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番外篇,爱一个睡一个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7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第1103章:番外篇,爱一个睡一个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戴丽心塞得很,瞪了季柔一眼又说,“不是女人不懂,购物能够满足我们女人一切虚荣心,还能治疗一切伤口。购物是女人人生中最最最享受的一件事情。”

    季柔问服务员要来菜单,递到戴丽手中:“在这之前,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购物能疗伤的。”

    “以前没有听说过,以后可以试试。”戴丽拿起菜单看了看,“我来一杯蜂蜜柚子茶就好了。要喝什么?”

    季柔一边捶着逛累的小腿,一边说:“我要一杯红枣桂圆茶,加点糖。”

    戴丽问:“我听王子说喜欢吃鸡腿什么的,要不要再来两对炸鸡腿?”

    季柔把菜单给戴丽看,就是不想看到菜单上的肉食流口水,偏偏戴丽不懂,还特意提起。

    季柔本能四处瞄了瞄,很想叫服务员来二十对鸡腿,让她一次把这些天的遗憾都补回来,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

    万一她偷吃鸡腿,被秦胤泽那个王八蛋知道了,估计以后她连陪朋友逛街的自由都要被剥夺。

    呜呜呜……

    想想,她的人生何其凄惨!

    “算了吧,喝点东西就行,晚上不要吃这么油腻的食物,消化不好,影响睡眠。”这话放以前是季柔绝对说不出口的,现在是情势所逼,不得已啊。

    戴丽跟服务员点了餐,又道:“看来是王子那小子对还挺忠诚的,我不过就是想从他那里知道一点的消息,他还骗我。说什么只要请吃鸡腿,就能喊我喊娘。”

    “听他胡扯!”想到鸡腿在眼前不能吃,季柔还是有那么一点伤感的,趴在桌上闷闷道,“想知道我的事情问我就好,去问王子干嘛。”

    戴丽坏笑:“我想知道关于的秘密,以后跟抢男人的时候才有胜利的把握。这种事情问,能告诉我?”

    季柔哀伤道:“我巴不得把姓秦的拱手送给,可是那个贱男人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就是天天缠着我不放。”昨晚被他折腾得,现在她还腰疼。

    “季柔,我告诉,别再我面前炫耀他对有多忠诚!”提起这件事情,戴丽就郁闷,那个姓秦的,是她这辈子辉煌人生中一个重大的污点,抹都抹不去。

    季柔趴在桌上叹息一声:“不提就不提吧,反正我也不想提起他。”

    只不过不想提起他,却在做每件事情的时候都会想到他,她真是被压迫得精神分裂了吧。

    戴丽凑过季柔,神秘兮兮地问道:“季柔,老实告诉我,和那个姓秦的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合法的夫妻关系!

    但是季柔不愿意承认,她天天都在盼着,希望秦胤泽再发一次神经,把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叫上门来,为他们二人把离婚手续办了。

    显然这个梦想从现在的情况看来,不太可能发生,秦胤泽那个男人特别固执,似乎他认定了的事情就很难再改变。

    思绪良久,季柔给了戴丽一个她认为非常准确的答案:“床伴关系!”

    戴丽对这个答案也没有什么惊讶的,只是有些失落也有一些生气:“季柔,说都把他睡了,还承诺把他送给我,这个骗子。”

    季柔很冤枉啊,她承诺戴丽的时候,是真心想把秦胤泽送给戴丽的,只不过这个想法比较难实现而已。

    想到把秦胤泽睡了这件事情,季柔心里也是难受的:“戴丽,我问问啊,说我是不是一个很坏很坏的女人?”

    戴丽瞅她一眼:“怎么突然这么问?”

    季柔接过服务员递来的红枣桂圆茶喝了两小口,神色黯淡道:“我心里明明有喜欢的男人,可是我却跟另外一个男人上了床……关键我还挺享受的。”

    “这不叫坏,这叫花心,这叫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戴丽也是毒舌,凡是能想到损人的,都用到季柔身上了。

    季柔瞪她一眼:“我他妈是真眼瞎了,怎么能跟这样的女人成为朋友。”

    戴丽说:“我也奇怪,我怎么跟这样的女人成为朋友的。以前那些女人都躲着我。”

    “谁叫那么毒舌,活该没朋友。”季柔损了戴丽一番,心中还是郁闷,“服务员,们这里有酒么?”

    不等服务员回答,戴丽拉住季柔:“喝什么酒啊,让我这个情感大师好好给分析分析现在的心理状况。”

    季柔白戴丽一眼:“?情感大师?我怎么看都不像,不然也不会因为塞卡片被姓秦的那个男人还被投诉了。”

    戴丽气得吼了起来:“季柔,我到底跟什么仇什么怨?这种事情咱们以后不要再提了好么?”

    看到周围投来的看好戏的目光,季柔赶紧拍拍戴丽的手:“哎呀,小声点小声点,别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被男人拒绝过啊。”

    戴丽:“……”再也不能和季柔这个总是插她刀的女人好好做朋友了。

    戴丽深呼吸再深呼吸,努力了许久才平息情绪,她觉得自己不能让季柔这个小丫头给欺负了,她要知道季柔的弱点,以后攻击季柔,让季柔也知道被人胸口插刀的滋味。

    戴丽又说:“那还要不要我跟分析分析?”

    季柔没有什么女性朋友,能给她分析问题的只有戴丽,所以不管信不信戴丽,季柔还是决定听她说说:“那说来听听。”

    戴丽清清嗓子,再坐正身体,摆出一幅正儿八经的样子:“我告诉,应该是对姓秦的有了好感。不对,好感可能都太少了,我觉得应该是有点喜欢他的。”

    “戴丽,这话别胡说,我就是喜欢一条狗,也不可能喜欢他。”对的,不可能,她怎么可能喜欢他呢,她讨厌他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喜欢他啊。

    “不是就不是嘛,心里慌个什么劲儿?”戴丽笑笑,一幅我都看穿了的表情,“季柔,越是急着否认,就证明的心里对他有感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