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番外篇,最好离我远一点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42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家有劣徒欠调教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

    第1099章:番外篇,最好离我远一点

    “妈妈,在说什么呢?”季柔假装听不懂,低头认真削苹果皮,但是手却有些不受控制。

    季柔刻意避开话题,季妈妈更要说:“小柔,我知道从小就喜欢的风哥哥,喜欢跟他一起玩。他比大一些,也是一直照顾着。我们两家家长也都希望们两个长大后能够走到一起,这样谁都不用离开父母,但是……”

    季柔能猜到母亲想说什么,在妈妈还没把她不想听的话说出来前,她打断道:“妈妈,我们不提这事。”

    “小柔,那相信他过世了么?”不等季柔回答,季妈妈又说,“我知道不会相信,因为我也不相信。他妈妈说他去世了,可是我们连他的骨灰都没有见着,他就被安葬了,紧接着他们全家移民到了国外。好好想想,到底是他出事了,还是因为我们家出事了,他们家不想再跟我们家扯上关系?”

    “妈妈,风哥哥一家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这样质疑他们家。”季柔咬了咬唇,“再说了他们家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落难,他们家没有义务帮我们。”

    在季妈妈的注视下,季柔又道:“妈妈,我相信他还活着,我也希望他活得好好的……只要他活着回来就好,其他的我不在乎。”

    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她都相信他都有不得已的苦衷。她就是这样无条件信任她的风哥哥。

    就知道女儿是个死脑筋,季妈妈一声叹息:“小柔,我的傻女儿,怎么就这么傻呢?刚刚满二十岁不久,还有很长的人生路要走,何必为了一个离开都不跟打声招呼还宣称死亡的人苦了自己?”

    季柔笑笑:“妈妈,也说我才刚刚满二十岁,以后的人生路还长着呢,所以不急。”

    季妈妈:“小柔……”

    季柔叉开话题:“妈妈,护工做的饭菜还合的胃口么?还有没有其它想吃的?有的话,要跟我说,我来准备。”

    季柔不想再聊下去,季妈妈也不忍为难女儿,她伸手揉了揉季柔的头:“我在医院住得挺舒服的,吃得也不错,我担心的是,这些日子没有我给做饭,有吃好么?”

    这些日子,季柔就没有吃过一餐舒心的,但是不能让妈妈知道啊:“妈妈,我天天大鱼大肉吃着,吃得好得很呢。”

    季妈妈点头:“嗯,我总觉得我家小柔变了一些,但是具体变了什么,我一时说不上来。”

    季柔凑过去贴了贴母亲的脸:“妈妈,我想应该是我变得更漂亮了。”

    听着女儿一说,季妈妈觉得好像还真是那样,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脸:“我的宝贝是更加漂亮了。”

    季柔嘻嘻哈哈:“嗯嗯,果然世上只有妈妈好!”

    跟母亲处了将近两个小时,季柔陪着母亲睡着了,她才离开,只不过一走出病房的房门,她脸上的笑意就挂不住了。

    风哥哥,风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他为什么会突然不见呢?

    这几个月,季柔想了许多,就是想不到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

    “在想什么?”

    突入其来的男性声音,吓得季柔轻颤了一下,一抬头就对上那张好看得令人讨厌的男性脸庞。

    季柔冷冷瞅他一眼,错开他就往前走。

    “我在跟说话,没有听到?”

    季柔不理,继续往前走,然而下一秒,她就被一道强大的力量拽住,落入到一幅厚实又温暖的怀抱里。

    她挣扎,但是男人抱着她的力道太大,她挣脱不了,于是抬起脚便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脚背上:“滚开!”

    秦胤泽问:“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女人去看望母亲前对他虽然冷淡,但也没臭着一张脸,出来这幅模样肯定有事。。

    季柔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胸口:“姓秦的,我心情不好,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我咬。”

    咬二字的尾音刚刚落下,男人低头咬住了她的唇,再用力一扯,刹那间季柔的唇齿之间就尝到了血腥味。

    季柔捶打他:“……”

    秦胤泽放开她,目光阴沉:“不是要咬我,我让咬。”

    明明就是他咬的她!

    季柔真的快被这个男人给逼疯了,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么令人讨厌的男人,简直比谢校花那样的祸害还让人讨厌。

    她气得又是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秦胤泽,我求了,求告诉我,一天到晚这样缠着我,有意思么?”

    秦胤泽:“有!”

    季柔:“我操!”

    他一把扛起她,大步往医院外走去。

    季柔又踢又打:“干什么?”

    秦胤泽不理会。

    季柔是被扛着上了秦胤泽的车,下车之后又是被他扛着回到他的家,进门之后便将她重重扔在客厅的沙发上:“季柔,看来我应该好好给梳理梳理我们之间的关系。”

    季柔弹跳而起:“我们之间没有关系!”

    秦胤泽没有理她,转身上楼去了书房,再下来时手里多了两本红本本:“好好看看!”

    季柔拿过红本本,又是几下撕碎成了渣,跟他们刚领证那晚一样:“我们没关系!”

    眼看他们的结婚证又在她的手里碎成渣,秦胤泽眸色一黯,一把抱着她往楼上走去,来到他的书房。

    “那么爱撕,今天我就让撕个够!”他拉开一个柜子,满满一柜子全是红本本,看得季柔目瞪口呆。

    他说过她爱撕他就让人制作几千本结婚证让她撕,她以为他随口一说,没想到他还真做了,这个男人简直不是人。

    他冷着脸问她:“怎么不撕了?”

    “我、我累了!”一大柜子红本本让她撕,撕完她不断了两只手,也会残废的,她又不傻!

    看着这个女人总算恢复了少许理智,秦胤泽推着她坐在椅子上:“不撕了,那就好好坐着听我说。”

    “、到底想说什么?”恢复理智的季柔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低头绞着手指。

    “今天发生什么事了?”他问的还是先前问过,但不曾从她的嘴里听到答案的那件事情。

    季柔闷闷道:“那是我的事情,跟无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