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番外篇,你是要跟我同房?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61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盛华

    第1070章:番外篇,是要跟我同房?

    “凭什么?”

    季柔恨不得把手中的悔过书一把扇到秦胤泽的脸上去,但是看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时,她硬生生收住了手。

    这个男人比她以为的更可恶!!

    “不想写?”秦胤泽看着她,不但目光温柔,连问话的声音都是温柔的,仿佛只要她点头说不,他就会同意她任何要求。

    季柔很想挺起胸膛回答一声“不”,但是她知道秦胤泽这个男人绝对不可能对她温柔,他的心里一定又在想着怎样算计她。

    她不知道他在算计什么,心里没底。

    季柔握紧拳头,深呼吸再深呼吸,努力调整气息,比他弱,扳不倒他,那么她就只能忍。

    她换上灿烂笑脸:“秦大少,误会了。其实我很想写,只是我不太清楚我哪里做得不好,还请秦大少指点指点。”

    “不知道哪里做得不好?”秦胤泽扬眉反问。

    她还敢跟他说不知道哪里做得不好,那就是她还没有认识到她错在哪里,这是秦胤泽绝对不能轻易饶恕她的重点。

    季柔陪着笑:“我知道,我可能没有哪一点让满意,但是不能这几天上厕所都写在悔过书上吧,所以能不能麻烦帮我画画重点,我才知道从何下笔。”

    “我再给一个小时的时间,再去好好想想。”秦胤泽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晚上九点半。”

    季柔咬牙:“秦……”

    秦胤泽笑:“嗯?”

    “好,我去好好想想,一定要想到满意为止。”季柔恶狠狠地瞪他一眼,转身甩门而去。

    她再次来到书房,想着自己这几天做过的事情,想来想去,都没有觉得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

    她觉得自己没有错,但是秦胤泽那个大变态不那么认为啊,可能在他看来,她喝水都是错误的。

    于是,季柔抱着脑袋想了想,决定从几天以前高速路上离开秦胤泽开始写起。

    她拿起笔,认认真真写下。

    第一,我不该在高速公路上借嘘嘘逃跑。

    第二,回到江北城之后,我不应该去麦当劳买了一盒冰激凌。

    第三,我不应该不听秦大少的吩咐,悄悄吃了鸡腿和猪手。

    第四,住酒店时我不应该花他的钱,更不应该把他的钱肆意挥霍一空。

    第五,我不应该先买机票回闵洛城。

    第六,秦大少回闵洛城,我不应该没去接机。

    第七,我更不应该跟秦大少顶嘴。

    第八,以后在他面前,我一定会言听计从,他让我往东,我绝对不往西。

    第九,从今以后起,他的爱好就是我的爱好,他就是我的天,是我的地,是我的生命的四分之三。

    第十,如果他还不满意,那还是我的错。

    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季柔列举了自己的“十宗罪”,该认错的认了,该拍马屁的也拍了。

    她倒要看看看秦胤泽那个贱男人王八蛋还能怎样刁难她。

    季柔再次来到秦胤泽的房间,那个家伙还在看书,看得很认真,跟上一次一样,仍然连眼角的余光都舍不得给她。

    她走到他的床边,尽量扮演一个听话懂事的乖媳妇:“秦大少爷,悔过书我写好了,还请过目。”

    秦胤泽没有看她,而是抬手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十点二十,这次她花了五十分钟写这份悔过书,他可以看看她到底写了什么。

    秦胤泽瞅她一眼,这才缓缓伸手接过她递来的悔过书,一眼瞟去,他的脸色就变得不好看了。

    季柔在观察他,一看他脸色不对,她就想跑路:“秦大少,慢慢看。时间不早了,我先回房间休息。”

    看着她跑,秦胤泽不慢不急地说道:“在我没有让走出这个房门之前,尽管走出去试试。”

    季柔还真不敢走了,回头咬牙瞪着他:“秦大少爷,要的悔过书我已经写好了,还想怎么样?”

    一条该提的都没有提到,她好意思说她写好了。秦胤泽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真不知道错在哪里还是故意挑衅他。

    不过,他可以用行动告诉她,不管她是不知道还是挑衅他,他都当她是在挑衅他,那么他奉陪到底。

    他笑了笑:“需要我告诉,到底做错了什么?”

    “需……不需要。”季柔点头,又摇头,“我已经在纸上写得很清楚了,我相信也应该能够清楚。”

    他说:“嗯。我是很清楚。”

    季柔:“那我可以回房去睡觉了么?”

    秦胤泽:“觉得呢?”

    季柔:“到底想怎样?”

    秦胤泽:“继续想想到底做错了什么,想到了写下来,再送到我的房间来,不然……”

    季柔打断他:“现在都快十一点了,我困了。”

    秦胤泽:“我也困了。”

    季柔瞪他:“那就睡觉啊,干嘛抓着我不放。”

    秦胤泽:“以为我高兴?”

    果然啊果然,她就知道并不是她做错了什么,就是因为他高兴,他就变态地想着法子整她。

    真的,她没有让他整死,那是她命大。

    季柔气得瞪着他,恨不得扑上去咬他几口。

    这次她没能再克制自己的怒火,有这个想法的时候真的向他扑了过去。

    “王八蛋,我咬死。”她压在他的身上,张嘴就咬他,说来也是巧,偏偏就咬到了他的胸前,场面上的气氛刹那间从剑拔弩张变得有些暧昧。

    “秦太太,这是想跟我同房睡?”他笑,笑容邪魅而又优雅,目光中更有着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光芒。

    季柔脸羞得发烫,想反驳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既然他已经这样认为了,她也不想解释,一个翻身滚到他的身侧,钻进他的被窝里:“睡觉。”

    “别忘记了,的悔过书还没有写好。”他说,但是眸子里的笑意却在慢慢加深,他并没有料到这招还能有这个效果。

    “贱男人,到底想怎样?”季柔默默地骂着,同时抬脚踢了他一下。

    她都睡在他的身边了,这个男人还在跟她提悔过书的事情,他到底还是不是男人了?

    秦胤泽:“最迟明天中午前……”

    这个男人……季柔干脆往他的怀里滚去,脸贴在他的胸前,伸手抱住他赤条条的腰:“睡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