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番外篇,卖萌失败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16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盛华

    第1078章:番外篇,卖萌失败

    看着装可爱扮可怜的季柔,秦胤泽唇角不自觉微微扬了扬,却仍然淡漠反问:“饿得就像身体被掏空了?”

    “嗯嗯……”季柔用力点头,把脸贴在他的衣角上蹭了蹭,硬是挤出了两滴可怜的泪滴,“秦大少,再饿下去,我可能就废了。”

    她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宠物抱着主人撒娇卖萌,照理说秦胤泽应该会心软,可是他没有:“那为何还不吃饭?”

    那些菜是人吃的么?

    季柔好想这样问他,但是她不敢,不然结果还是跟今天这样,别说是肉了,就连肉沫星子都见不到。

    季柔眨眨泪花闪闪的双眼,伸手抱住他的腰,脸蛋儿往他的腰上贴:“没有肉,没胃口。”

    “没有肉就没有胃口,那就证明饿得还不够。”秦胤泽拿掉她抱住他的手,似笑非笑道,“不想吃,就继续饿着,反正饿的也不是别人。”

    什么叫反正饿的不是别人?

    他就那么巴不得饿死她么?

    季柔真弄不清楚秦胤泽这个男人是怎么想的,天天都想着怎么弄死她,还要跟她结婚。要说这人的做法不是变态,那都没有人相信。

    这个男人软硬都不吃,季柔也不想努力了,一骨碌钻进被窝里,闷闷道:“那走吧,别管我了,反正我饿死也跟没有关系。”

    秦胤泽不但没有走,反而在她的身边坐下,一把扯掉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吃不吃跟我没有关系,但是我还在等的悔过书。”

    好想咬人!

    季柔咬了咬牙,愤愤道:“我饿了,饿得没有力气想事情,饿得没有力气写字,想要等我写悔过书,那就好好等着吧。”

    这个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他注定是要孤独一辈子的吧。

    再说了,不管她怎么做,他都不让她吃肉,她干嘛还要听他的吩咐。

    秦胤泽突然伸出手,温柔地揉揉她的脑袋:“傻丫头,知不知道在跟谁说话?又知不知道又做错了什么?”

    “秦胤泽,别这样威胁我,本小姐不怕。他妈有什么贱招尽管来,我要是认怂,今后我跟混。”妈的,这个男人真是得寸进尺,以后她绝对不会再傻傻让他欺负。

    “很好。”秦胤泽起身,理了理被她扯皱的衣服,“我刚刚让巧姨准备了卤牛肉,想着写完悔过书就可以吃,但是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

    听到“卤牛肉”三个字,几乎在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季柔就从床上弹坐而起,一个翻身下床,扑向秦胤泽,紧紧抱住他:“秦大少,刚刚我是饿糊涂了,大人有大量,不会跟我这个小女子计较的吧。再给我半个小时时间,半个小时后我保证把一份能满意的悔过书交到手中。”

    “不必了。”秦胤泽说,想拿掉她抱着他的手,但是她抱得太紧,亦或是他根本舍不得真拿掉她的手,他并没有扯掉她。

    “要的要的,本来就是我做错了事嘛,怎么可以不好好认错呢。”她微微抬起头,笑嘻嘻地看着他,“回房等我,我写好就去找。”

    秦胤泽不说话,季柔又在他的怀里蹭了蹭:“亲爱的秦先生,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看着她无比期盼的小眼神以及他很想让她自己认识到错误,思绪良久后,秦胤泽答应了季柔。

    秦胤泽一走,季柔赶紧找到纸和笔,坐在梳妆台前认真回想这几天做过的事情。

    喝酒吐他一身,强吻他都不是,难道她还做了比这些更过分的么?

    到底她做了什么事情让秦胤泽这么整她?

    想了好一会儿,季柔仍然是头绪全无,关键时刻,她想到了王子和猴子,拿起手机给他们发语音消息:“王子、猴子,快出来,有急事找们。”

    说完话之后,季柔才迟钝发现,他们的三人小群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一个叫失业者的新人。

    王子还是第一个站出来:“老大,什么事?”

    季柔说:“这个失业者是谁?”

    失业者:“是我。”

    王子解释:“老大,不是和戴丽已经是朋友了嘛,然后她也是我和猴子的朋友,于是我就让她加我们的群了。”

    真实的情况是,王子问戴丽加微信,戴丽不给,王子便想到让她先进群再加戴丽微信的好办法。

    季柔没耐心道:“别解释了,现在们帮我一个忙。”

    王子:“什么忙?”

    猴子:“老大,说!”

    戴丽:“需要我?”

    “那个就是……”话到嘴边,季柔又不知道该跟王子和猴子怎么解释。

    关于秦胤泽的事情,她并不打算让王子他们知道,这会儿有戴丽在这里,戴丽多少了解情况,她应该问问戴丽。

    季柔悄悄加戴丽好友,没过两秒戴丽就同意了,季柔向她发求救消息:“戴丽,我问一个问题啊。”

    戴丽:“说吧。”

    季柔想了想,组织语言:“就是那个姓秦变态男人,记得吧?”

    戴丽声音瞬间提高:“我说季柔这个臭丫头片子,我是不是上辈子欠的,为什么每次在我面前都是哪壶不提提哪壶?”

    季柔说:“冷静一点,听我慢慢说。”

    戴丽努力平复情绪:“说。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说法。”

    季柔又道:“那个姓秦的贱男人不是一直想整死我嘛。最近他更变态更过分了,他不但限制我的自由,连饭都不准我吃,想要把我活活饿死。”

    戴丽半信半疑:“真有这事?”

    微信对话另一边的戴丽根本看不到她,季柔还是努力点了点头:“他硬是说我做错了事情,要让我写悔过书,可是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

    戴丽说:“想要我怎么帮?”

    季柔顺:“帮我分析分析,他到底想要我写什么?”

    戴丽说:“要让我帮分析,那就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一件不漏跟我说一遍。”

    季柔想了想,事情应该是从她在高速路上逃跑开始的,于是把这些天的事情一件件给戴丽说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