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番外篇,好疼,你轻点!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44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第1071章:番外篇,好疼,轻点!

    秦胤泽手一伸,试图把季柔拎走,可是季柔抱着他的腰就是不撒手,脑袋还在他的怀里乱蹭:“秦大少,我真的好困了,拜托让我睡觉吧!”

    她柔软馨香的身体紧紧贴在他的身上,让他能够清楚感受到她每一个优美线条。秦胤泽的身体僵了僵,终究没有敌过她的胡搅蛮缠。

    今天晚上这局对峙,以季柔暂时领先告一段落。

    季柔的内心小小得意了一下,哼哼哼……不管什么样的男人,都过不了美女投怀送抱这一招。

    看来,真像刘点点所说,女人嘛还是要在适当的时候软弱一些,时而发发嗲,这样没有哪个男人招架得住。

    她原本以为秦胤泽这个变态男跟其它男人不一样,如今看来他还是有着所有男人都有的缺点,只不过平时比其它男人更狠一些。

    季柔就是在这样的得意中睡着的,至于睡着之后,秦胤泽还对她做了什么事情,她是一点都不知道。

    她不知道秦胤泽投在她身上的目光有多灼热,更不知道秦胤泽把她写的那份“悔过书”小心收藏。

    盯着季柔的睡相看了许久,秦胤泽才伸手拿起早就让人准备好的药膏和棉签,替季柔处理脸上的伤:“蠢女人,要是破了相,我肯定把丢了!”

    很多时候,秦胤泽都想不通季柔这个女人的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女人不是都很在乎自己的这张脸,偏偏这个女人把她自己的脸随意糟蹋。

    她脸上的几条伤痕,要是不及时处理,很有可能留下疤痕,可是整个晚上她都没有提起过。

    要不是因为不想后半生看着一张丑脸,他想他也不会多管闲事的。

    “嘶……好疼,轻点!”药膏多少有些刺激,涂沫在脸上的伤口上疼得季柔嘶嘶地喊疼。

    “活该疼!现在睡着了知道喊疼,醒着的时候不会说?”话是这样说,秦胤泽却是不自觉地放轻了力道。

    他动作温柔地替她把伤口处理完,这才把她塞到被窝里,抱着她一起进入属于他和她的梦乡。

    ……

    这一觉,季柔睡得很沉很香。

    醒来时,她以为还是天黑的,因为房间的窗帘很厚,遮挡住了阳光,给她制造了一个懒床的理由。

    直到王子的电话打来。

    “老大,在哪里?还活着么?那个绑架的人有没有把怎么样?”

    季柔接通电话,王子就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

    季柔蹙了蹙眉:“我要是没活着,这电话是鬼接的啊。”

    王子说:“老大,我这不是担心担心得都糊涂了。”

    季柔说:“我没事。”

    “没事就好。”王子明显松了一口气,忽然又紧张起来,“怎么可能没事呢?”

    季柔没好气道:“希望我有事?”

    王子解释:“不是。我隐约记得被人扛走了,却一点事情都没有,我不太敢相信。”

    季柔不想王子他们知道秦胤泽的存在,更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和秦胤泽的关系,所以不想提昨天晚上被秦胤泽带回来的事情。

    她说:“喝醉了,看眼花了吧。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忙,先这样吧。”

    王子提醒道:“老大,我们今天有课,要是再不去学校,可能就要被开除学籍了。”

    这件事情确实是一件大事,季柔挠挠头:“好,我准备一下去学校,一会儿学校见。”

    唉,学校啊学校啊,最近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缠身,她都快要忘记她还是一个学生了。

    ……

    季柔收拾好下楼,秦胤泽正在餐厅吃饭。

    她远远看了一眼,都是些清淡的食物,她不喜欢:“那个秦大少,我有事去学校。”

    他没应,不晓得有没有听到她说话。

    季柔只好走进餐厅,重新认认真真跟他打招呼:“秦大少,我要去学校了。”

    他终于抬头看她:“吃了再去。”

    季柔摇头:“没胃口。”

    秦胤泽挑眉:“未来一个月,要是让我知道吃了我不准吃的那些食物,季柔自己看着办。”

    季柔:“凭……”哼,懒得跟他计较,她悄悄吃,她不信他会二十四小时跟在她的身边。

    可是季柔忘记了,他不可能二十四小时跟在她的身边,但是他手下人多的是,他随便安排两人,就有人替他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季柔说不吃,秦胤泽也没有逼着她吃,他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过来。”

    季柔戒备地看着他:“又想干什么?”

    他挑眉看她:“说呢?”

    又是这种欠扁的语气,季柔很想揍他,却是乖乖坐到他的身旁:“有事就说啊。不要让我猜。”

    在她的注视下,秦胤泽慢条斯理地拿出一盒子,再从盒子里取出一只晶莹剔透的玉镯:“把手伸出来。”

    “送给我?”季柔并不懂玉,但是秦胤泽那么有钱的人不可能买个假货给她。如果是真货,这只玉镯价格一定不便宜。

    她又没有帮过他什么忙,他突然送这么贵重的东西给她,肯定没安好心,说不定,他会在这个玉镯里装了跟踪器什么的。

    从他以往对她做的那些事情来看,季柔绝对不排除秦胤泽会做这么变态的事情的可能性。

    她把手往身后藏去:“这么难看的东西,我不要。”

    秦胤泽强调:“我让把手伸过来。”

    她都说不要了,他还要给她,季柔几乎能百分之一百肯定,这个玉镯一定不是普通的玉镯。

    她摇头:“我不要。”

    这次,秦胤泽不再跟她废话,他一把拉过她的手,强行给她戴上:“这个东西最好保管好,要是磨破了一点皮,我找算账。”

    “姓秦的,到底是有多变态?我都说我不稀罕这个什么玩意儿了,非要塞给我。我这人从来不戴首饰什么的,我哪里能保证我不让它磨破一点皮。”季柔举手就想把玉镯摘下。

    “不要这只玉镯子,那么我不介意把的手一起摘下来。”秦胤泽看着她,平平缓缓地说道。

    他的语气绝对不是威胁的语气,细听之下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温柔,但是季柔却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怒意。

    好像她真的不能把这只玉镯摘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