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番外篇,高烧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1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美国超级牧场主超级全能学生徒弟个个想造反仙庭封道传似水流年终将错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鬼摸山

    第1039章:番外篇,高烧

    “秦、秦大少?”因为害怕,季柔小心翼翼向他靠近,走近了,秦胤泽仍然没有察觉到她。

    不,准确地说,他看着窗外某个地方看得太入神,他的魂跑了,留在这里的只是他躯壳,所以他不怕风吹,也听不到她。

    有那么一刹那,季柔竟然对他升起了一丝丝的心疼。当然只是一丝丝一丝丝,少到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季柔瞅了他两眼,立即跑过去把窗户关上,转身来到秦胤泽的身边:“秦胤泽,找死啊?”

    这一次,听到她的声音,秦胤泽眼神中有了光芒。

    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的时候,他眼神中的光芒又慢慢散去,最后又剩下一片死寂。

    她不是她,她不是他一直在等着的那个人。

    苦涩,在他的心间发酵蔓延,他知道无论他是生是死还是生病,那个人都不会关心他分毫。

    明明知道是这样,可是每每想到还是会心疼。

    他不知道他到底还在期盼什么?

    他不知道他到底还在执着什么?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他累了、困了、倦了,再也不愿意去想关于那个人的一切。秦胤泽缓缓闭上眼睛,一切就此结束吧。

    “秦胤泽,能听到我说话么?”季柔举手在秦胤泽的眼前晃了晃,他的样子真的好可怕。

    他明明就在她的眼前,可是她却总觉得他不在,就像是一具被人摄走灵魂的躯壳,活着与死亡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差别。

    季柔猜想,在他心底的某一个角落一定藏着一个秘密,一个别人无法触碰到,也无法帮他解开的秘密。

    她在他的身旁蹲下,柔软的手掌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拍了两下:“秦胤泽,生命只有一次,并且永不会重来。这是我曾经玩的一个游戏里面的一句非常经典的语录。”

    “就是因为这句语录,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好好爱自己爱家人。看看我,父亲车祸走了,父亲留下的公司被人抢了,母亲卧病在床,我他妈还被这个人渣糟蹋了,可是我没有想过去死。”

    “因为人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死了就剩下一堆骨灰,什么都没有了。想想看,要是哪一天,也被烧成一堆骨灰,装进小小的盒子里,埋进土里,那个时候还能有什么?”

    她叹息一声:“所以看开点吧,没有什么坎过不去,没有什么事情比生命还重要。”

    季柔一口气说了许多,把自己这些年总结的人生哲学都说了,谁知道秦胤泽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这个王八蛋!

    她说了那么多人生大道理,他竟然睡着了,一句也没有听进耳里,更别说记在心上了。

    季柔咬了咬牙,很想踹他一脚,不过很快,她发现了他的异常。他呼出的气息很烫,烫得有点不正常。

    季柔立即伸手去探他的额头,这一探,她感觉她的手都快被他额头的温度烫伤了。

    晚上和她一起淋了雨,现在还关在房间里吹冷风,他又不是小金人,不发烧才奇怪了。

    “秦胤泽,我恨不得把从窗户上丢下去。”季柔一边骂一边扶着他去床上躺着。

    这人长得高,身体也壮,她扶着他的时候,他全身的重量都在他的身上,把他的腰都快压断了。

    把他丢床上时,季柔因为重心不稳,也跟着倒了下去,并且倒在了他的怀里。

    她刚想起身,他突然出手,一把把她抱住:“别走!”

    季柔试图拿开他的手:“我不走,想烧死啊?”

    “别走!”他还是说的这么两个字,声音很虚弱,但是抱在她腰上的力道却是一点都不轻。

    “我又不是退烧贴,抱着我有什么用?”这男人,应该是从小缺少母爱吧,一生病就把她当成他的妈妈了。

    说实话,这个时候的他,还真像个孩子,没有醒着的时候那种浑然天成的霸道强势,也没有平时那么毒舌,他安静得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别走!”他抱着她,紧紧地抱着,嘴里还是这么两个字。

    “好,我不走。儿子,也要乖啊,妈妈会陪着的。”季柔揉揉他的头,他缺少母爱,那她就委屈一下假扮一下他的母亲吧。

    果然,听到她叫他儿子,这个男人没有再叫唤了,乖乖睡了。

    “我要是能生出这么大一个儿子,肯定得把老命丢了。”季柔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人啊不管多强势,只要生病,还不是脆弱得像一个孩子一样。

    她看着他,他长的真的还挺好看的,轮廓分明的五官,恰到好处的身材以及好听的声音。

    呸!

    她在想什么呢?他长得好看也掩盖不了可恶的事实。

    要不是她心肠好,她肯定得趁这个时候狠狠收拾他,让他跪在她的面前哭着喊——妈妈!

    好不容易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季柔急急忙忙联系酒店工作人员找来医生。

    医生给秦胤泽测量体温后打了一针退烧针,又开了几道退烧药,让季柔给他服一道。

    医生还吩咐,半个小时后再帮他测测体温,如果没退烧就要送医院了。

    送走医生,季柔回到房间,探了探秦胤泽的额头,感觉要好一些了,她稍微松了一口气。

    她在他的床边坐下:“秦胤泽,听到没有,要是不退烧,就要送医院了。看外面风大雨大的,道路估计都淹了,不退烧,只能烧死,所以自己看着办吧。”

    “秦胤泽,心里到底藏着什么事呢?”季柔看着他,“是家庭破碎?还是女朋友跟别的男人跑了?”

    想来想去,季柔还是觉得家庭破碎对他造成了伤害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因为这些年闵洛城把那个“秦先生”传的像一个神一样,却从来没有提起过他的妻子。

    季柔觉得很有可能是那个秦先生和妻子离婚独自带着儿子,他又忙事业,忙得把儿子忽略了。

    于是秦胤泽得不到父爱和母爱,在慢慢长大的过程中就变得性格扭曲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