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9章:番外篇,道歉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43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第1029章:番外篇,道歉

    塞给她水之后,秦胤泽的目光再次看向前方,不管季柔怎么说,他都置若罔闻,不理不睬。

    季柔哼了一声,默默道:“拽什么拽,风水轮流转,总有一天会走霉运,那个时候别怪姑奶奶狠狠踩两脚。”

    “哎哟……”还没有得意几秒钟,季柔被人狠狠地捏了一把,这人真是变态,哪有捏人玩的。

    她恶狠狠地瞪他,他却冷漠地看着车前方,仿佛刚刚捏她的人不是他。这个傻王八,车后座只有他们两个人,除了他还会有谁?

    他真以为她脑子里长了包么?

    季柔肯定不知道,在秦大少爷的眼里,她的智商并不是脑袋里长了一个包,而是和吃了睡睡了吃的猪比她都胜不了。

    当然,因为不知道,季柔还在心里得意地骂他蠢,诅咒他总有一天会因为蠢而死掉。

    ……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车子到达闵洛城国际机场。

    季柔以为秦胤泽会直接拎着她上飞机的时候,秦胤泽把她带到了特级VIP休息室,休息室里已经有人为她准备好了“漂亮”的衣服。

    季柔之所以把漂亮这个形容词加了引号,那是因为衣服是漂亮的,只不过并不是她喜欢的风格。

    粉嫩的颜色,这是十几岁的小女生的爱好,并不是她所爱。她已经是年满二十的成年人了,她喜欢成熟简单一些的颜色。

    这次不用秦胤泽再叮嘱什么,季柔已经知道该怎么办了,毕竟她比他还想换掉身上的湿衣服,不然没脸出去见人。

    换好衣服,季柔还简单收拾了一下,像她这种天生丽质的女孩,不用化妆,顶着素颜出门也能迷倒一片人。

    季柔对自己的模样还是很满意的,谁知出来之后,秦胤泽都没有正眼瞅她一眼,然后她就被拖着上了飞机。

    飞机并不是季柔想象中的超级土豪都会坐的专机,只是商务VIP座位,看来这位大少爷还挺接地气的。

    季柔是被秦胤泽拖着坐到她的位置的,刚刚坐下就有空乘人员过来接待他们了:“先生,我叫戴丽,今天们的飞行途中将由我为们服务。有什么需要请随时叫我。”

    漂亮的空乘微微弯腰,性感的身体在秦胤泽面前晃了晃,一边悄悄地给秦胤泽塞了一张卡片,上面有她的电话号码。

    “我操!”季柔惊讶得嘴里能塞下一个鸡蛋,现在的空乘小姐的胆子都这么大了么?敢如此光明正大地当着她这个“原配”的面塞纸条给男人了。

    虽然她并不想承认,但是也不能改变她目前挂着秦胤泽的妻子这个身份。难道就因为秦胤泽瞧不起她,那么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欺负她么?

    季柔突然觉得胸口堵了一口闷气,吐不出,咽也咽不下,难过得想打开天窗透透气。

    她倒要看看,秦胤泽这个没有底线、没有节操、跟什么人都能来一炮的男人会怎样去勾搭刚刚那位空乘小姐。

    季柔转过头靠在坐椅上默默地生着闷气,秦胤泽突然招手,叫来了乘务长:“是乘务员的负责人?”

    乘务长点头,露出八颗牙的标准式微笑:“是的,先生。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到?”

    秦胤泽眸光一沉,冷声道:“让们那边那位乘务员。”他指了指刚刚塞卡片给他的那位,“让她过来一下。”

    季柔:“……”

    还没有坐定呢,他就要招人家空乘人员来“侍候”了。

    季柔翻了翻白眼,明白到这个男人应该就是来者不拒的那种人渣。

    她就不懂了,他既然见一个女人就想睡一个,干嘛还跟她一起弄个结婚证的本本,甚至还带着她一起出门?

    单身一个人不是做什么事情都更方便,也能光明正大。

    季柔觉得,他一定是成心来恶心她的。

    身为服务行业的工作人员,尤其是他们这种空乘,只要不是客户提出一些不合理的事情,他们都能第一时间满足顾客需求。

    乘务长微笑礼貌道:“先生,请稍等,我马上让她过来。”

    乘务长按住挂在身上的对讲机:“戴丽,马上过来。”

    飞机的机舱只有那么一点大,不久戴丽就过来了,想到是她塞卡片的男人找她,她小小地激动了一番。

    可是秦胤泽一开口说话,戴丽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挂不住了:“这位小姐,请当着们乘务长的面给我太太道歉。”

    季柔:“……”

    给他的太太道歉,指的是她么?

    如果是的话,季柔感觉刚刚堵在胸口的那口闷气散开了,有些小人得志的小得瑟。

    得瑟之后,她又觉得自己很没有出息。

    被别人挑衅了,本来就该让人道歉的,她得瑟个什么劲啊。

    大大小小的投诉,可以说是天天都能见到,乘务长早就见怪不怪了,她礼貌客气地咨询:“先生,可以跟我说说她是怎么冒犯到贵夫人的?”

    季柔在一旁用力点头:“对啊对啊,快说说。一定要拿出有力的证据,不然就是栽赃啊。”

    不知道为什么,季柔突然很期待秦胤泽的答案,因此拼命地点头,扮演了一个爱听八褂消息的路人。

    秦胤泽没有解释,而是把刚刚乘务员塞给他的卡片还给乘务长:“这个证据够不够有力?”

    他在对乘务长说,但是明明就是说给季柔听的。

    季柔说:“这个算什么证据?我根本就不在她是不是有给递过什么卡片。”

    秦胤泽突然温柔地笑了笑:“乖,别说气话,这件事情我一定让她们给一个满意的交待。”

    季柔想解释:“不是……我……”

    话还没有说完,腰上又被人捏了一把,季柔乖乖地闭上了嘴,瞪大眼睛狠狠瞪他。她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一时又想不起究竟是哪里不对。

    乘务长是聪明人,拿到卡片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这是他们的乘务员撒网后不但没有捞到鱼,还让鱼把网给咬破了。

    名叫戴丽的乘务员更是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塞的卡片不但没招来金主,还让人给举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