我记住了,我不是的别人,我是的人。”

    她在他的怀里蹭蹭,微微仰起头,想要他吻吻她,眼看他低下头,唇立即就要吻上她了,可是……

    咚咚——

    恼人的敲门声响起,把季柔从美梦中吵醒,也将她从美梦中拉回到残酷而又冷漠的现实。

    这里不是学校大门,这里更加不可能有她的风哥哥,她现在还身在狼窝里,随时都有可能被狼吃了。

    突然之间,季柔觉得自己身体的力气被抽干了,心也被掏空了,拔凉拔凉的:“风哥哥,一定没事的吧。一定要好好活着啊。”

    哪怕他们再也不可能在一起,她也希望他能好好活着。

    咚咚——

    恼人的敲门声再次响起,似乎她不去开门,敲门的人就不会离开,怎么有那么讨厌的人。

    季柔这个人本来就有起床气,这一次又是被人打断了她和风哥哥在一起的美梦,心里的火啊烧得那个旺。

    她快速翻身下床,冲到门边把房门拉开,本想吼吼,可是一看到站在门口周身像是被冰块罩住的男人时,她的火瞬间灭了。

    操!

    她一定是跟这个贱男人犯冲,他就是她命中注定的克星,上帝派来惩罚她的恶魔。

    她发火的时候,他就是冰块,能灭了她的火啊,真是悲伤。

    无奈之下,季柔只能软趴趴地挂在门上:“秦大少爷,是闲得吃饱了没事干一大早就跑来敲我的门?还是有什么重要到必须现在要说的事情?”

    “一大早?”秦胤泽抬手看了一下时间,紧蹙着眉头说,“现在已经上午九点了。”

    再说了,要不是巧姨敲不醒她,她以为他愿意来敲她的门?

    他的事情多得很,还真不是她所说的吃饱了闲得没事干。

    季柔达拉着脑袋,哈欠连天:“秦大少爷,这么早来吵醒我的用意就是告诉我现在是上午九点了?”

    这人发什么神经啊。

    她又不傻,几点了要让他通知么?

    只想送他两个字——滚远一点!

    不,好像不是两个字,是四个字——再滚远一点!

    季柔脑袋昏沉沉的,只想要送他走,她再回床上去补觉:“我知道了,现在已经上午九点了,去忙的事情吧,不用照顾我。”

    这女人!

    秦胤泽的脸色又沉了沉,冷声道:“给半个小时时间收拾,半个小时后出发去机场。”

    “哦,我知道了。”她将门甩上,迷迷糊糊往房间走去,“秦大少爷,拜拜啊!”

    回到房间,季柔一头扎进被窝里,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成功进入了深度睡眠。

    还有什么事情比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做着自己想做的美梦更幸福呢?

    没有,没有,肯定没有!

    然而,这一次,她的美梦仍然没有做完,又被人给打断了,要问是怎么打断的?

    季柔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惨绝人寰!

    她睡得好好的,被人泼了一身的水,说惨不惨?

    “…………”季柔被眼前的人气得都没有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快速起伏的胸口,证明了她有多生气。

    倒是一旁的巧姨战战兢兢的想要解释,但是被秦胤泽手一挥赶了出去。

    其实不用巧姨解释,季柔也知道巧姨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泼她的水,这事就是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到,一定是秦胤泽指使的。

    该死的男人!

    “秦胤泽…………又要干什么?”她身上穿着湿淋淋的睡衣啊,这个男人扛她去哪里?

    是想把她扛出去,让她丢人现眼么?

    “秦胤泽,放开我!我跟说,要是让我出丑,我会拉着一起,不信尽管试试。”季柔又踢又警告,但是对于稳如泰山来说的秦胤泽都没用。

    威胁不行,季柔又来软的:“秦大少爷,我知道我错了,这次就饶了我吧,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虽然她并不知道她错在哪里了,但在这种关系到出不出丑的时候,认个错算得了什么。

    “再吵一声,我割掉的舌头!”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女人能够这么舌噪,噪得他真想割掉她的舌头。

    “……”季柔赶紧捂住嘴,不敢再吵再闹了。

    因为他相信,这个男人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听到他威胁的话时,她都能感觉到舌根痛。

    季柔一定不知道,刚刚半个小时时间到了,没有等到人的秦大少爷踹门而入,看到她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睡得像一只猪时,当时就想宰了她。

    把她宰了拿去卖了,那么以后她就不会再有机会搅乱他的生活,不会再有机会耽误他的时间。

    秦胤泽把她丢上了车,季柔方才想起刚刚他有跟她提到机场:“秦大少爷,我们这是要去机场?”

    秦胤泽坐在她的旁边,嫌弃地瞅了她一眼,没有答话。

    季柔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很难看,脸没有洗,头没有梳,身上还湿湿的,就像一个叫花子一样,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吧。

    她还是很自觉的,知道他不想靠她太近,自觉地往旁边挪了挪:“那个秦大少,我们去机场飞哪里呢?该不会是去度蜜月吧?”

    她不停地说,秦胤泽被她吵得耳鸣,侧头用一道凌厉的眼神警告她,让她闭嘴。

    偏偏季柔这个人特别皮实,好了伤疤就会忘了疼,这个时候秦胤泽没有发威,她就不知道他发威时有多可怕。

    她无视他的警告,继续放飞自我:“我也知道不可能是去度蜜月,不过我就是想知道我们究竟去哪里?不说,我心里没底,我就会害怕。我害怕就会一直说话,说很多很多的话。”

    吵得他不得安宁,吵得他厌倦她,吵得他受不了她,那个时候他就能够放她离开了。

    “那就继续说,口干了有水。”他不但不阻止她,还塞给她一瓶纯净水,一点都没有按季柔预想的套路出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