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0章:我和我丈夫的孩子

作者:旧时绵绵 |字数:376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第1110章:我和我丈夫的孩子

    “胡说,他不是野种……他是……”

    “他是什么?”

    “他是我和我丈夫的孩子,他是合法合理来到这个世界,他应该被祝福,而不是别人的指责跟谩骂。”这番话,季柔说的理直气壮,她是在保护她的孩子,其实也是她间接承认了她是秦胤泽妻子这个身份。

    “和丈夫的孩子?”听到这句话,项凌风的脸色变又是一变,狰狞到季柔以为自己从未真正认识他,他抓着她的手腕,厉声质问:“小柔,哪来的丈夫。”

    季柔大声回答他:“走了,我嫁人了,我就有了丈夫……”

    项凌风捏着她的肩用力摇晃:“小柔,要嫁的人只能是我,只能是我!为什么要背叛我嫁给别人?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感情?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

    他的手,紧紧握着她的肩,都弄疼她了,她想甩掉,却甩不开,只能跟他一味地道歉:”对不起!风哥哥,对不起……”

    是的,是她对不起他,是她在他离开的时候跟另外一个男人发生了关系,现在连孩子都有了。

    可是,偏偏……

    季柔不愿意去深想,那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太可怕,她承受不起,她宁愿就像现在这样傻傻过日子。

    “小柔,答应过我,说过要做我的新娘子,怎么可以言而无信。”项凌风的声音再次在季柔的耳边响起,再也没有了以前的温柔,带着深深的责备以及痛心。

    “风哥哥,忘记小柔吧,小柔不是一个好女孩,不值得真心相待,应该找到更好的女孩陪着。”这番话,季柔说得痛彻心扉,她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不能在一起。

    季柔更加明白,这只是她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因为她背叛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她无地自容,她在找借口为自己解脱。

    他笑,笑得无比疯狂:“忘记?以为我是,说忘记就能忘记得了?”

    “风哥哥,对不起!对不起……”她不求他能够原谅他,她只希望他能好好活着,希望他能找到值得他真心爱护的女孩。

    坐在季柔身边的秦胤泽发现季柔睡得很不安稳,像是在做什么噩梦,秦胤泽试图叫醒她:“季柔,醒醒!快醒醒!”

    她不但没醒,眼泪,不经意间从她的眼角滑落:“风哥哥,对不起啊!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身不由己……”

    她的呓语,让秦胤泽的身体瞬间从头凉到了脚,这个该死的女人,陪在她身边的男人是他,而她却明目张胆喊着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

    秦胤泽紧紧握了握拳头,恨不得一把掐死她,可是地在看到她的眼泪时,他的心像是被人一把抓着,痛得有点透不过气。

    他又摇她:“醒醒!”

    终于,在秦胤泽坚持摇晃下,季柔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看到眼前的人是他时,她的眼神有惊讶、有失落、最后又变得平静,仿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梦到什么了?”明明知道她梦到了什么,他还问,显然是给自己找罪受,可是他就是一时没有控制住,或许他在希望,希望她对他实话实说。

    “没什么。”季柔轻轻应了一声,又缓缓闭上了眼睛,让他看不到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没什么?”秦胤泽阴沉沉地反问。

    从她刚刚的呓语中,他读出了一个对于他来说非常残忍的讯息,就是季柔这个女人还念着她的风哥哥,她不愿意怀他的孩子。

    这个认知,让秦胤泽大为恼火:“真的不打算跟我说说?”

    他不想再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他要把那个男人从她的心头彻底剔除,一根毫毛都不能留。

    “一个噩梦而已,没什么好说的。”季柔再度侧过身,用背对着他,也就是不想跟他好好聊聊的意思。

    “季柔,到底当我是的什么人?”秦胤泽咬牙切齿地问,就连拳头也握的咕咕响。

    “是我的什么人?”她笑了一下,无力道,“能是我的什么人呢?说起来应该是我的大金主吧。”

    季柔在心底不停地告诉自己,她是秦胤泽花钱买来的,他应该就是她的大金主,他们俩人应该就是这种关系,不能再有更多了……绝对不能再多了。

    “……”她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锋利的刀,一刀又一刀狠狠扎着他的心脏,痛得他鲜血淋漓。

    “秦大少,我在的身边呆了有一个多月了吧,天天陪在床上操练,我欠的钱,够还了么?”这话很残忍,可是她必须要说,她要让自己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要因为他对她好一点,她就忘记东南西北了。

    “季柔,找死!”他的眸中染上了猩红的血丝,额头青筋浮现,就像一头即将发狂的野兽。

    换作是平时,为了保命,季柔一定会妥协,可是今天她没看他,她也不想给自己留有幻想:“有时候想想,能死在秦大少手中也是幸福啊。”

    “好好好……”秦胤泽连道三声好,再呆下去,他可能会一把捏死他。在他没有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情之前,他起身离开。

    秦胤泽一离开,房间里的压迫感瞬间消失,季柔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向门口他离去的方向:“秦胤泽,我有自己喜欢的男人,我们之间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就应该早早结束,为什么要坚持?坚持下去有意义么?”

    季柔似乎从来都不懂那个阴晴不定的男人心里在想什么?或许就是他曾经说过的他高兴就好,不需要任何理由。

    秦胤泽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做事只看心情,只要他高兴就好,不需要合理的逻辑,也不需要理由。

    想到这些,季柔轻轻笑了笑,其实做人做成他这样也挺好的,不去管世俗的眼光,活成自己想活的样子。

    以前的她也是这样的,因为身后有两座大靠山,她做事全凭自己的心情,从来不管别人怎么看她。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身后的两座大山没有了,所有的事情都得她自己扛起来,她也活不到那么随性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