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8章:番外篇,种子生命力顽强?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6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你是什么神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修真万年归来

    第1048章:番外篇,种子生命力顽强?

    心底的浮躁到底是什么,秦胤泽不愿意多想。

    他又拿起香烟狠狠抽了几口,一支抽完不够,又接着抽了几支,直到喉咙被熏疼,他才停下。

    烟是抽了,心中的浮躁却是一点都没有减少,脑海里想着的全是房间里的那个蠢女人。

    那个蠢女人躲进浴室泡了那么久的冷水,一杯预防感冒的药能否预防她感冒发烧?

    秦胤泽不太能肯定,又或者他只是想找一个再去她房间的理由,必定要亲眼看着她已经睡下了,他才会放心。

    他抬起手腕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时针指向晚上八点。

    秦胤泽起身,又冲了一杯冲剂往季柔的房间走去。

    她已经睡着了,不过眼睫毛湿湿的,眼睛也有一些肿,看来刚刚是哭过了。

    这个蠢女人,他欺负她的时候,为什么不哭?躲着哭,谁会知道她在伤心难过?

    他伸出手,想去探她的额头,然而还没有探到她,便被她一把给拍开了,她蓦地睁开眼睛,怒红着双眼看着他:“滚!”

    秦胤泽冷下脸:“再把这杯药喝了。”

    已经让她喝了一杯药了,难道还不够,要让她再来一杯,他是觉得他的种子生命力有多强大?一次紧急避孕药都毒不死他的种子?

    再说了,这个禽兽自己做的错事,凭什么要她替他买单?

    不是她愿意怀他的种,而是她不想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指着他吼道:“团成团,圆润地滚出去!”

    秦胤泽霸道道:“喝了。”

    季柔指着他的鼻子:“滚!”

    秦胤泽出手捏住她小巧精致的下巴,逼着她张开嘴,把药水灌进她的嘴里。

    这种灌药的方法,今早季柔才在他的身上用过,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换他用在她的身上了。

    只是季柔力气没有他的力气大,他被灌的时候,他是处于上风的。现在她被灌,处于上风的还是他。

    就这样,季柔不甘不愿地又喝下了一杯“避孕药”。

    “姓秦的,今天给我的耻辱,最好牢牢记住,来日,我一定会原封不动地还给。”妈的,这个人欺人太甚,做了一次爱灌了她两杯紧急避孕药,他是成心要让她断子绝孙。

    是个人都知道这种事后紧急避孕药副作用特别大,每年服用次数不能超过三次,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否则会造成习惯性流产的后果。

    她才吃了几天紧急避孕药,今天又灌她喝,还喝两次,他不是想让她断子绝孙,又是什么?

    “我等着。”他不急不慢地接话。

    “那等好了。”季柔说得咬牙切个子,最后还是气不过,抢过水杯往墙上砸去,把水杯砸了个粉碎。

    只算有个东西的遭遇比她还要惨一点了,季柔心中的怒火,稍微轻了那么一点点。

    她就不信,一辈子她都只能让他欺负。

    ……

    天气不好,似乎注定有一些事情发生。

    两个小时前,一直在养病的秦妈妈战嫣病情突然加重,秦家人冒着风雨把她送到江北最好的医院抢救。

    一个小时过去了,两个小时过去了……时间一分分溜走,抢救室的灯还亮着,医生也在忙碌着,病人还没有脱离危险。

    身为秦家的当家人,秦越带领着一大家子人守在抢救室门外,焦急而又担心地等待着。

    从秦妈妈进抢救室,秦爸爸秦灏的目光便着盯着抢救室的门,一分钟就没有移开过。

    秦乐然担心爷爷,坐在他的身边,紧紧握住他的手:“爷爷,奶奶一定不会有事的,不要害怕。”

    秦灏没有吭声,看似平静的面容下有着强烈的担心和心痛。

    虽然他知道这一天迟早就会到来,但是当真正到来时,内心还是会害怕,那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啊。

    几十年前,他在嫣然山的桃花林里遇见她,当她望着他羞涩一笑时,他就告诉自己,这辈子一定要好好保护这个女人。

    那年,她不过十八岁,花一样的年龄,比花儿还要好看的容貌,只是一眼,便再难忘却。

    后来,他追求到她,她成为他的妻子。再后来,她为他生下一个孩子,从那以后身体一直不好。

    他知道,都是他,要不是他让她生孩子,她便不会留下病根,不会拖着病怏怏的身体活了几十年。

    想到他们一起走过的几十年,秦灏心中的一根弦突然断了,从不轻易流下的眼泪一滴一滴从他逐渐衰老的脸颊滑落。

    秦乐然抱着他,心疼极了:“爷爷,奶奶不会丢下我们,她一定会好起来,一定会的。”

    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可是秦乐然的心中也清楚,奶奶病得太久,身体一日不如一日,能抢救过来的机会很小很小。

    看着母亲在抢救室里,看着父亲难过,秦越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拥有了无数财富,是商界的风云人物,他能谈好每一个项目,却对母亲的病束手无策。

    这一刻,秦越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他拥有再多的财富,但是在病魔和岁月面前还是那么的无力。

    他什么都做不了。

    想到这些,秦越垂在身侧的两只手紧紧握成拳头,越握越紧,越握越紧,直到一双柔软的手握住了他的。

    她的力气并不大,但是却像一粒定心丸一样让他安心不少,他低头看她,她也正好在看他。

    她什么都没有对他说,但是只要知道她在身边,已经足够驱逐他内心所有的恐慌。

    叮咚——

    抢救室的灯终于熄灭了,秦家人齐刷刷看向门口,看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出来,不等他们问,医生摘下口罩说道:“秦总,老太太暂时脱离危险了。”

    听到医生的话,秦家人并没有开心,因为他们都听明白了,医生说的是暂时,只是暂时。

    医生又说:“详细情况,我一会儿再跟秦总仔细报告,现在先把病人送去病房。”

    转移到病房的秦老太太的情况比他们想象的情况要好很多,可能她心里还有太多太多的牵挂,她一直在强撑着,没让自己垮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