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番外篇,昨晚谁喊我用力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42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第1053章:番外篇,昨晚谁喊我用力

    秦胤泽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好玩么?”

    谁他妈跟他玩了,她是在躲避他这个变态的追杀好不好。

    季柔转身就想跑,秦胤泽的声音再次从身后传来:“季柔,要是敢跑出这间房间,我非打断的两条腿。”

    季柔双腿一软,这个男人的威慑力对于她来说太大了。

    他不过就是威胁她一句,她不但跑不动了,双腿还真有痛感,感觉是真真切切被他打断了双腿。

    跑了,可能要被打断双腿。不跑的话,那就是死定了。

    权衡利弊之后,季柔决定先跑再说,说不定她跑得快,跑掉之后秦胤泽抓不到她,那么她就能愉快地玩耍了。

    门打开,门外不知道何时站了两个“门神”,他们堵在门口,堵住了季柔的去路。

    眼见跑不掉了,季柔赶紧把迈出的一条腿收回:“秦禽兽,我的脚还没有着地,不算我出了这个门。”

    秦胤泽坐在椅子上,优雅地翘起了二郎腿:“既然那么喜欢玩猫抓老鼠的游戏,那就继续跑吧。等玩够了,咱们再好好算账。”

    季柔换上讨好的笑容:“没有,我没有想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我就是想吃几只烤鸡腿,听说这里的鸡腿特别好吃,于是我过来吃吃看。我还准备给带两只回去的。”

    秦胤泽冷笑着向她招招手:“不想玩了,那就过来。”

    他霸道又邪恶的冷笑,触碰到了季柔一级防线,她立即双手抱在胸前:“秦胤泽,又想干什么?”

    她可没有忘记,两次被他办了,他都是坐着的,这个男人坐着的时候都是那么的强悍啊。

    秦胤泽邪魅一笑:“我没想干什么。倒是,是不是希望我干点什么,才不会让失望。”

    季柔:“……”

    王八蛋!

    不要用那么邪恶的语气跟她说话,说得她胆颤心惊的。

    秦胤泽又道:“过来。”

    季柔左右看了看,打探房间还有没有别的出口,万一他要是真敢对她做什么,她就打爆他的头再逃走。

    秦胤泽:“季柔,我真想砸开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不是浆糊。明知道不可为,偏要为之,只有脑袋里装浆糊的人才会那么做。”

    季柔:“脑袋里装的才是浆糊。”

    看她还磨磨蹭蹭,秦胤泽的耐心都快被她磨完了,他加重了声音:“再不过来,是想我亲自动手。”

    话落,季柔瞬间小跑到他的身旁,不过还是留了两步的距离,时刻注意着他的两只手。

    这个男人的手臂长,说不准就会突然出手把她拽到他的怀里,然后又开始他低级下流的发泄。

    想想都好生气,她又不能把他怎么样。

    要是打得过他,她一定得准备一把剪刀,把他的作案“工具”废掉,看他还怎么乱来。

    “坐好。”他又说,那语气在季柔听来就像爷爷训孙子一样,这个王八蛋还真在她面前充大爷。

    季柔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恶狠狠地瞪着他:“秦胤泽,一天到晚到底在想些什么呢?我没有抢过的女朋友,跟无怨无仇的,怎么就恨不得让我去死?”

    这个蠢女人,一天到晚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他要是想要害她的性命,会让她活到现在?

    秦胤泽有些无奈,试着跟她解释清楚:“我跟结婚,是想对的人生负责,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丢下不管,也没有想过要弄死。”

    可是秦胤泽又想错了,季柔的脑回路跟他想的还真不一样,听到他的话,她立即弹跳而起:“秦胤泽,又在想什么鬼主意了?我告诉,要是再敢欺负我,我一定会跟人拼命的。”

    秦胤泽:“……”

    好想一把捏死她,证明她的猜测没错。

    季柔戒备地看着他:“我跟说,但凡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人性,就不能对睡过两次的女人下手。”

    季柔的想象力,秦胤泽不得不服。好说跟她说不通,这个女人就是欠操,那他就依了她。

    他说:“既然问我想干什么,那我就直白地告诉。现在我给两个选择,一个脱光了衣服躺床上去,等着我睡。二是把两条腿伸出来,让我打断了。”

    “果然没安好心。妈的,刚刚还用那么温柔的话来骗我,害得本小姐差点就信了。”还好她没有相信,不然真的会死不明白的。

    秦胤泽手指轻轻敲了敲,再道:“季小姐,那么请告诉我,这两种方法选哪一种?”

    “我选……”被他睡过两次了,也不在乎再被他睡一次,两条腿要是打断了,她就永远逃不出他的魔掌了。

    季柔动手就把身上的衣服脱掉,转身就倒在床上,呈大字型躺着:“王八蛋,来吧。老娘要是喊一声疼,我就跟信。”

    “疼?”秦胤泽起身,高高在上地看着躺在床上一幅视死如归的季柔,“不是爽么?”

    季柔觉得耻辱:“要上就快点上,罗嗦个什么鬼?”

    秦胤泽走近,弯腰在她上方:“季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忘记了昨天晚上是谁抓着我的背,哭着喊我用力一点的?”

    季柔:“秦胤泽,再说我一个字,我弄死!”

    被他睡了,她还觉得没有什么,反正第一次早就被他夺了,她气的是她自己啊,她竟然沉沦了。

    想起昨晚,其实说起来她好像比他更疯狂,尤其是到了最后,她把这辈子的脸都给丢尽了。

    那时候说的那些话,平时就是打死她她也说不出口啊,偏偏被那个男人弄得神魂颠倒,都差点忘记自己还是个女人了。

    秦胤泽轻笑:“季小姐,想不起来,我不在乎帮回忆回忆。”

    反正在他面前她的脸都丢尽了,她不在乎了,挑衅道:“秦大少,来啊,帮我好好回忆回忆,让我知道有多厉害。”

    季柔一横起来,秦胤泽的脸色倒是沉了沉,不满地瞅着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很多时候他都要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女人了。

    看他迟疑,季柔更嚣张了:“怎么?不敢了?还是昨天晚上已经把的体力折腾光了,不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